走上巔峰

第八章 雲湧

第八章 雲湧兩種傳承、兩種魔法,居然使得整個大陸為之變色!可以想象其中蘊含的能量有多麽巨大!光明教廷的大預言術是將五種神的傳承聚集到一起發出來的,同理,黑暗教廷的那個黑暗魔法肯定也是神的傳承!光明與黑暗的對撞!神與神的對撞!能量!以兩個教皇為界,大陸兩邊的空中都充斥著狂暴的能量!光明能量與黑暗能量在空中肆虐著,仿佛世界末日來臨了一般!無數的人類虔誠的趴在了地下,惶恐的膜拜著,各自對著心中信仰的神膜拜著、祈禱著!無數的高級魔獸,也在山中開始胡亂的亂竄,撞倒大樹、撞碎巨石!更多的低級魔獸與動物則趴在了地下,顫抖了起來!整個世界都處於了失明狀態!而處在這兩種狂暴能量中心的光明教廷與黑暗教廷人員,則全部跪倒在地!失明在繼續,能量也越來越強!兩個教皇完成魔法的最後一個步驟,控製著狂暴的能量朝著對方轟擊過去,光明與黑暗即將碰撞!在這一瞬間,跪倒在地的教廷的人員,心裏都有些恐懼,這兩種能量碰撞的後果是什麽?連兩個教皇內心都有些恐慌起來!他們也不知道這個魔法居然強悍到了如此地步!時間在過去,一分一秒,壓抑的氣氛凝結在了戰場的上方!良久之後,死寂一般的黑暗消失了、狂暴熾烈的光明也消失了!空中充斥的能量亂流也消失了,一切又恢複了平靜!失明情況也消失了!當外界的景象重新映入了每一個人的眼簾時,戰場雙方的教廷人員驚愕的發現,居然什麽情況都沒有發生!兩個強悍魔法地對撞,如此狂暴的前奏,可結果卻是什麽都沒發生!光打雷卻是一點雨滴都沒下!光明教皇與黑暗教皇最為驚愕!他們自己是施法者,當然最為清楚這兩個魔法地強大。

可結果卻是什麽都沒發生?驚愕過後,兩個教皇身子同時向著旁邊倒下。

操縱這兩個魔法,精神力早就嚴重透支!而旁邊,奉獻出傳承的教廷高層,卻是早就癱軟在了地下!雙方各自快速的衝出一個長老,將教皇扶住!黑暗教皇深呼吸了一口,吃力的朝後揚了揚手!很快的,黑暗教廷所有人員全部退回了結界內,飛快的消失在了前方!而光明教廷此刻卻發現,他們的首席裁決長不見了!“找。

s在這附近找!”教皇盡管此刻虛弱無比,但仍舊提起最後一口氣下令道!奧黛麗睜開了雙眼站了起來,朝著四周望了望,深深的歎了口氣,將心緒整理好,這才走出修煉室。

來到大廳中。

梅琳、妮可都在座,見到奧黛麗,梅琳與妮可忙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來。

“二妹!”“二姐!”二人分別朝著奧黛麗打招呼,她們三人已經結成了姐妹。

“大姐,三妹,你們坐吧,不是都說好了嗎?沒人地時候,不要這麽客氣的。”

奧黛麗一邊微笑著朝梅琳、妮可招呼著,一邊走到主位上坐下。

旁邊的侍女飛快的送上茶水。

然後躬身退了出去。

“怎麽了?”奧黛麗微微喝了一口茶,卻敏銳的發現梅琳與妮可的臉色均有些不對。

“比爾總管被烏托帝國扣押了!”梅琳與妮可對視了一眼,猶豫了下,朝著奧黛麗道。

“什麽原因?”奧黛麗細細的眉毛皺了起來。

“不敬之罪,說是比爾總管在歡迎宴會上對烏托帝國地一位皇妃不敬!”梅琳氣憤的說道。

“這不可能!”聽完梅琳說完,奧黛麗馬上道:“別說比爾總管不是這種人,而且就是再好色的人,也不可能做出這麽愚蠢的事情。”

“是的。”

妮可也點了點頭道:“比爾總管和他夫人感情很好,而且,他也不是這種人!”“找其他的國家施壓了嗎?”奧黛麗問道。

磐石城的生意如今遍布整個大陸。

與每一個帝國皇帝的關係都十分密“找了,不過他們的回信都是推諉的語氣,很明顯,他們事先串通好地了!”想起這件事,梅琳更加氣憤了起來。

“夫人。

京城有信過來!”此時。

外麵響起了親兵的聲音。

“拿進來吧!”奧黛麗對著外麵道。

親兵快速跑了進來,恭敬的用雙手將信遞了上來。

“嗯。

你退下吧!”奧黛麗將信拿了過來,對著親兵道。

待親兵躬身退出去後,奧黛麗將信打開,將整封信看完,奧黛麗眉頭開始打結,臉色也沉了下來。

信是亨利寫過來的,上麵說,此次扣押比爾.蓋茨,是幾個帝國聯合好的了,意在重新分配磐石金行的份額!奧古斯汀十七世也參與在其中,亨利已經憤而辭去了奧古斯汀帝國軍務部統帥的職務,正在朝著磐石城行來!“二姐,怎麽了?”妮可看到奧黛麗臉色突變,忙站了起來,關心的問道。

奧黛麗默不做聲的將信遞給妮可,妮可看完之後,異常氣憤的道:“太過分了!他們怎麽可以這樣?”梅琳也將信拿了過去,看完之後,恍然大悟地道:“他們看到教廷取消了大人裁決長的位置,便開始打起金行的主意了!”妮可嘴巴倔了起來,憤憤的道:“他們也不想想,如果當初沒有大人,磐石金行能建立起來嗎?”“金行最近情況怎麽樣?”奧黛麗沉思了一番,望著梅琳道。

“自從東大陸的消息傳出來後,越來越多地人將金幣取了出去,而兩個月前由魔法師工會與戰士工會聯合發布了戰士也可以修煉魔法地消息後。

存儲的金幣已經流失一半了。”

梅琳如實地將情況向奧黛麗匯報道。

“現在看來,即算教廷沒有取消大人裁決長地身份。

他們也遲早是要打金行注意的!”奧黛麗歎了口氣道:“教廷現在地地位已經大大不如從前了,而且現在自顧不暇,哪裏還管得了我們?”“來人!”奧黛麗沉思了一會,朝著外麵的親兵道:“去將紮克管事和托比統領請來!”親兵領命而去,一會之後,托比與紮克便匆匆趕了過來,恭敬的朝著奧黛麗行禮道:“參見夫人!”奧黛麗點了點頭,朝著紮克道:“紮克管事,有大人的消息了嗎?”旁邊的妮可與梅琳也是一臉期待的望著紮克。

紮克回避著幾女的目光。

五年了!幾女每次見到他都會問同樣的問題。

而他的回答卻是一次次地讓她們失望,現在他都有些害怕她們問這個問題了!“稟夫人,暫時……暫時還沒有,不過……我想,應該快了。”

紮克躬身小心的回答道。

幾女心裏再次輕輕的歎了口氣,其實每次她們都知道會是這個答案,但每次還是忍不住期待。

期待著紮克回答是:“有了,大人正在路上,馬上就回來了!”“嗯,你們坐下吧!”奧黛麗收拾好心緒,朝著紮克和托比道。

“紮克管事,邊界上最近的情況怎麽樣了?”紮克現在明裏的身份是磐石魔晶收購店的管事,實則是個情報頭子!“稟夫人,從邊界上衝出的魔獸越來越多,現在三個工會也到了邊界上狙殺魔獸,三個工會負責南邊地邊界。

教廷則負責北邊的邊界!”紮克如實回答道。

“黑暗教廷與光明教廷還在衝突嗎?”奧黛麗問道。

“是的,每次都會有衝突,不過勝負分不清楚!”紮克回答道:“我們的人,都是些普通人,靠近不了的!”“嗯,魔獸物品收購店的情況怎麽樣了?”奧黛麗有些擔心,沒有教廷這塊招牌,桀驁不馴的傭兵們會無所顧忌!“夫人,我正想找您,是否能夠在磐石軍中抽調一些人出去。

保證收購店的安全,已經有三家收購店與傭兵發生了衝突,有兩個店長在衝突中,傷勢過重……死了!”說到後麵,紮克的聲音越來越低。

大人失蹤了五年。

一切的重擔都壓在夫人身上。

他實在不忍心匯報壞消息,可這些情況他又不得不匯報!“二姐!”妮可聽紮克這麽一說。

也猶豫著站了起來道:“美味館那邊也需要些武力地護衛,最近鬧事的人越來越多了!”磐石軍統領紮克忙站了起來,朝著奧黛麗恭敬的行了個戰士禮道:“請夫人派我們出去,讓他們知道我們磐石城不是好惹的!”五年的時間,紮克現在已經是五級戰士了!這雖然與他自己的努力分不開,但最重要的還是魔晶的效果,從魔獸物品店收購回來的魔晶,源源不斷的提供給每一位磐石軍地官兵!“不行!”奧黛麗堅定的搖了搖頭道:“他離開的時候,曾經囑咐過,要讓磐石軍修煉,不到萬不得已不得暴露實力!”聽奧黛麗這麽一說,妮可他們隻得又重新坐了下去!“大姐,去與他們談判,當日磐石金行,大人投入了兩千萬金幣,隻要他們願意將這兩千萬還過來,我們就退出金行!”“為什麽要退出?”一道冷峻的聲音從室外傳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