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人

202 再回鬼門關

眾人這時已經回到了鬼門關,由黑無常帶著大隊人馬,押了鎖魂五鬼下地府去見閻王,焦傲僵屍實體無法遁地,隻能呆在鬼門關上等待處決。

“**賊?”焦傲想起是早上自己被群人誤會抓了鬼新娘。此時看到小閻現身了,本要叫她證明自己的清白的,不過轉念想到自己殺了鬼差,那是地府死罪,證明了清白又有何用?還是把嘴巴緊緊閉住。

前來參加選婿的紛紛鼓掌稱快,小閻卻傻眼了,“等等等等,什麽斬首?”

“呃……”白無常想了一想,“時間還沒定下來。不過按照慣例,異族來地府行凶者,都是夜後問斬吧。”

“行凶?夜後問斬?!有這嚴重嗎?”小閻想不到一場鬧劇竟會有這樣的後果,不過語氣中盡是驚奇,沒有一絲著急。

人群後麵一條綠影飛了出來,紅裙玉笛,是鬼新娘!

“小閻早就叫你不要胡來了,看又惹出事來了!”鬼新娘在小閻前邊落下,轉向白無常道:“白大人,其實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是我們主動找驕傲的。”在眾人的驚詫的眼光中,把昨晚的事說了出來。

焦傲聽完之後,一股怒氣直要破頂而出,狠狠瞪向小閻,“原來是你害我!”

小閻白眼一翻,“怎麽,你現在腦袋是掉下來了,還是斷胳膊斷腳了?”轉向鬼新娘,皺眉道:“不是叫姐姐晚點才出來的嗎?嚇死這混蛋才好!”

鬼新娘真拿著魔鬼妹妹沒轍,自己受了她愚弄還要乖乖受她撒嬌擺布,還沒回話,卻聽白無常道:“呃,公主,即使這真是場誤會,但驕傲殺了鬼差,死罪還是免不了的。”

“什麽?!”鬼新娘不禁抓住了白無常手臂。

小閻奇道:“難道他拒捕殺人?”語氣之中還是沒有絲毫愧疚。

白無常卻沒聽見似的,直到小閻問出第三聲,才打個激靈,從手臂上傳來的酥麻感中回過神來,強壓著心裏飄飄欲仙的美感,搖頭道:“這倒不是!嗬,他是在這事之前殺了黑白黑白零三一的。”眼睛卻始終色迷迷地盯著麵前鬼新娘。

鬼新娘驀地回過神來,忙把手從白無常手臂上鬆開。

“那就是跟我無關咯!”小閻嘴角笑意隱去,衝焦傲喝道:“好你小子,竟敢在地府殺人,活得不耐煩了不是?!哼,還敢對我大吼大叫,一刀了斷,便宜你了!”

焦傲胸口不停起伏,顯然怒得厲害,心知與她多說無益,終於把目光從她臉上移了開去,從人叢中找到陰大夫,對白無常道:“白無常,記得你答應過的,你要是食言,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白無常嘿嘿一笑,道“隻可惜你僵屍之體,連魂魄都沒有,還如何做鬼找我報仇?哈哈哈哈,你還是老實地等著夜後的一刀吧!”帶著大隊鬼差,押著他就往天牢走去。

焦傲卻忽然使力一頓,雙腳在地上頓出兩個深深的足印,一股強大的氣勢轟然而出,腿上一條製仙索已然震斷。

擁擠的街道立時擴出一個空蕩的大圈,包括後麵急推焦傲的兩個鬼差,不少人被震飛出去,魂軀卻不能穿過兩側下了禁製的房屋,撞在牆上,砰砰有聲。更多的人卻是大驚之下自動跳開。上百鬼差就紛紛祭出兵刃圍在了六米之外。

白無常也祭出了他那白光耀眼的半把陰陽弓,喝道:“犯人想逃跑!把他拿下!反抗者,殺無赦!”

百餘鬼差舉刀便要砍向焦傲,卻聽小閻一聲:“都給我站住!”眾鬼差又隻好乖乖收腳站定。比起小閻公主,白無常還算比較“溫和”的,鬼差們寧肯違抗白無常的命令,也不敢違背小閻的魔旨。

小閻笑道:“瞧驕傲哥哥發這麽大的火,白叔叔你答應他什麽了啊?”

白無常還沒回答,焦傲已經喝道:“他答應救我兄弟阿啞的!”

“哦,原來這樣啊!”小閻笑得白無常頭皮發麻,瞧向焦傲道:“好像我也答應過救你阿啞兄弟的啊,怎麽這麽快你就又跟別人作起生意來了啊?”

白無常怕焦傲說出自己拿一個重傷之人要挾他就範的無光之事,搶道:“驕傲!我又沒說不救你兄弟,你急什麽?你在天牢呆著,我叫人救你兄弟,這本來就兩相不誤!”

焦傲看過小閻,對她不敢再抱希望,還是衝白無常道:“我看著陰老頭治好阿啞再跟你去天牢!”

白無常眼珠子轉了幾圈,道:“我白無常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當著這麽多人的麵答應了的,難道我還會反悔不成?你去天牢好好呆著,我自會叫人救你兄弟!陰大夫!”

人叢中陰大夫應聲急走了出來,“白大人。”

白無常道:“聽說你府上有一位叫阿啞的傷者,你現在馬上回去給他治療,不讓他傷勢康複,不許出門一步!”

“這……”陰大夫老臉拉長,“白大人,那僵屍傷得極重,沒有半個月的功夫,治不好啊,一直不治好他,難道半個月我就不恩能出門……”

白無常打斷道:“對!不治好他,你就永遠別出來了!”

陰大夫雖然心中不服,可一官一民,也隻得點頭答應。

白無常得意笑過後,對焦傲道:“這總成了吧?你盡管安心地去,你兄弟,我們不會為難他的!”目光一轉,喝道:“押去天牢!”

~~~~~~~~~~~~~~~~

(呀呀呀呀。。。還沒從興奮中走出來啊。。。推薦群裏一位兄弟的《穿越者後裔》/html/bookAbout.htm?bid=17182據說,此書還沒太監,隻是那位兄弟最近忙著工作,很快就有空繼續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