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靈寶寶Ⅲ殺手媽咪免費送

番外篇一(莫凱臣篇)

字體:16+-

四月的櫻花早早盛開,日本關西的大阪城;莫凱臣推著一位輪椅老人漫步在初開的櫻花樹下。

“凱臣,今年的櫻花開的很早呢。”坐著輪椅兩鬢也發白,他卻是那個曾經帶領吉良組叱吒風雲,血戰江湖的男人!

“是的,大當家。”推著他漫步在櫻花樹下,莫凱臣的神色平淡的和他搭著話。

“嗬嗬,這裏沒外人,你不必這樣叫我。”抬了抬手,吉良三郎淡笑道。

“是,父親。”在他身後點頭,莫凱臣還是那樣平靜,冷峻的表情,深邃的眼眸背負著仇恨與野心的身影,是三郎眼裏無可挑剔的繼承人,也是吉良組眼中最有威望的少當家!

隻是……

“凱臣,中國四月有過清明的習慣,會在那個時候去掃墓吧?”吉良三郎抬頭看著逐一綻放的櫻花。

“是的。”莫凱臣停下腳步低頭看著他花甲的容顏。

輕輕歎氣,吉良三郎再說:“到時候你去看看優子吧,帶上她最愛的櫻花。”深邃的眼底閃過一絲暗傷,莫凱臣悶悶的點頭:“嗯。”

從中國回來後,他去了丹麥找考爾。因為考爾將優子的屍體一直冰封保存著,所以等他帶回來以後就將她葬在了日本。對於這個事實,他似乎已經接受了,就算還沒有查清楚優子的死因,可是她的死對他來說,已經成了事實。

“凱臣,”三郎忽然沉重的吸了口氣,然後轉頭朝他招招手。莫凱臣頓了頓走到他麵前蹲下來。三郎拉住他的手,看著他說:“有些事情要放下的時候,就該放下了。就算優子是我的女兒,我依然不希望你因為一直忘不了她,而將自己困在過去。男人應該向前,要為更多的事考慮,不能因為一時兒女情長而被束縛。”

這個男人在他眼裏無可挑剔,就算不是親生兒子,也是最好的繼承人。但是,這個冷漠的男人卻有一顆專一的心,就算時過境遷,他依舊對優子念念不忘。可是這個老人,卻希望他也能試著從那份感情裏走出來,多為自己的幸福考慮。

臉上的冷漠裏掠過一絲暗淡,抿了抿唇莫凱臣恢複那般淡漠而平靜的表情道:“謝謝父親,我知道該怎麽做。”

“浩浩也需要一個人照顧,你要明白!”最後拍了一下他的手背,三郎也不再多說了。畢竟他也不是這種會跟兒子談兒女情長的父親。

“是。”

“聽說熊廣家已經連連失利,但是你不要對他們掉以輕心,他們不是那麽好對付的人。”放開莫凱臣的手,吉良三郎老謀深算的望向了遠處:“他們遠比我們陰險,不要輕易相信表麵的東西。”

“嗯,我會注意。”了然的點了點頭,對於對手,莫凱臣很清楚該怎麽做。

“那就好。”吉良三郎露出些許放心,對莫凱臣的能力,他很有自信。“好了,你去忙吧,不用陪我了。”“我……”莫凱臣想說什麽,可是看到吉良三郎的目光已經放到了他身後,所以他轉頭看了過去。就見柳川正站在他們不遠處。

“好,我下次再來陪您,父親!”站起來,莫凱臣對他欠了欠身子,然後轉身走向柳川。

柳川也朝吉良三郎欠了欠身子,接著笑眯眯的望著莫凱臣。等到他走到身邊了說:“凱,看起來你和大當家聊的很開心!”

“有麽?”麵對柳川,莫凱臣又是那份冷冷的死板臉孔。

“有啊,有啊!”笑嘻嘻的跟著他,柳川背著手道:“凱,沒事要多笑笑嘛,對老人家也要多笑笑人家才會開心啦!”說著還伸手去扯他的臉:“看,這樣才好看,不然多對不起你那美皮囊哦!”

不置一詞的盯著她,莫凱臣臉色漆黑如土,站在一旁的守衛也看得心驚膽戰。想必這個吉良組裏,也隻有柳川才有那個雄心豹子膽,居然敢扯莫凱臣的臉。

“哎喲,凱你真是越來越沒情調了咩!”扯了半天感覺沒意思,柳川訕訕的收回手喃喃道:“還是小浩浩比較好玩咩!”

繼續冷著臉,相比柳川說的沒情調,莫凱臣怎麽就覺得是這個女人越來越欠調教!明明隻是個二席殺手,在中國調戲他的幾個弟弟就算了,回來還在他身上到處吃豆腐!若是其他人,他應該早在她腦袋上開好幾個洞了!

可是對這個女人,他居然還能容忍!隻是,也從來沒給過好臉色而已。

“說,什麽事?”冷冷開口,莫凱臣一如往常懶得理她的話。

被問起正事,柳川也不能再和他開玩笑,忙道:“名古屋的兄弟有消息過來了,似乎是有熊廣平次的下落。”

“在名古屋?”微微撇頭看她,莫凱臣對這個消息有些懷疑。

熊廣家族本來是稱霸北海道一方的,雖然千葉被打垮以後,他們試圖往中部發展,但很快就被吉良給攔住了勢頭,而現在莫凱臣為了阻止他們又和穆勒以及國際刑警取得了合作關係,反而成了日本現在最強韌的勢力,讓熊廣連連敗退,滾回了北方。

但現在熊廣平次作為少當家居然在名古屋,那個屬於他們地盤上的關西地帶,這實在不符合常理吧?

“你讓他們再確認一下這個消息的真實性,我怕是幌子。”想了想,莫凱臣沉穩的說。

“已經叫他們去確認了,最晚明天就會得到消息。”雙手抱胸笑眯眯的看著他,莫凱臣所想所做,柳川似乎早猜到了。

對此沒有任何意外,凝視這個女人笑盈盈的臉,莫凱臣竟然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他們應該有這樣的默契。“等你消息。”依舊淡然,莫凱臣轉身走向另一處。

“你去哪兒?”不記得他現在有安排,柳川好奇的問。

背影停頓,他轉過身來淡然道:“去看看優子。是……”突然止聲,後麵的話他似乎並不是需要說下去。

“哦,那不打擾你了咩~”隨意的撥弄了一下自己的長發,柳川不以為然瀟灑的轉過了身。然後本來在掛在嘴角的笑容也隨著淡了下去。

他對優子的感情,她懂得,一直;懂得。

看著她的背影,好像有什麽話繞在他喉嚨裏,可是頓了頓他還是什麽都沒說,同樣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