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中醫

第五十七章 治療麥蒂(一)

盡管科比四人這麽快就來到了小角城讓陳軒感到驚訝,但既然已經來了,那麽也沒什麽好考慮的。 接見科比四人的並不是陳軒,而是亞當。 “怎麽,恢複了身份就看不起人了嗎?”一看到不是陳軒來接待自己,口直心快的詹姆斯不滿地嘀咕道,隻是以他那嗓門,哪怕是嘀咕,也讓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詹姆斯!”科比橫了他一眼,詹姆斯立刻把臉撇過了一邊,“陳軒先生他......”亞當揮手阻止了他要說的話,指了指後麵,對麥蒂說:“老師的原話,既然要治病,就不要浪費時間了,直接進去吧。 ”麥蒂一愣,然後對其他幾人點點頭,徑直往後室走去。 ”

看到麥蒂離去的背影,科比的手緊緊握成了拳頭,自家兄弟心中的痛苦,他不是不知道,這次終於是有個結果了,無論成與不成,都好有個定論。 “那麽幾位,請坐吧,接下來的事情,我們談就可以了。 ”亞當率先向一旁的桌子上走去,科比他們在來之前已經得到了情報,亞當是陳軒大腦般的存在,所以對於這次和他們談事情的人是亞當,也沒有覺得奇怪。

麥蒂帶著忐忑的心情一步一步地走向陳軒所在的房間,那雙半閉著的眼睛此時在沒有半分懶散的神情,裏麵,充滿了凝重。 不過麥蒂修煉的本就是一擊必殺的技法,既然已經下定了決心,就絕對不會再猶豫。 當他毅然踏進陳軒所在的房間時,已經看到陳軒穿著一身儒服等候在那裏了。

“拖掉上衣,到那邊麵朝下躺下吧。 ”陳軒沒有廢話,直接指了指旁邊地手術台。 麥蒂聞言,也沒有多言,拖了衣服後,徑直往手術台走去。 “腰椎以為。 而且還是天生的,骨頭已經生成。 從那些多出來的骨刺可以看出,後來曾經傷過,然後用光明魔法治療,殘留的光明元素助長了骨刺的生成,看來是要先把這些骨刺清除了。 ”

麥蒂躺在台上,一點也聽不明白陳軒在說什麽,隻知道陳軒的雙手不斷地在他的背上揉按著。 尤其是他傷了地那處,隻是每次按下去,都會有一股清涼的能量傳入,緩解了他越來越厲害地腰痛。 “把你身上的防禦解開吧,我要開始了。 ”麥蒂聞言,把一直覆蓋在自己體表的鬥氣都收斂了起來。

“有沒有感覺?”陳軒把兩支銀針cha在了患病部位的旁邊,然後問道。 “嗯,有點痛。 但這種感覺卻又有點舒服。 ”麥蒂疑惑地說。 ”“這就對了,經脈似乎有點損傷,但並沒有完全壞掉,不然的話就與點麻煩了。 ”陳軒不斷地捏動著兩支銀針,體內的真氣不斷地傳入麥蒂的體內。

其實有很多人都對針灸並不熟悉,認為如果醫生把那些針cha進去之後完全沒有感覺地話。 那麽就是那個醫生的厲害。 這時一個誤區,一般來說,針灸刺入人體後會產生酸、麻、脹、重、疼等感覺,這些都是針刺得氣的反應,是好的表現,是檢驗本次針刺是否“合格”的一個指標,如果針入人體後沒有任何感覺,那說明這次針刺是“不太合格”的,這個醫生的針刺手法是值得懷疑的。

一個好地醫生,他的針刺入病人體內後。 會使病人的局部產生或酸、或麻、或脹、或重、或疼的感覺。 這種感覺不是存在於病人表皮的,這種感覺來源於針尖所到的部位。 一個好地針灸醫生。 會使針尖所到之處的一大片區域產生這幾種感覺,產生感覺的部位可以達到直徑5厘米,甚至更大。 這種感覺是非常舒服的感覺,是一種挑動沉屙的感覺,是一種按摩彈撥勞損的肩背的感覺。

一個手法差的醫生,帶給病人的是進針時的疼痛,行針時地疼痛,這種疼痛是非常不舒服地疼痛,這個疼痛的部位是在皮膚地表層,是一種牽拉皮膚的刺痛,跟上麵所說的感覺非常舒服的“疼”發生的部位不一樣,上麵所說的疼發生在深層,也就是針尖所到的部位,也就是有病痛的部位。

所以說,針灸的疼,不是絕對的,好的疼可以解除病人的痛苦。 不好的疼,是因為病人的緊張和醫生的技術太差造成的,當然,還有一個可能是這個患者這部分的經脈已經完全壞死了,沒有了任何感覺。 陳軒的手在麥蒂的腰上按了一下,“有感覺嗎?”“有。 ”然後陳軒再次波動了一下兩針,再在上麵按,“這次呢?”

“嗯?”麥蒂的鬥氣盡管全都收斂了起來,但他依然能夠感受到陳軒的動作,但現在奇怪的是,他明明感受到陳軒按了下去,但他的身體卻沒有任何感覺。 “這次沒有了。 ”“嗯,那麽我開始了,收斂好你體內的鬥氣,盡可能地不要把零覺集中在這裏。 ”

沒有等麥蒂回答,陳軒就拿出了兩把手術刀。 精金手術刀上泛著一股七彩光芒,這兩把刀在陳軒小周天功大成的時候就已經踏入了聖器的境界了,隻是陳軒一直都沒有為他完成附魔而已,而要讓它變為神器,估計得陳軒化出元嬰之後才行。

手術刀滑過一道軌跡,麥蒂的後背就被陳軒切開了。 陳軒的手並沒有絲毫停滯,兩把手術刀在切口上翻飛不斷,一點點骨刺被陳選從麥蒂的骨頭上分離出來,由於用上的是紋路切割法,並沒有帶給麥蒂一點痛苦。 在不到一秒鍾的時間內,多出了的骨刺早就已經被挑出來了,而殘留的光明元素也被陳軒早以放出的雙槍吸收掉。

“忍住!”陳軒大喝一聲,麥蒂還沒有反應過來,一股強烈的痛楚就從腰間傳來,這種痛幾乎把他逼到要昏掉,但他也硬氣,就是沒有哼出一聲。 陳軒在剛才那瞬間已經把麥蒂移出來的骨頭接了回去,同時也把上下兩塊骨頭多出來的部分也切去了。 隻是用銀針作局部麻痹對皮膚,肌肉,甚至是內層的一些血管是有效的,但對於脊椎這種神經高度集中的地方,卻不行了。

切去骨頭的痛苦由於陳軒手法的高超而免去,但骨頭接位的痛卻完完整整的反映到了麥蒂的大腦。 整個手術耗費的時間不到3秒,由於事先做好了麻痹和止血的工作,陳軒的真氣也帶有很強的修複作用,切口處又是紋路切割切開的,當他完成所有工作時,竟然連一滴血都沒有滲出來,甚至在他真氣的刺激下,切口竟然完全恢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