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逃兵

第四十八章 一往無前!

字體:16+-

六十五團從白房子,六十六團從塌石橋方向攻進羅店,在黑暗中,無數英勇的中國官兵以連排為單位,逐街逐屋的在廢墟中穿梭,廉價的手榴彈不停的在廢墟中爆炸。

“轟!”

“啊!”

鬼子的擲彈筒開始亂轟,榴彈落地就炸,轟隆聲中,彎腰突進的弟兄們不停的被炸進黑暗中。

“跟勞資上,機槍掩護!”

更多的中國官兵在軍官的命令,如同潮水般向前席卷,每個連排都是突擊的戰鬥小組,幾個老兵就可以組成尖兵隊,嗷嗷叫的朝著每一處鬼子還在抵抗的火力點猛撲。

“老王,你向左,我繼續向前。”一營長成功的完成了突進的任務,在塌石橋一線占住了腳跟,跟進的二營和三營出現在背後。

“三營的,跟我上!”

王仲彬大喊著,然後彎腰帶領弟兄們向前進攻;跟在王仲彬背後的就是三營一連長朱國戎。

“噠噠噠……”

鬼子的歪把子機槍在不停的瘋狂掃射著,攻進來的中國軍隊氣勢太足,鬼子的機槍一旦開始射擊,就是瘋狂的掃射。

“噗噗噗……”

隱藏在廢墟和工事後的機槍,陡然開火的每一挺,都會產生戰果,讓許多向前衝鋒的官兵被這火鏈掃中身體,頓時血如泉湧的撲倒在黑暗裏。

“爬過去,用手榴彈幹掉鬼子的機槍!”

不管是班長還是排長,隻要是軍官,這個時候都知道怎麽做,這就是精銳老兵嫡係師的威力,老兵們兩個一組,手持手榴彈,在黑暗中忍受著地上碎石對身體的傷害,努力的向前攀爬……

“茲……”

冒著煙的手榴彈高高的飛了出去,飛向眼前的機槍火力點。

“轟隆……”鬼子的機槍火力點啞火了。

“跟我衝!”

王仲彬呐喊著,從地上爬了起來,衝向前麵的鬼子防線,趴在地上的弟兄們跟著自己的長官呐喊著衝了上去。

“殺死給給!”

鬼子軍官揮舞著指揮刀,大聲的命令。

“噠噠噠……”

“砰!砰!砰!”

鬼子的機槍啞火了,可是很明顯,這是鬼子的一條防線,首先暴露的機槍隻是防線上的火力點之一。

防線上肯定不止一挺歪把子機槍,在中國軍隊可能存在這種情況,可是對於鬼子來說,他們一個小隊都不止一挺機槍。

“噗噗噗……”

機槍、步槍子彈衝在最前麵的弟兄倒了血黴,他們剛剛站起來衝鋒,完全沒有辦法躲避突入其來的彈雨。

“營長!”

朱國戎大聲的呼喊著,在他的視線中,王仲彬的身體亂顫,鬼子的子彈不停的擊中王仲彬的胸腹,鬼子的子彈並不會因為他是營長而故意躲避。

“趴下!”

朱國戎咬牙下達了命令,鬼子的子彈水潑一樣的朝著自己的弟兄蜂擁而來,這個時候他不會用自己弟兄的生命去搶救王仲彬的屍體,等消滅了對麵的鬼子,再收拾也不遲。

“啾啾啾……”

子彈幾戶是貼著廢墟的邊沿飄過,鬼子的機槍彈道壓的很低,打的一連的弟兄根本抬不起頭,子彈不停的擊中廢墟,泥沙四處飛濺。

“噗噗……”

偶爾有子彈掠過廢墟的邊沿,擊中趴在地上的弟兄。

“所有人,上刺刀;準備手榴彈,爬過去,用手榴彈解決。”

朱國戎仿佛下達著不知所謂的命令,實際上所有的弟兄都明白連長是什麽意義,用手榴彈解決對麵的火力點,然後跟鬼子展開白刃戰。

“機槍掩護!”

“噠噠噠……”

一連的兩挺捷克式輕機槍在廢墟中探出槍口,朝著鬼子防線猛烈射擊……

“噠噠噠……”

鬼子的還擊緊跟而至,鬼子其實不怕中國軍隊跟他們進行機槍對射,因為他們有擲彈筒的支援。

“上!”

朱國戎首先朝前爬去,身後的弟兄們一個一個從廢墟後麵爬了出來,努力的向前……

“噗噗……”

爬行的過程是危險的,已經有幾個弟兄被鬼子的子彈直接按死在爬行的途中,跟隨的弟兄們不敢抬頭查看,搖著牙繼續向前。

“啾啾啾……”

越往前爬,鬼子的彈雨越明顯,仿佛就在耳邊一樣。

“轟!轟!”

鬼子的擲彈筒發威了,鬼子老兵在機槍的對射中,終於找到了捷克式輕機槍的位置,連續兩發榴彈奔著一挺輕機槍而去。

“噠噠!”

隨著榴彈的爆炸,一挺捷克式輕機槍的射擊聲噶然而至,鬼子的榴彈直接炸死了機槍的正副射手,歪倒在一邊的輕機槍不知道還能不能正常使用。

“扔!”

朱國戎躺在地上,感覺距離差不多,下達了命令!

“轟隆、轟隆、轟隆……”

木柄手榴彈的引信被拉開,冒著煙兒飛過夜空。

手榴彈在廢墟間爆炸,爆炸威力範圍內的泥沙漫天,伴隨著鬼子淒厲的慘叫,強烈震顫間,鬼子的機槍停止了射擊。

“上!”

朱國戎一個咕嚕爬了起來,拎著上了刺刀的步槍,努力的朝鬼子的防線衝鋒。

“衝啊!”

劇烈的爆炸讓趴在地上的弟兄稍微一滯,在朱國戎的呼喊中,呐喊中爬了起來,跟著衝了出去……

“殺死給給!”

手榴彈爆炸的動靜很大,可惜很多手榴彈根本就沒有炸著日本鬼子,大量的鬼子端著步槍,呐喊著衝了出來,白刃戰,鬼子從來不懼!

“噗嗤!噗嗤!”

雙方碰撞的瞬間,刺刀入體的噗嗤聲不絕與耳,上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槍明顯要更占據優勢,因為他們的槍更長。

“啊!”

一個弟兄被鬼子的刺刀刺入了身體,怒吼著雙手抱住了鬼子的步槍,不讓它拔出來。

“噗嗤!”

後麵的弟兄端著刺刀,搖著牙捅進了鬼子的胸膛,兩個人同時倒在了地上。

“呀!”

不止是鬼子的刺刀會陷在中國軍隊的胸腹間,實際上十一師弟兄的刺刀也會陷在裏麵,弟兄們怒吼著,鋼盔、石頭等等隨便什麽東西都成了武器,用力的狠狠砸向眼前的鬼子……

“去死把!”

一個弟兄壓住了一個鬼子,雙手使勁,掐住鬼子的脖子,試圖掐死眼前的鬼子。

跟鬼子短兵相接的三營一臉,隻要拽住了對麵的鬼子,摳挖、撓、咬、砸等等動作全都出來,反正不弄死鬼子,就再不鬆手,再不鬆口。很快一連的弟兄就成了在地上翻滾的血人,整天的慘叫聲和吼聲隨著夜風在飄散,吸引著周圍的友軍和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