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舊事

第二十四章 孔宣相助,劍斬田武

說後來那些練氣士們不斷從道法中選取一些普通人也功法,這些功法不修金丹,修煉的乃是內力,當體內內力達到極限後,如果能夠悟通天道,便可一舉成就太乙金仙之位。

不過人族生命短暫,區區數十年,這武修之道雖然也有延年益壽之功,但其效甚微,難有人在短短時間之內在內力大成之後悟通天道得太乙金仙道果。

不過這類武修若是成道,以後修行比起一般的練氣士更占優勢。

這王也是一個天資過人之輩,不過短短十數年,便把一身內力練到極致,若非年紀尚幼,不通天道,否則要不了幾年便可以證得太乙金仙道果。

見到王翦撲殺過來,燃燈卻是一聲冷笑,便見燃燈身邊一人仗劍擋在燃燈身前,橫劍擋住了王翦一擊。

王翦看著眼前這個四十歲模樣,一臉陰沉的男子問道:“你乃是何人,本將劍下不斬無名之輩。”

那男子一聲冷笑道:“齊國田武。”

王翦聽後卻是默然不語,王翦能夠以十七歲之齡成為一關總兵,自然不是什麽魯莽無謀之輩,剛才他偷襲燃燈,卻是因為燃燈辱罵孔宣,再加上燃燈乃是聯軍統帥,因而王翦才會貿然出手。

不過如今狀況卻是不同,這田武一身修為不下於自己,有他擋路自己刺殺燃燈無望,再與這田武拚下去卻是不智之舉,當下便想抽身回退。

王翦想要抽身回退。

可是田武卻是不願,他本就是齊國宗氏。

自然也知道這位少年總兵。

如今見了王翦,心中對王翦卻是越加佩服,小小年紀不但精通兵法,而且一身武藝更加不凡,不過可惜他不是齊國子弟,為了剪除齊國未來一強敵。

他卻是決定拚死也要把王翦留下。

這不,王翦身體剛動,便見田武手中劍光一閃便向王翦咽喉刺來,王感到劍氣刺喉卻是想也不想一個鐵板橋向後一倒避過田武一劍,身體卻是前一滑,一劍向田武胸口刺去。

見到王翦不斷避過了自己的一劍,反而還趁機反擊,心中微微一驚,笑道:“來得好。”

便見田武身體一閃,避過了當胸一劍。

身體向前一撲,手中寶劍直向王翦頭砍去。

此時王翦卻是鐵板橋姿勢。

想要躲避卻是不易,不過王翦又豈是簡單之輩,隻見他雙腳一跺,身體以一個詭異地姿勢橫飛起來,手中寶劍隨著身體的旋轉直向向他頭顱砍來地寶劍。

這二人都是內力達到頂峰的高手,卻是都存有比試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