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逃兵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冷汗!

字體:16+-

鬼子撤退的很慢,就地掩埋陣亡的士兵,帶上他們的銘牌、裝備,然後抬上傷兵,慢悠悠的向東麵退走,那時他們來的方向。

“團長,鬼子撤了,看方向應該是東麵的那條大道。”

林子邊沿,馮鍔和直屬小隊的士兵看著鬼子大搖大擺的離開。

“他們走不了。”

弟兄們不甘心,馮鍔更不甘心,這幫人來這裏霍霍了一通,讓山間的小鎮變成一片廢墟,這個仇恨馮鍔不想等以後再報,他一向秉承的是現世報。

“電告張川、王寧,讓他們盯緊翁源和新豐的鬼子。”

“告訴羅達,鬼子奔他們去了,留住他們。”

馮鍔眯著眼睛,揮揮手,弟兄們離開林子,在原野上散開,直奔鬼子離開的方向而去。

激戰過後的小鎮附近沒有潛伏的條件,遊擊隊也會很仔細的搜索,所以鬼子並沒有原地留下狙擊手,他們是要打擊敵人,而不是來送死的。

“閣下,接應的部隊已經從新豐出發,預計半個小時後抵達計劃位置,我們是否需要加快速度?”

鬼子撤退途中,收到了電台的呼叫。

“讓他們原地構築防禦工事,原地等待。”

“這是遊擊隊的核心地帶,小心遊擊隊的襲擊,保持體力。”

鬼子指揮官並沒有理會,從昨天晚上到現在,特攻隊連續奔襲,他們的體力消耗嚴重,再來個強行軍,他們就會失去戰鬥能力,作為特攻隊來說,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以連為單位,梯次騷擾,互相掩護,重點不在擊斃,在殺傷。”

“根據團長的消息,敵人有數量不明的狙擊手,槍法非常準,凡是使用步槍的敵人,一概擊斃。”

“一連收到!”

……

廣袤的原野間,第四大隊的弟兄們握著槍,感受著附近的風吹草動,他們就像原野間的一員,遠遠望去,根本發現不了這片原野間隱蔽著幾百人的部隊。

“嗚嗚嗚……”

新豐以北五公裏,幾輛三輪摩托引導著幾輛卡車在大道上疾馳。

“啪啪啪……”

卡車後麵,跟隨著大量的步兵,膠底皮靴帶起大片塵土。

“連長,新豐的鬼子出來了,全是鬼子,沒有偽軍,四輛三輪,五輛卡車,後麵的伴隨的步兵超過兩百人……”

通訊兵輕聲匯報情況,他們負責監視新豐方向。

“繼續監視,通訊兵,呼叫大隊長……”

連長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日軍兵力已經超過一個中隊,肯定不是他們一個連能搞定的。

“向團長發報,新豐發現鬼子一個中隊向北進行機械化推進,速度很快,我們會遲滯敵人的速度……”

“命令三連向我靠攏……”

王寧的大隊到這裏的隻有兩個連,其餘的部隊還在遙田一帶,但是他仍然要擋住鬼子。

“鬼子來了,五個,準備射擊。”

原野上,鬼子已經進入第四大隊的伏擊邊沿。

“砰、砰、砰……”

步槍手快速的扣動扳機,用最快速度把彈倉裏麵的子彈全部打空。

“噗噗噗……”

快速射擊,哪怕是老兵,也不可能槍槍致命,兩個鬼子中彈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遊擊隊……”

“突突突……”

鬼子的百式衝鋒槍槍聲響了起來,子彈奔著暴露的開火弟兄而來。

“啾啾啾……”

開火的伏擊小組沒管頭頂的子彈,這個時候撅著屁股正在向後爬。

“砰、砰……”

冷槍不斷響起,不管鬼子怎麽變向,怎麽變換陣型,當遊擊隊知道了他們裝備情況和兵力構成情況之後,明暗之間的變化,讓鬼子變成處處挨打。

“轟、轟……”

大道上,火箭筒發射的高爆彈讓鬼子的卡車變成火炬熊熊燃燒,大道兩邊的戰鬥也開始了。

“砰!”

“當!”

“趴下,鬼子狙擊手。”

馮鍔帶著弟兄們正在趕赴戰場,突然而來的子彈讓整個部隊趴在了原野中。

“刷刷刷……”

一個個撅著屁股,在原野上攀爬,迅速的尋找遮蔽物和掩體。

“三點鍾到五點鍾方向。”

倒下的弟兄旁邊,一個士兵試探了一下倒下的弟兄,已經死了,根據子彈射入的方位大致推算。

“掩護前進……”

“火箭筒、槍榴彈準備!”

馮鍔大喊著,這裏離羅達的交戰區域還有一公裏,怎麽就遇敵了?看來鬼子是有其他的打算。

“噗通、噗通……”

一個又一個的弟兄,在原野上奔跑,然後轟然的摔進預計的掩體後麵,在這裏,樹幹、土坎、田埂等等都是他們的掩體。

“砰、砰……”

隨著弟兄們的奔跑,鬼子狙擊手還是沒能忍住再次開火。

“四點鍾方向的草叢一個,我鎖定他了。”

“十一點方向草叢,無法鎖定……”

隨著槍聲,弟兄們報點的大喊聲不斷響起。

“火箭筒、槍榴彈封鎖十一點方向,第三小組、第七小組,從兩邊準備強攻……”

張竹這個時候接過了指揮權,因為馮鍔已經舉起了狙擊步槍,他並沒有盯著暴露出來的兩個狙擊手,他的腦海中始終有個疑問,鬼子的兩個狙擊手為什麽這個時候還要射擊,他們難道不知道一槍之後就要轉移繼續潛伏嗎?

“會是哪裏?還會有狙擊手嗎?”

馮鍔放下狙擊步槍,拿起望遠鏡,仔細的查看周圍的地形,可是他什麽也沒看到,一切正常,在他們前麵和側麵,一切可疑的地點,都有弟兄們在盯著。

“刷!”

馮鍔猛然一驚,左手的望遠鏡砸在地上,順勢抓起狙擊步槍,右手撐地,整個身體猛然翻轉,雙手握槍的同時向旁邊翻轉。

“砰!”

槍聲響了起來,一顆子彈掠過馮鍔的身邊,鑽進土坎之中,帶起一蓬泥沙。

“砰、砰!”

馮鍔舉槍、推彈上膛、扣動扳機,子彈呼嘯而去……

“後麵……”

“後麵不用管,你們解決前麵的。”

馮鍔大喊著,冷汗濕透了自己的背部,眼睛通過瞄準鏡死死的盯著背後那塊石頭,那是最好的狙擊位置,他不知道鬼子是怎麽到那裏沒被發現的,但是他敢肯定鬼子就在那裏,因為他轉身的眼睛餘光看見了鬼子開火一刹那的槍口餘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