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靈寶寶Ⅲ殺手媽咪免費送

(情迷大阪,下)

字體:16+-

“先生,注意要拍照了哦!”服務員對他同樣是一副迷醉表情。見過那麽多男扮女裝的客人,這個是最嫵媚妖嬈的啊!還有他那雙眼尾略長甚至有些上揚的眼睛,光看著就像是在放電啊!!!

受不了那些人的花癡神色,龍鈺澤嘩一下打開金色折扇當著下半張臉,然後摟住米攸對她露出淺淺的笑意。而在眾人眼中,他分明就是將暗送秋波發揮的淋漓盡致!登峰造極啊!

甚至連米攸,都忍不住看著他半遮半掩的笑容癡掉了。

哢嚓一下,一張現衝的照片就產生了。

“先生,小姐,請收好你們的照片!”服務員熱情的將照片送上來,拿著照片看;見上麵的自己呆呆的盯著安博爾出神米攸迅速將照片按在了胸口。

“讓我看看。”龍鈺澤拿下扇子湊上來道。“不行,回去給你看!”捂著還溫溫的照片,米攸死死護著!

斜睨他現在這模樣,她又不厚道的低笑起來。

麵色一沉,龍鈺澤轉身就道:“我走了!”說著,他相當不淑女的提著拖地的和服裙擺氣鼓鼓往後台去。

這家店,他回去就讓人給滅了!

“哎呀,等等嘛!”急急忙忙跟上他,她笑嗬嗬的在後麵道:“哎呀,不要生氣嘛!不要生氣啦!O(∩_∩)O”

生氣!-_-#

“安博爾君~~!”哈哈,她突然發現他生氣的樣子好可愛!

“……”

======================

吃完午飯,對大阪熟悉到簡直像是自己家一樣的龍鈺澤馬上帶著她坐上了的士。

“現在要去哪兒?”看看外麵的繁華街道,米攸又充滿興致道。

“你猜!”對她挑了下眉,卸掉那身女人妝後,他又從嫵媚變成了帥氣!

米攸瞅瞅他神秘的表情,可猜不出來。不過,很快她就得到了答案。

當那座宏偉、富麗堂皇的綠頂建築在她麵前的時候,她頓時興奮的不得了!

“天守閣!”他們居然已經到了大阪最有名的大阪城公園!

站在公園入口眺望那座白牆、綠屋瓦的天守閣。它的每個飛翹的簷端都妝飾著金色的龍、虎動物造型,在藍天下閃閃發光,看起來相當的金碧輝煌。

倒吸口涼氣,她不禁被著宏偉的其實所壓製。

“跟我來。”拉著她沿護城河繞過去,龍鈺澤並沒有把她直接帶到天守閣裏去參觀,而是繞到天守閣的後麵,止步在一條平坦的長坡底端。

站在坡的最底端往前眺望,米攸倏地瞪大了眸子,大呼了起來:“好漂亮!!”

在蔚藍的天空背景下,粉紅色的櫻花大朵大朵開滿了枝頭,整條坡上都是櫻花飛舞,一派粉紅的夢幻景象。

米攸興奮的跑上去。抬頭仰望,斑駁陽光透過參差不齊的大樹冠滲下來,讓每片飄落下來的花瓣都帶著一絲透明的玉色。還有那撲鼻的淡淡香味,使人不禁沉醉其中。

“太漂亮了!”米攸興奮在下麵奔跑、轉圈,這種充滿粉紅的夢幻景象,簡直讓她仿佛穿越到了漫畫、小說裏。

龍鈺澤雙手插在衣服口袋裏走上來,看著現在這個興奮得如精靈般的女孩。不知不覺間,他竟露出了無比寵溺的笑容。

“喜歡嗎?”站在她身邊問,他的口吻充滿溫柔。

“嗯!好喜歡!太喜歡了!”興奮的點著頭,米攸已經根本不知道該怎麽表達此刻的心情了。好高興,長這麽大從來沒有這麽開心過!

帶著微笑,他輕柔的將她頭上的花瓣拿下來:“上麵還有更好玩的哦!”他瞥了一眼這條粉紅色的坡道上方道。

“真的?那我們快去!”一把拉著他的手,米攸等不及的往前跑去。

現在,她不是什麽殺手,隻是個普通的女孩子罷了!而且,是一個非常快樂的女孩子!

天守閣附近都是一些古代建築,而且不僅僅有房屋,還有木橋長亭等充滿了日本風味的古色古香。更重要的是,到處都種著櫻樹,所以走到哪兒都可以看見一簇簇粉紅色點綴其中。

與他在下麵轉了一個下午,他們一起來到了天守閣最上麵的觀景台。站在36米的高處,整個大阪城已經盡收眼底。

傍晚了,一望無際的空曠天空,從蔚藍逐漸轉變成紫粉色和橙色。所有古建築與櫻花都在這絢爛的背景下美得窒息。

眺望這般美景,米攸趴在觀景台的圍欄上久久不能回神。心中澎湃,就像那片大海,一陣陣;平息不了。

而龍鈺澤站在她身邊,雖然同樣沉醉這番美景,但總會有個她。她像個精靈般的笑容,像天使般的身影,不知不覺竟然將他的視線牢牢吸引了去。

涼涼的晚風吹來,肆意撥亂她的長發,他毫不猶豫把自己的外衣脫下來披在了她的肩頭。“別著涼。”

略微一愣,她轉過身來。

此刻剪水般的眼底迎著夕陽,亦如此刻東方的天空,在深色的底部泛著零碎的光芒。

他深深的被吸引著,從未對任何女人有過的悸動;令他著魔似地無法從她臉上移開眼睛。

修長手指攀附上小巧的下巴,指腹迷戀的拂過她的唇線,狂湧的心悸中,他不由自主對她俯下身來。

柔軟的粉唇微顫,她企圖躲開,但那雙迷情的海藍色眼睛,是那麽富有魔力。牢牢牽引著她,連思緒都快吞了去。

“……噠噠噠……噠噠噠……”

不等他吻上她的唇,不看時宜的手機鈴聲在口袋中響了起來,刹那間將所有美景都趕跑了。

“咳,我接個電話。”勾唇笑笑,他轉身走到一遍把手機拿出來。看見是路寧來電,更下意識的離米攸遠了點。

米攸也迅速轉身,雙手扶著圍欄,臉頰上的紅霞簡直比天邊的火燒雲還要濃烈!狂跳的心更是從沒有過這般混亂。

她一定是傻掉了!剛才差點就沒躲開!

而在另一邊看著另一端的景色,龍鈺澤低聲道:“我已經在大阪了,什麽?他們還沒定交易時間?”濃眉顰起,龍鈺澤露出思索神色。

“是的,看起來他們非常小心,那東西應該也是真的。”路寧在那邊道。

龍鈺澤拽了拽拳頭,眼中露出凶狠的光:“絕不能讓他們成功,讓路安也去你那邊,然後再安排幾個人,馬上要調查清楚他們什麽時候交易!搶下來!”著重最後三個字,龍鈺澤惡狠狠道。

“明白!”

結束通話,龍鈺澤將剛才的憤怒神色壓抑下去之後,回頭看向了米攸。她還趴在那邊,纖小的背影有點單弱。

“米攸,我們回去了好嗎?”他走上去說。

回頭看他,方才平息下去的心跳又漸漸加快了。“嗯。”

“那走吧。”龍鈺澤勾起淡淡的笑容朝樓梯走去。但是米攸卻站在原地沒動。

“怎麽了?”發覺她的異樣,他不解道。望著他,她不安的絞著手指。“怎麽了?不舒服嗎?”他回到她麵前道。

“不……不是,隻是很謝謝你,帶我來這裏。”微微低頭,她輕聲道。雖然他們才剛認識不久,但她真的很開心。

“這樣就說謝謝啊?那我再帶你玩兩天,你是不是要以身相許了?”帶著輕笑的口吻,他雙手抱胸彎腰看著她垂頭的表。

“啊?”突地抬頭,本來就心猿意馬的,現在粉撲撲的臉又如火燒雲般了。可是撞見他輕笑的眼眸,剛才那強烈的心跳頓時跌了下去。

“誰會跟你以身相許,哼!”仰起頭朗聲說完,她隨手將他一推,氣鼓鼓的走了。龍鈺澤踉蹌的往後退一步,看著她的背影滿是不解,這丫頭怎麽回事?怎麽說變臉就變臉?!

===================求票,求票求票求票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