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二十三回 臥龍生阻截鬥仙魔

字體:16+-

白衣神劍許千吟一心隻為天書乾卷,其他一概不管不顧。等他聽說此地便是臥龍崗,終究有些忌憚此地的仙道名宿臥龍生,更不知眼前著手持玉簫、豐神俊朗的小子什麽來曆。

許千吟不願多惹事端,冷冷的道:“本尊來此地與你無關,少要多管閑事。葉九!好小子!上回讓你放空飛劍騙過了我們,今日看你往哪裏逃!哈哈哈。”

葉九天不怕地不怕的爭鋒相對,同樣冷笑道:“虧了你布下天羅地網,四處追尋。堂堂洛陽第一豪客,魔道有名的劍仙,今日才找到了我,也算無能。”

白衣神劍許千吟眉頭一皺,瞳孔似在收縮,殺氣更濃,沉聲喝道:“臭小子,死到臨頭還敢嘴硬。天書乾卷呢?交出來!”

葉九悠然道:“哦?有什麽天書乾卷,我怎會知曉?再者說,我交出來也是死,不交出來還是死。嘿嘿,我又不笨,其中又有什麽分別?”

白衣神劍強壓怒氣,冷冷的道:“也罷,交出來的話饒你不死,我許千吟素來說話算話。”

在一旁的玉虛生恍然道:“好個魔道成名的劍仙,原來追葉道友是為了天書殘頁,真是仗勢欺人。”

白衣神劍許千吟獰笑道:“你敢來多管閑事,連你一並收拾了。”

葉九卻絲毫不懼,歎道:“哎,隻為了一卷天書,魔道枉費了多少心機,隻可惜呀,沒有!恕不奉陪,告辭告辭!”

說罷葉九人影一閃,早已借著五行遁術遁走。

白衣神劍許千吟一愣,立刻反應過了來,氣的哇哇暴叫:“好小子!哪裏學得旁門左道,竟在本尊麵前遁走,嘿!讓你見識見識什麽叫真正的奇門遁甲,八門金鎖!”

說罷許千吟從袖中甩出一件金光燦燦的三寸長寸餘寬的法寶金鎖,打在半空中金鎖一開,霎時間金光四射,宛如落下八道光幕,是為八門金鎖。

八門為開、休、生、死,驚、傷、杜、景,按著奇門五行,正克遁甲術,這要是八門金鎖落了地,八道光幕鎖住,固地之法,葉九便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但葉九倒也不是一味的土遁,趁著許千吟說話間早已借著遁術躲入林中,往這邊偷瞧著。

眼見許千吟連法寶都祭出來了,要八門金鎖的鎖地,葉九也是暗暗心驚,這回要是再被許千吟發現,土遁絕對不靈了。當下葉九屏息凝神,隻待許千吟徒勞無功而返。

然而玉虛生也明白此中關節,不知葉九早已躲入林中,還仗義相救,玉簫驀地出手,施法點指三寸長的金鎖,阻住八門金鎖的金光。

白衣神劍許千吟見了大怒,喝道:“找死!”

許千吟祭起了青光劍,隻待劍光一絞,攔腰斬殺了這持玉簫的礙手礙腳的小子。

葉九見了大驚,正要衝出去放風刃、火球術,但已然來不及了。

誰知玉虛生依舊不緊不慢,不慌不忙的,見青光斬下來,撤回玉簫,隨手也祭出了一道暗紅色的飛劍,阻住了許千吟飛劍的來勢。

兩道飛劍劍光絞在了一處,玉虛生勉力禦著飛劍散出三條紅線,抵擋青光的來勢。

許千吟一怔,冷冷的道:“沒看出來,年紀輕輕竟有這般道行,若是再容你多活幾年那還了得,嘿!此時也無異於班門弄斧!”

許千吟催動內力,飛劍青光大盛。

玉虛生勉強支持著,額間鬢角也見了汗了,但依然鎮定如初,絲毫不亂,抵禦有度。

這時葉九從林中掠出,沉聲一喝,斬出一道風刃來,直擊許千吟的麵頰。

白衣神劍許千吟吃了一驚,來不及再祭另一把飛劍銀光劍,隻得分散青光劍的劍氣,分力抵擋。

玉虛生總算得以喘息之機,但三根紅線還是被青光壓製住,很顯然,無論道行和飛劍,玉虛生都不是魔道成名劍仙的對手。但饒是如此,對玉虛生居然有飛劍,葉九已經羨慕的了不得,可以算是仙道後輩弟子中鳳毛麟角的人物,也無怪乎當年水鏡觀主極口稱讚。

葉九風刃過後,火球術襲來,深知自己和玉虛生根本不是白衣神劍的對手,隻得盡力主動出擊,幾道風係火係法術過後,葉九又放出淡煙瘴,更有天書殘頁的山風盅毒係法術太陰雲,眼花繚亂的分散白衣神劍許千吟的飛劍青光。

許千吟暗暗驚奇,區區一個棲霞山仙道弟子,竟然習得了如此駁雜的諸多法術,肯定是從天書乾卷上習來的,更深以為天書乾卷的道術非凡,求之若渴,當下許千吟飛劍縱起劍光,直往葉九壓來。

玉虛生趁著這個當口,連忙搖動腰間係著的小銅鈴,臥龍崗的青白二龍的魂魄應聲飛出,在玉虛生的指揮下都攻向了白衣神劍。

葉九見兩龍魂前來助陣,十分歡喜,和玉虛生一道兒奮力抵擋白衣神劍許千吟的青光劍。

那一邊許千吟更是皺眉,憑空有多出兩條烈龍來,百忙之中隻得再祭出銀光劍,兩道飛劍齊發,上下飛舞,猶自大占上風。

等到許千吟發現龍身飄飄渺渺,雖然還沒想到是龍的魂魄,但也知道並不是真龍,還當是邪門法術,縱起飛劍斬去,兩條龍魂終究有些害怕,再不敢近身而上。

白衣神劍許千吟大是得意,青白二飛劍齊齊發出,喝道:“兩個臭小子,你們的死期到了!”

正在這危急關頭,驀然間從柳林深處閃出一道光華,至強至烈,正迎上了許千吟的銀光劍。

出其不意,銀光劍登時被擊退,而許千吟的青光劍斬下時,那道至強至烈的光華再閃,青光也被逼了回去。

白衣神劍大驚,連忙收回飛劍來,喝道:“何方高人!暗放冷箭、偷襲得手也不怕人恥笑!”

那道至強至烈的光華閃過,一個白須飄飄的老者擋在葉九和玉虛生前,手撚白須,蒼老的聲音淡淡的道:“老朽便是此地的主人,臥龍生。虧你還敢質問老朽,敢問閣下是魔道劍仙,因何在老朽的家門口上門欺負兩個小娃娃,這成何體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