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逃兵

第三十七章 夜襲(上)!

字體:16+-

馮鍔不急,從他第一口雜糧餅下肚的時候,他就明白了,鬼子的榴彈這麽久都沒打到自己的周圍,那就證明自己並沒有被發現。

而他不知道的是,後麵的戰壕和工事裏麵,有一堆人在看著他吃東西。

“你看這貨,吃兩口還開始喝水了?他不會再來根飯後煙吧!等他再開槍,要等到什麽時候?”餘子溫笑著問道,

“誰知道啊!不過鬼子也沒進攻,這樣也挺好,至少可以讓弟兄們踹一口氣。”

一營長對現在的狀況很滿意,不用麵對傷亡慘重的弟兄,是每個軍官的天然願望,至於他們的清繳川沙登陸場日軍的任務,那是師長應該考慮的問題。

最終馮鍔還是讓在後方等著看熱鬧的軍官們失望了,吃飽了之後,馮鍔除了偶爾拿瞄準鏡觀看一下對麵鬼子的動靜之外,根本就沒打算開槍。

“兩個小時了,鬼子該走了吧!”

太陽終於慢慢的落下了山,馮鍔看看天空,這個時候已經很模糊了,是時候該回去了!

“呼呼……”

一個咕嚕從彈坑裏麵滾出來,馮鍔彎著腰開始猛跑,然後一下紮進他早已經設定好的掩護彈坑裏,踹口氣,繼續一個翻滾進了戰壕。

“咕嚕、咕嚕……”

半躺在戰壕裏,馮鍔感覺自己終於又活了過來,把水壺裏麵的水全部灌進肚子,然後躺在戰壕的邊上踹氣。

“集合!”

林元的聲音響了起來,呼喊著敢死連殘存的弟兄們集合;

十一師師部部的命令終於傳達到了前沿部隊,33旅率先撤退,配屬師直山炮營、重迫擊炮連、炮兵16團第8連、師直工兵營為進攻羅店的主力,其中65團為左翼,沿龔家宅、李家宅一線攻占羅店北部的外圍地區,得手後向白房子、羅店繼續攻擊前進;

66團為右翼,沿西馬宅、周家宅一線攻擊前進,朝羅店鎮內的潘宅、坍石橋方向攻擊。

而31旅為佯攻部隊,62團將新鎮陣地移交給98師292旅之後,負責掩護整個十一師從羅店地區撤退,入夜之後匯合61團,從羅店東南地區發起佯攻,攻占陸家村,切斷羅店日軍和川沙登陸場日軍主力的聯係。

羅卓英和戰區司令部的長官還是沒有放棄趕敵下海的戰略,所以新鎮就不能丟,讓292旅來接手新鎮陣地,擋住鬼子的進攻步伐。

漆黑的夜空降臨,月光還沒有照耀到淞滬地區,初秋的夜晚對於行軍的國軍來說不是那麽痛苦,因為有習習涼風吹拂著他們,讓這些在戰壕和工事裏麵憋了一天的弟兄一個個精神抖擻。

33旅是攻擊的主力,殘存的敢死連就是整個33旅的先頭部隊,他們走在隊伍的前麵,負責替33旅開路,當然,如果遭遇鬼子,也是他們先攻擊!

敢死連的背後是胡璉的66團,他們的目標是羅店北部的西馬宅,不知道西馬宅有多少鬼子,他們的任務就是遇敵才能停下來。

黑夜中的潛行,連水壺的碰撞聲都不允許,所有的弟兄水壺裏麵都灌滿了涼水,害怕半灌水發出的聲音讓鬼子發現,黑咕隆咚的路上除了踹息聲就是雜亂的腳步聲,林元並沒有要求所有的弟兄齊步走,那樣整齊的腳步會更快的暴露他們的位置。

“噗通!”

不時有人被草石絆倒發出悶哼聲,作為全軍的箭頭,他們並沒有在大路上穿行,全部人分散開進入了莊稼地,濃密的莊稼會給他們提供天然的掩護。

“蹲下!”

前麵的弟兄傳來喊聲,不停的下壓著手掌,那是遇敵的信號。

“什麽情況?”

林元從後麵彎腰走了上去問道,

“那裏!你看,應該是鬼子的哨兵!”

林元的目光隨著莊稼的縫隙看了出去,在他們前麵的密林中,有一點火光一閃一閃,在慘白的月光中如此明顯。

“應該是小鬼子在抽煙,離西馬宅還有八百多米,鬼子的哨兵放的這麽遠了?”

林元在猶豫,要不要派弟兄們去把哨兵解決了。

“你回去報告胡團長,就說我們遭遇鬼子哨兵,在西馬宅以東的八百米處。”

林元最後還是放棄了,鬼子的哨兵肯定不止這麽一個,如果上去的弟兄被發現,那就打草驚蛇了,突襲就會變成強攻。

“全體隱蔽,等待命令!”

敢死連的弟兄們在莊稼地裏麵爬了下來,做著進攻前的最後準備。

“沙沙沙……”

莊稼和樹枝劃過物體的沙沙聲連續不斷的從後方響起,66團的主力部隊終於追上了前行的敢死連。

“什麽情況?”

一個少校模樣的軍官蹲在地上,像林元確認情況。

“王營長,前麵發現鬼子哨兵,我們怕打草驚蛇,沒有擅自發動攻擊!”

林元小聲的報告著,

來的部隊是66團第三營,營長叫王仲彬,師部的山炮營和重迫擊炮連不可能為了小小的西馬宅浪費彈藥,炮兵部隊是為新鎮鎮內的工事準備的。

“四麵圍攻,先摸哨,暴露的時候立即殺進去,用最快的速度解決裏麵的鬼子!林連長,你的敢死連負責一個方向,我們三營負責另外的三個方向,你自己挑一個吧!”

王仲彬很快就下了決斷,西馬宅不大,隻是羅店的外圍據點之一,作為防守過這裏的十一師官兵來說,非常熟悉這裏的地勢。

外圍的八百米已經出現鬼子的哨兵,其餘的人不敢再靠近,就在這裏,66團三營的官兵在營長王仲彬的指揮下分散開,漆黑的夜空下,沙沙沙的聲音一直在持續。

沙沙沙的聲音終於遠去,林元焦急的等待著,按照國軍的行動速度,要掩飾前行的動靜,王仲彬走之前的命令是讓他們一個小時後發起攻擊。

手表、懷表在這個時代仍然屬於高檔用品,至少普通的百姓家裏麵買不起這東西,對於軍隊來說,國民政府還沒奢侈到給每個連長配備這東西,所以林元隻有估算時間,他隻有估摸著發動攻擊了。

“會玩刀的,走前麵,盡量摸掉鬼子的哨兵,其餘人跟在後麵,如果暴露了,就強攻!”

夜晚的突襲,沒有那麽多花哨,就是打鬼子一個措手不及,他們攻擊的方向隻有這一個,最好的方法就是快速的穿越他們前麵的原野,跟鬼子展開近身的肉搏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