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城

第八十章 諾芙(2)

諾芙這時候道:“好啦,我什麽都說了,該放我走了吧?” 宋晚婷點了點頭道:“你走吧,不過小妹妹,今後還是少做這些嚇人的事。”

諾芙笑嘻嘻的一點頭,舉腳就要離開,但在經過阿山的旁邊時,瞧著他還在瞪著自己,便停了下來,笑著揮了揮手道:“喂,別生氣啦,今晚你一定還會想我的。”

一邊說著,一邊就匆匆走了。

阿山瞧著這諾芙的笑起來有兩個深深的酒窩,顯得極是甜美可愛,心中也是一動,但很快就暗道:“哼,你長得雖然漂亮,可是比起阿笨姑娘還差些,而且像你這樣調皮刁蠻的丫頭,誰會吃得消,想你,真是做夢。”

見到諾芙離開,三人也回到了院子裏,正準備各自歸屋,卻聽阿山叫了一聲“哎喲,好癢。”

江淩峰聽他這一聲喊得甚是響亮,忍不住道:“喂,阿山哥,我身上也被蚊蟲叮得大包小包的,一樣的癢,可是好像用不著叫得這麽驚天地泣鬼神吧。”

傳來阿山有些尷尬的聲音道:“是是,剛才我一時沒有忍住,大家進房去睡好了。”

江淩峰搖了搖頭,剛要進屋,就又聽到阿山大叫了一聲:“哎喲,好癢,真的好癢。”

這時他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兒,就走到了阿山的身邊,卻見宋晚婷已經拿著桐油燈過來了。

兩人湊近一看,頓時都吃了一驚,隻見阿山的臉上,頸上、胳膊上的**部分竟然出現了一塊塊駭人的紅斑,有些像斑點狗似的形狀。

宋晚婷仔細看了看,失聲道:“糟糕。”

阿山心中一跳,連忙道:“什麽……什麽糟糕?” 宋晚婷道:“阿山哥,你中了那小姑娘的蠱毒了。”

阿山更是失色,道:“蠱……蠱毒?” 宋晚婷又瞧了瞧,很肯定的點了點頭道:“不錯,是蠱毒,我聽奶奶說過,阿撲巫師和她所學的蠱術不一樣,奶奶學的是正派,能夠提高自身的能力,延緩青春,增加壽年,但阿撲巫師學的卻是邪派,能夠放毒害人,她還提醒我要小心一些。”

阿山已經慌了神道:“我中的蠱毒,完了,完了,那該怎麽辦?” 宋晚婷道:“沒關係,阿山哥,我看那小姑娘隻是想報複你剛才對她有些粗魯,沒有想致你於死命,她下的蠱毒是很淺很淺的,如果我沒有看錯,這種毒,過了今晚,明天自己就會好的。”

阿山正要說話,臉上頓時又一陣奇癢,忍不住道:“啊呀,癢死了,阿笨……阿笨姑娘,你既然認識,有沒有辦法解開。”

宋晚婷一臉抱歉的搖了搖頭道:“苗家的蠱毒隻有下毒者自己,或者他的師門長輩可解,其他的人是萬萬解不開的。

阿山哥,你還是忍一忍吧,明天一定會好的。”

阿山頓時想起那諾芙走之前對自己揮了揮手,隻怕蠱毒就是那個時候放的,而且還說今晚自己一定會想她,那更是半分沒錯,如今就算不想也不行了,心中一陣暗罵,臉上卻露出了沮喪之色,無奈的點了點頭,便走進了房去。

宋晚婷看著江淩峰有些興災樂禍的樣子,不由得瞪了他一眼道:“江淩峰,別以為你看起來沒有,小心那諾芙也在你身上下了更厲害的蠱毒,要過一陣子才會發作。”

江淩峰嚇了一跳,趕緊回了屋,關上了門,點上了燈,將衣褲全部脫下來,仔細檢查了一下身上,似乎沒有什麽異樣,這才微微放心,重新躺在了**,不過很快就隱隱聽到隔壁的阿山在發出難忍的呻吟聲,心中也是一悸,因為他知道,阿山不算是一個懦夫,在宋晚婷麵前更是要處處逞強維護顏麵,如果不是奇癢難當,是絕不會叫出聲的,那個叫諾芙的小姑娘施出的蠱毒的確不是一般,自己也要時時當心才是,千萬不要得罪這個精靈古怪的女孩子。

不一會兒就睡去,還好一夜無事,等到他醒來出屋,卻見宋晚婷已經起床了,而阿山的門還沒有開,不過靜悄悄的,那難忍的呻吟聲已經聽不到了,頓時明白,宋晚婷說得不錯,阿山身上的蠱毒已經自行消失,他被折磨了一晚,現在是睡熟了。

一直等到中午,阿山這才起來,身上的紅斑果然不見,瞧到了宋晚婷與江淩峰,他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老半天沒有說話,倒是宋晚婷主動與他言語,似乎將昨晚的事忘了。

午餐又是兩名小姑娘送來的,江淩峰便讓她們去請亞達大叔來一趟。

剛用過餐,亞達大叔就來了,一進屋就道:“各位,有什麽事嗎?” 江淩峰道:“亞達大叔,我們想去看看那些被爾格殺害的屍體,不知道下葬沒有?” 那亞達大叔道:“下葬倒是沒有下葬,不過要到阿撲巫師那裏去看才行。”

阿山道:“到阿撲巫師那裏去?為什麽這麽久了還沒有下葬?” 亞達大叔一臉黯然的道:“阿撲巫師說,凡是被爾格殺死的人,前生都有非常重的罪孽,她必須念咒作法一段時間,然後將他們的屍體趕到深山裏埋葬,才不會連累村子裏的其他人。”

江淩峰道:“好,那我們就到阿撲巫師那裏去,亞達大叔,麻煩你帶路。”

亞達大叔點了點頭,就走出了屋,江淩峰三人便緊跟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