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逃兵

第九章 吐了!

字體:16+-

韓應斌接到命令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而敢死營其餘的部隊也做好了出發的準備。

“33旅的其他部隊什麽時候趕到,我們營沒有重武器,恐怕守不了多久。”

葉佩高接到命令之後,邊往身上掛著零碎,邊問著來傳令的弟兄。

“旅長沒說,給你們緊急補充的彈藥已經在路上,應該很快就會到!”

傳令兵急忙回答道,剛剛隻顧傳令,補充彈藥的事還沒來得及說。

“警衛班留下,押運彈藥;其餘人出發!”韓應斌大聲的喊著,

“記住,彈藥不必急著送到羅店,在羅店的後方找個地方,給我看好後路,沒有命令,擅自撤退的,直接給勞資斃了!”

韓應斌知道自己帶的是什麽兵,麵對鬼子的凶猛進攻,這幫人如果崩潰了,那後果不堪設想,警衛班也是督戰隊,彭善給他們配備了清一色的德式衝鋒槍,用來督戰再合適不過了。

羅店周圍現在還很安靜,至少沒有重炮的轟炸聲傳來,但是有沒有交火就不知道了,畢竟兩地隔了有快十公裏。

羅店,鬼子的試探還在繼續,在陳盛的命令下,一連的弟兄當起了縮頭烏龜,不管你怎麽打,隻要不衝進來,勞資就不開火。

“嗡、嗡、嗡……”

天空中傳來嗡嗡的低鳴,兩架塗著日本醜陋國旗的飛機從雲層中鑽了出來。

雖然太陽還沒出來,可是並不妨礙鬼子飛機的升空,他們在外海的航空母艦上麵,隻要不是霧天,對於升空沒有什麽難度。

鬼子飛機當然不是來逛街的,緊隨在兩架飛機之後的是一架又一架……

“鬼子飛機來了,注意隱蔽!”

陳盛嘶吼著,他最擔心的事情來了,日軍中隊跟他們相隔距離太近,鬼子不可能用艦炮轟炸,可是對於轟炸機來說卻沒有什麽難度,它們完全可以在羅店南部投彈,摧毀守軍的防守工事和預備隊。

“轟、轟、轟……”

羅店被淹沒在一片火光和煙塵之中,大地都在震顫著,牢固的青磚瓦房在這種轟炸中連呻吟都做不到,變成了最原始的建材被轟到了半空之中然後又重重的落下。

剛剛還矗立在羅店的房屋在這樣劇烈的爆炸之中化為了平地,整個羅店就像是被犁過一般,爆炸掀起的土石四處飛濺。

沒有慘叫聲傳來,也許是在這種爆炸中,聲音完全被淹沒了,別說處在爆炸的中心,就是邊沿部位,被彈片掃中就是斷成兩截,哪怕就是被飛舞的石頭轉頭砸中,對於這些弟兄來說也是滅頂的災難。

好在敢死連根本就沒有預備隊,他們所有的人都集中在羅店北部跟鬼子對峙,一個個弟兄這個時候也不往外看了,一個個蹲在地上,捂著耳朵,朝著周天神佛進行祈禱!

“叮咚!”

馮鍔頭上的鋼盔狠狠的砸在地板上,他側臥在地板上的動作並沒有因為鬼子飛機來了而變更,好在這是二樓,衝擊波的威力被削減了很多,隻是讓他的身體產生了晃動!

“蹲起來,捂著耳朵!”

李成林焦急的吼著,邊吼邊比劃著自己的動作,讓這個新兵更他學,因為他知道,在這種爆炸中,聲音根本傳不開!

“你說什麽?”

馮鍔死死的趴在地板上,爆炸的轟鳴聲讓他的耳朵裏嗡嗡的產生了回響,四處噴濺的爆片和泥土打在木牆上發出乒乒乓乓的響聲,身體感覺身體裏感覺憋悶的可怕!

“蹲起來!”

李成林打著手勢,馮鍔終於看懂了,學著李成林的樣子蹲在了地板上,感覺好了一點點,感激的衝李成林點了點頭。

“轟隆、轟隆……”

鬼子飛機的轟炸還在繼續,爆炸騰起的巨大煙塵籠罩了整個羅店,嗆人的硝煙無縫不入,湧進了所有弟兄的肺部。

“咳咳咳……”

這個時候馮鍔感覺自己似乎要窒息了一般,不停的咳嗽著,不僅僅是他,所有的弟兄基本都在咳嗽,不知道過了多久,爆炸聲終於停止了下來,而羅店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除了北部矗立的幾十棟房子在搖搖欲墜。

“劈裏啪啦……”

被摧毀的民房在轟炸中引燃了大火,倒塌的房屋發出劈裏啪啦的聲響,幾個殘兵嘶吼著衝了出來,直接跳進了彈坑。

整個羅店已經變得一片狼藉,大大小小的彈坑彌補,伴隨著一堆又一堆的磚頭和石塊。

“走!房子要塌了!”

李成林看著頭頂搖搖欲墜的房頂,一把拉起馮鍔,瘋狂的奔著樓梯衝去,而一樓的弟兄這個時候也不管了,瘋狂的朝外跑去……

“咚咚咚……”

鬼子飛機的轟炸完了,可是他們還有掃射,似乎是欺負守軍沒有防空武器一樣,鬼子飛機從羅店上方低空掠過,機槍瘋狂的掃射著殘存的房屋,等到掃射到盡頭,再將飛機拉起,在天空中一個盤旋,然後再來一次。

“咚咚咚……”

頭頂是鬼子飛機的掃射,李成林這個時候也沒辦法再管馮鍔了,慌張的奔著彈坑就跳了進去,這個時候,巨大的彈坑才是最安全的。

頭重腳輕的馮鍔跌跌撞撞的跟在李成林的省會,可是很快他就失去了李成林的蹤跡。

“噗通!”

腳下被倒塌的木頭一絆,馮鍔倒在了廢墟之中,地上的磚頭和石塊咯的他渾身無處不痛。

“啊!”

馮鍔嘶吼著,整個臉擰在了一起,這讓他想起了在軍人監獄的酷刑。

“噗噗噗……”

當馮鍔終於反應歸來,抬起頭來的瞬間,兩個奔跑的弟兄被鬼子的機槍擊中,腿部還保持這奔跑的姿勢,可是整個人卻噗通的砸在了馮鍔的麵前。

紅白之物還有透過皮肉的骨頭,就這麽毫無預兆的呈現在馮鍔的麵前。

“嘔!嘔!”

馮鍔感覺臉上一涼,一手抹下去,全是血,胃裏一陣翻騰,趴在廢墟上就開始嘔吐……

鬼子飛機不停的在羅店上空盤旋掃射,直到他們的彈藥耗盡,然後搖晃著翅膀,消失在天空中,留下大火中的羅店和滿地的屍體,當然還有敢死連弟兄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