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城

第九章 馮玉晴之心(1)

大伯與舅舅走了,江淩峰每天都在等待著父母案情的進展,也開始了一種新的生活狀態。

一切似乎看來都一樣,江淩峰與馮玉晴每晚都回兩人那個愛的小巢,每天還是和陳世偉與陳興在一起,但是,一切其實都在發生著改變,江淩峰也慢慢體會到了錢真的一種非常重要東西。

他的錢在結了餘帳之後,不過隻剩下了一萬多,而馮玉晴的父母早就沒有給她生活費了,他必須支付兩個人的日常開支。

而和孫世偉與陳興在一起吃飯玩樂的時候,他已經失去了平時的豪邁,開始看起菜單的價格來,再不敢點高檔的菜,也不再主動的提出去玩樂。

就在這時,江淩峰記起了過去無意中看到一本老書中的一句話“馬行無力皆因瘦,人不風流隻為貧。”

才明白了前人們的確留下了許多千古顛撲不破的至理名言,隻是自己過去的生活經曆太平太順,那是永遠無法理解的。

時間隻過去了一個月,江淩峰就實在風流不起來,因為他雖然覺得自己用錢已經非常節約,但一個月下來,銀行卡上又有五千多元消失,剩下的錢已經不足九千,在過去,江淩峰一個月就算花上五萬、十萬眼睛都不會眨一下,而這五千元花出去的時候他的眼睛雖然還是沒有眨,但心好像卻在微微顫抖,再這樣花下去,他僅有的那點錢也會在一兩個月後完全消失。

於是,江淩峰就越來越不灑脫了。

首先,他失去了大哥風範,和孫世偉與陳興吃完飯的時候,他不再讓老板記賬,也不再主動付賬,他懂得了等待,他希望孫世偉與陳興去付錢,三人交往也十來年了,這十年裏大家在一起的吃喝玩樂他的這兩位朋友沒有花過一毛錢,現在,自己的環境已經改變,他們也該表示表示了吧。

這件事開始的時候,孫世偉與陳興明顯是不習慣的,不過很快就明白過來,由孫世偉買了單。

而在孫世偉掏錢的一霎那,江淩峰故意裝著在看報紙,但他的臉一陣陣的滾燙,甚至有一種像是偷了東西被當場抓住的羞愧感覺,他覺得自己很不夠意思,但又不得不這麽做。

其次,他失去了男人的風度,有一天他與馮玉晴去逛商場,馮玉晴看中了一件名牌外套,價格真的很便宜了,打了折才七百多元,馮玉晴穿在身上真是婀娜多姿,青春靚麗,但他很可恥的故意說不好看,最終沒有買下那件衣服,他覺得自己他媽的真的不算男人,不能夠再給自己心愛的女人買她喜歡的衣服,竟然開始不敢去看那些衣服的標價,他實在太沒用了。

時間在一天一天的過去,江淩峰的經濟狀況越來越捉襟見肘,的士是坐不起了,他不得不開始帶著馮玉晴去擠公交車,也開始拿著飯盒在人潮洶湧中擠去學校的食堂打飯,然後暗罵舀菜的師傅心太黑,好好的一份青椒炒肉絲被他用超一流的手法抖上幾抖,就隻能看見光禿禿的青椒了。

這一切,都必須忍受著眾人炯炯的目光,這些目光之中,有同情、有嘲弄、有歎息、有譏笑,江淩峰眾多的目光中有一種被扒光衣服的感覺,要知道過去他雖然不是學校最帥的男生,但絕對是最出名的男生,C市各所大學女生中知道他的有100%,男生也有80%,盛名之累,實在無可奈何啊。

在這樣的情景之下,江淩峰想過兩條路。

第一,打電話給親戚,讓他們給自己湊錢來,他相信父母生前一定是資助過他們的,但是,爺爺奶奶還有外公外婆的身體都不好,這次還在悲傷之中,聽說外婆還生病住進了醫院,錢還要留著養老,而那些伯父姑母舅舅姨媽,他不願意他們一邊給自己寄錢一邊心中不高興。

於是他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

第二,和許多家庭條件不好的同學一樣,去勤工儉學,然而,這意味著他就要去站攤子端盤子,做又髒又累的活兒,盡管他從來沒有看不起這些同學,但真的輪到自己,他實在提不起這個勇氣。

日子在悲傷、迷茫、煎熬中過著,離父母的去世已經有三個月,在這三個月裏,江淩峰幾乎每隔一個星期就要打電話給方重,詢問案情的進展,但答案都很讓他失望,本案唯一的線索似乎就是他提供的那張紙條,方重已經親自去湘西調查,不過還沒有結果。

此時江淩峰已經彈盡糧絕了,銀行卡上還有300元,他完全不明白這錢為什麽會用得這麽快,自己真的很節約了啊,而看到馮玉晴開始打電話向家裏要錢,他真的恨不得有個地縫鑽下去,這些日子來,他與孫世偉及陳興已經很少出去玩了,三人雖然每天在學校碰麵,但江淩峰已經覺得大家比過去生疏了些,這不能怪孫世偉與陳興,因為他自己也不願意再和他們出去玩兒,這樣會避免付賬時他心中的尷尬。

此時,馮玉晴就是他的一切的,她在默默跟著自己擠公車,擠食堂,在忍受一些女生的嘲笑,他發誓,如果有發跡的一天,一定要好好的補償她。

在馮玉晴打完電話的第四天,她的父親馮全發與母親張金定竟趕到了學校,馮玉晴找到了江淩峰,讓他跟著一起回家。

當江淩峰見到了馮玉晴的父母,見到他們已經完全沒有了自己當初到他們家去的那種熱情,眼神語言中有些不冷不熱的,他是個聰明而敏感的人,立刻明白是他們知道了自己環境有變,而馮玉晴又打電話要錢的緣故,當時心中就打定主意,寧願去勤工儉學或者變賣屋子裏的一些陳設,也不會要他們一毛一分。

到了家後,馮全發與張金定先迅速的看完寬敞而豪華的房子,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但看到客廳桌上放著的一大堆方便麵時,神情又變得陰暗難看起來,張金定對馮玉晴招了招手道:“睛兒,你跟我來,你爸有話要問你。”

馮玉晴望了江淩峰一眼,就跟著父母走進了右側的書房,然後那書房的門就關上了。

江淩峰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打開了電視,他的眼睛雖然盯著屏幕,但根本不知道在演著什麽,他的心在那書房裏。

從今天馮全發與張金定對他的神態裏,他已經能夠猜測到他們會對馮玉晴說些什麽,但他相信馮玉晴,自己是她的第一個男朋友,也是她的第一個男人,他本不是一個太專一的人,但和馮玉晴在一起的兩年裏,眼中就再沒有另一個女人,一心一意的對她,馮玉晴需要什麽,自己都會給她最好的,而且他也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馮玉晴對自己的依賴與喜歡,那絕不會有假的。

他對馮玉晴非常有信心。

*************** 兄弟們,今晚淩晨第一次衝新書榜,將連續更新兩章,明天下午再更新一章,請一定前來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