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逃兵

第七章 緊張

字體:16+-

羅店的槍聲變得越來越稀疏,來自於防守方的火力明顯減弱了,剛剛還在咆哮的機槍根本不見蹤影,偶爾響起的射擊聲來自於步槍。

“支那人跑了?”

野地裏,鬼子軍官有點疑惑,這才打多久啊!自己都沒開始衝鋒,怎麽守軍就偃旗息鼓了呢?

“閣下,是否進攻?”一個鬼子軍曹趴在地上問著自己的中隊長。

“天快亮了,等天亮後步兵炮中隊上來再進攻;剛剛的交火,沒有炮擊,連機槍的火力壓製都不夠,支那人擁有掩體,不可能就這麽崩潰了,肯定是陷進!”

“對,是陷進;所有人停止射擊,往後退,快!”

鬼子軍官自作聰明的下達了命令,實在是黑乎乎的羅店讓他有點膽顫,如果是突破川沙防線後支那人才進行的防守調整,那支那人的反應就太快了。

“閣下,我們的命令是突襲占領羅店鎮,讓英勇的大日本皇軍衝進去,在巷戰中消滅支那人的守軍!”軍曹仍然躍躍欲試,

“你是看之前支那人的防守火力不足,憑此判斷支那人防守兵力不夠的嗎?可是你別忘了,我們也隻有一個中隊,你覺得這裏麵的支那軍人連一個營都沒有嗎?”中隊長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軍曹,

一個營的防守兵力,沒有炮兵的轟炸、民房設施基本保持完好的情況下,這種巷戰不是他們一個中隊能搞定的。

“發報,羅店鎮發現支那守軍,數量不明,請求戰術指導!”中隊長的終於下定了決心,不進攻,等待支援。

從川沙防線衝過來的鬼子中隊並不滿編,隻有不到兩百人,還沒有重機槍、迫擊炮,隻有幾支擲彈筒,中隊長認為如此重要的樞紐,不是他一個中隊能攻下的,實際上在他的對麵也隻有一個連,他們連子彈都不足。

大場,第33旅旅部,葉佩高已經收到了來自羅店的情報,至於川沙方麵的交戰他也聽到了動靜,隻是現在戰況如何他並不清楚。

“羅店沒有防守兵力,現在隻有韓應斌的一個連在那裏構建工事,如果鬼子突襲羅店,後果不堪設想啊!”葉佩高盯著地圖,眉頭已經皺到了一起。

“旅長,我們的任務不包括羅店啊!川沙有一個師,守不住我們也能得到信息,我們離羅店隻有不到十公裏,等師部的命令下來再增援也來得及。”

參謀軍官在一邊提醒道,

“就怕來不及!不行,不能等了,命令韓應斌的敢死營馬上增援羅店,另外,讓旅部的輜重營給他們緊急補充彈藥;告訴韓應斌,隻要他有一個人,都必須給勞資守住羅店,沒有命令,敢擅自撤退,以逃兵論處!”葉佩高惡狠狠的下達了命令。

通訊兵出發的時候,天空終於慢慢的綻放出它應有的光明,天已經亮了,這個時候羅店鎮裏麵安靜的可怕,小小的兩條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到處都是橫七豎八堵塞街道的雜物,昨天晚上時間太緊,陳盛來不及讓弟兄們構築街壘,好在羅店鎮的房子很多,而他的弟兄很少,完全可以在這裏麵更鬼子慢慢磨,打巷戰,靜等支援!

“少佐閣下,第一大隊的已經出發,大概一個小時後抵達。”

在羅店北部棉花地裏麵隱蔽的鬼子也接到了消息,他們依靠電台,通訊手段完全不是國軍能比的。

“喲西!命令第二小隊,派一個分隊去看看,查明支那人的火力點,為進攻做好準備!”

支援馬上要到了,天也亮了,這個時候是該幹活的時候了。

“噠噠噠……”

鬼子的歪把子機槍響起來了,離著羅店還有六百多米,就開始突兀的射擊,鬼子的目的不是以此來產生殺傷,而是在勾引守軍機槍的反擊!而棉花地裏麵,十多個鬼子彎著腰,任憑棉花的莖葉掃過軍服,彎著腰,慢慢的朝著羅店鎮靠近。

“鬼子火力試探,不準射擊,看好鎮子的入口,盯緊移動目標。”

陳盛爬在二樓的窗戶邊,大聲的下達命令;他的位置不錯,應該是羅店鎮最好的房子了,連二樓都是青磚的牆壁,足夠抵擋鬼子的機槍射擊。

“鬼子!鬼子來了!”

十多個鬼子脫離棉花地的掩護,聲影出現在鎮北,有弟兄大聲的呼喊著,其實大家都看到了,不過還是沒有開槍,距離還是太遠了,離著有400多米,鬼子彎著腰來回的呈之字線奔跑,除了機槍,普通步兵的槍法想命中太難。

“等鬼子近兩百米,機槍不準射擊,步槍給勞資斃了這些狗日的!”

陳盛大吼道,

“叮咚、叮咚……”

馮鍔的步槍槍口伸出了窗口,用步槍上的瞄準鏡,馮鍔可以清晰看見鬼子那猙獰的麵容,第一次上戰場的馮鍔很緊張,緊張的自己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在瞄準鏡後麵的腦門上已經出現汗珠。

“呼!”

馮鍔長出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是效果卻並不好。

“怎麽樣?有把握嗎?”

呲著大黃牙的排長不知道什麽時候摸上了二樓,站在馮鍔的身後問道。

一支步槍上麵裝了一個瞄準鏡,在普通士兵的眼中這根本就不能打,一排長是看馮鍔煞有其事瞄準的樣子,習慣性的問了一句。

“他有個屁把握,沒上過戰場的新兵,他是緊張的不知道該幹嘛了!”

李成林坐在地上嘲笑著,現在是惡戰來臨前最後的寧靜了,他在趁著時間好好休息,四百米,他才不會浪費子彈。

“閉嘴,沒問你!”一排長沒好氣地吼道,

“打腦袋瓜肯定不行,不過打胸腹有五成把握!”馮鍔低沉的聲音響起,似乎是為了緩解自己的緊張情緒,他用衣袖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

“打一槍,試試!”一排長點著頭,用堅定的眼神鼓勵著馮鍔。

“呼!”慢慢的出氣,按照軍校訓練的方法,馮鍔的槍口隨著鬼子的跑動慢慢移動。

“砰!”鬼子習慣性的停頓準備轉向的瞬間,馮鍔的槍響了,清脆的步槍射擊聲回**在馮鍔的耳邊,可是他卻沒動,眼睛死死的盯著瞄準鏡,他現在對自己還沒有信心,他想確認效果,更何況,他手中的步槍他也沒有校準過,不知道會不會有偏移。

“噗嗤!”

子彈準確的命中一個鬼子的胸膛,隨著噗咚一聲想,試圖轉彎的鬼子跌倒在塵土飛揚的土地上,濺射起更多的塵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