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劍之開局一個團

第059章 反抗

字體:16+-

李子健上校聽到手下地計策,眼前一亮,滿意地點點頭說。

“很好,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辦好了,我重重有賞!”

3團團長馬海保證道。“卑職定不會虧負旅座期望地!”

一回到團部,3團團長馬海就將尉級軍官都叫了過來。

他微笑著對著自己的3連連長蔣飛說:“蔣連長,我平日待你如何?”

看到向來心黑的馬海竟然對著自己露出笑臉,蔣飛驚恐地忙站起來說:“團座待小的厚愛有加!”

馬海笑的更燦爛了。“我現在有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要你去辦!幹好了。重重有賞。就是晉升中校也不是不可能。”

蔣飛一聽團長這樣說,嚇得都快尿褲子了。

他帶著顫音說:“團座,你讓小的幹啥?”

馬海笑著臉說:“不用擔心。不是什麽大事。你明天帶本部人馬進山就行了!”

還不是什麽大事。這幾天進山的軍官可是沒有一個活著回來的。

蔣飛著急地喊道:“團座,小的對你可是忠心耿耿啊!小的……”

馬海打斷他的話,說。“我知道。所以現在是你表現的時候了!”

蔣飛直接是小步跑過去,跪在馬海的麵前,哭泣著喊道:“團座。小的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繞過小的吧!”

馬海哪裏在意這個家夥的死活。他喝道:“少廢話。明天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蔣飛連連磕頭。“求團座放過小的。小的真的不敢。我……我。我不幹了!”

雖然當偽軍,油水不少。那也得有命花啊!要我進山,我情願不幹了。

“媽的。這是你想幹就幹,不想幹就不幹的嗎!”馬海掏出手槍對著蔣飛的腦袋。“你身為軍人,就要服從命令。敢抗命不從,老子一槍崩了你!”

被槍指著頭,蔣飛急聲喊道:“團座別別,小的去,小的去!”

馬海將槍收起來,說:“這才對嘛!放心大膽去,我們會在後麵保護你的!萬一,我說的是萬一。你出事了,你家老小我會照料的。你盡管放心!我馬某人對自家兄弟是絕對不會虧待的!”

保護你媽啊!

老子是在前頭,你們躲在後麵。

隻怕老子死了。你們都不知道是哪裏打地槍。

你這個王八蛋。平日裏吃香的喝辣的。

現在送死就想讓我去。

一開始蔣飛還想著怎樣保命,想明天進山的時候,叫士兵層層保護自己的。

但是馬海最後一句話卻是徹底激怒了蔣飛。

我家老小你會照料?

老子有個屁的老小,就隻有一門媳婦。

他娘的,我說你這個龜孫子為什麽一定要派我去。

你他娘的分明是想要霸占我新娶的媳婦。

從地上爬起來的蔣飛麵目崢嶸,看到馬海低頭將手槍放回自己的槍套。

他一怒之下,猛然拔出盒子炮對著馬海就連開幾槍。

砰砰……

馬海正將槍放回槍套,猛然胸口一陣劇痛。

他低頭一看,鮮血直冒。

他艱難的想回頭,但是身體卻是先普通一聲倒下了。

躺在地上,馬海口裏吐著參雜著內髒殘塊的鮮血,抽搐幾下就死了。

這一幕是徹底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

所有人都完全不敢相信蔣飛竟然敢犯上,一槍幹掉了團長。

等到團警衛反應過來,想要拿出背著的槍時,蔣飛先拿著盒子炮對準他們,喊道。

“都別動,誰他媽的敢動,老子崩了他!”

看到蔣飛凶狠的樣子,警衛都不敢動了。

1連連長更是直接鑽進桌子底下了。

副團長王明忙開口說:“蔣大哥,咱們平日裏可是無冤無仇。你別亂來!”

蔣飛拿著槍喊道:“閉嘴!媽的巴子,老子披著這身狗皮,就是想混口飯吃地。想要老子送命,門都沒有。老子擱下話,要帶著弟兄進山當大王。誰要敢阻攔,老子豁出去,跟你們幹了!”

說完,蔣飛拿著槍警惕著在場的人,慢慢退出去。叫上自己的警衛,騎著馬就飛奔離去。

一直到蔣飛跑遠了。

這些人這才緩過神,趕緊通知李子健上校。

聽到消息,李子健整個人完全愣住了。

過了一會兒,他氣地直接是將桌子上頭的固定電話拿起來,狠狠地摔在地上。

碰!

電話破碎。

他氣的不是馬海這個團長死了。一個團長而已,給誰不是當。

他氣憤的是蔣飛這樣一鬧,還有誰敢進山。

哪個團長又敢再威逼手下進山了。

沒人敢進山,怎麽找八路?怎麽找那個神槍手?

李子健喊道:“來人,通知校級軍官全部來開會!”

不到半天,校級軍官都來了。不過和上一次不同,這次有個位置空了。

看到那空空的位子,其他團長,副團長心裏都好似堵著一道牆。

李子健看著一眾人都黑著臉不說話。他罵道:“現在馬團長死了,你們說現在怎麽辦?”

現在能怎麽辦?

難道還敢叫連長那些人當誘餌進山嗎?

蔣飛這個王八蛋可是帶了個壞頭,現在誰不怕自己的手下背後打槍啊!

看到他們不開口,李子健罵道:“太君可是隻給了我們十天的期限。老子要是被太君問罪,一定先將你們先崩了!”

一團團長王勇站起來說:“旅座,要我說。就別搞這些虛的。不就是找八路嗎?我們一個旅全拉上去。我就不信對方一個人敢捋胡須!”

皇協軍混成第六旅原先是保安團,李子健是帶著手下一幫人投靠日軍,當了漢奸。

這才當上了旅長,擴充到4千6百多人。

這是他的家底。要是沒有了,他可不覺得日本鬼子還會像以前那樣器重自己。

就算派人進山找八路,他都是隻舍得一個連。

但是現在舍不得也必須豁出去了。

一個旅步步為營,就不信那個神槍手真的敢動手。

他要是敢動手,老子就一擁而上,不信抓不到那個家夥。

李子健下了狠心,喝道:“兩天後,全旅出動。這次本官親自領兵,誰要是再敢有怨言的,到時老子就將他送到皇軍的憲兵隊去!”

王勇聽到旅長真的決定過全旅出動,他鬆了一口氣。

他是真的怕旅長會命令自己,或者是自己團出動,那樣的自己可就真的要準備跑路了。

現在全旅出動,就算那個神槍手想要殺人,也是先對付旅長吧!

到時自己可要機靈一點。

一定要將警衛排將自己團團圍住。

聽說那個神槍手喜歡打胸口,要不要拿兩塊鐵板護住胸口?

事關自己的性命,王勇那可是將腦袋全開動了。

……

2天後,皇協軍混成第六旅全員出動。

1團3個營成品字形在前。2團3個營成反品字在後,2個團將旅部指揮部、警衛連、直屬機槍連,騎兵營都保護在內。3團負責接應,同時看護物資!

躲在一處山丘頂,林永拿著望遠鏡看到遠處卷起的灰塵。

他眉頭一皺。“這下麻煩了!”

順著林永的方向,王喜奎拿起狙擊槍,透過倍鏡一看。

“這二鬼子這次好大手筆啊!”

林永放下望遠鏡,問道:“這次敵人人數可不少,這次還打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