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三十五回 享佳肴閑庭葉落

字體:16+-

淩香臉上又是一紅,美目流盼,瞪了葉九一眼,起身就走,還回眸嗔怨道:“還說,哼!我走了,不理你了。”

葉九惟有苦笑,不知淩香雖然直爽,終究是女孩兒家,多少有些靦腆害羞,葉九上前攔住,又是打躬又是作揖,賠不是道:“淩師妹留步,都怪我魯莽,考慮不周,惹得師妹生氣。”

淩香故意賭氣道:“我看呀你就和蕭師兄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沒安什麽好心。”

葉九著了慌,連忙又是擺手又是搖頭,賭咒發誓的證明自己清白,苦著臉道:“我哪裏是他那種人,絕無半點非分之想,淩師妹冤枉死我了。”

淩香淡淡的道:“那你攔著我做甚?”

葉九忙道:“啊!沒有沒有,我隻是想問淩師妹赤城山的香廚在哪裏?看看這中午時分了,也不知上哪裏去吃飯?”

淩香終於忍不住撲哧一笑,點指葉九的額頭,悠然道:“你呀,瞧把你給嚇的,我知道葉師兄是正人君子,故意嚇唬你哩。”

葉九長出了一口氣,苦笑道:“我就說嘛,淩師妹是直率灑脫的人兒,不是愛使小性子的,嗬嗬,至於正人君子雲雲,葉某愧不敢當,不過是個至誠正直些兒罷了。”

淩香笑盈盈道:“葉師兄就像誇西施貂蟬一樣的誇了小女子一番,小女子歡喜無限,當然要誇回去嘍,小女子是生受了,葉師兄也不用太謙。嘻嘻,不過話說回來呀,似乎葉師兄是被愛使小性兒的姑娘欺負苦了,喂!葉師兄在棲霞山是不是有中意的師妹呀?”

淩香最後一句壓低聲音問的很神秘的樣子,一雙鳳眼秋波都亮了,顯然是十分關心十分在意的。

葉九哭笑不得,敢情是女孩兒家總喜歡問別人感情問題,比如誰和誰好了,哪位師兄給師妹送了什麽了,仿佛這些事情對於她們才是最重要的,葉九隻好笑道:“沒有的事,我們棲霞山宿秋觀是道觀,隻有出家和俗家的師兄弟們,沒有女修士。”

淩香好似很失望的樣子,忽地又道:“像葉師兄這般一表人才,即便沒有師妹,或是在金陵附近沒有意中人麽?莫不成水鏡師叔還攔著不讓俗家弟子娶親不成?”

葉九苦笑道:“那倒不是,隻是實在沒有意中人。”

葉九忽然想到了魔道的沈蘭心,心中一動,說話間明顯底氣不足。

淩香冰雪聰明,早就從他的眼神裏、語氣上看出來了,淡淡的道:“哎,算了,我就知道你有也不會告訴我的,也罷也罷,本想替你出出主意呢,活該你被人家小性兒的姑娘家欺負死。”

葉九恍然道:“原來淩師妹是一番好意呐,咳咳,我說的那愛使小性子的是冰凝小師姑座下的雲輕柔師妹,她是我從小到大,見過的最難哄的小姑娘了。也不知時隔這麽多年,小姑娘變成了大姑娘,還會如從前一般動不動就惱了,讓人頭疼麽?”

淩香失笑道:“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雖然說女大十八變,但脾氣秉性隻怕變化不會很大,尤其是愛使小性子的更是如此。別說是長溪羅源洞的雲師妹了,就連我們紫雲洞裏,好多精致脾氣的師姊師妹,可不像我這麽直率,下午叫來幫你打掃,你見了她們要當心哦。”

葉九連連點頭,應道:“多謝淩師妹提醒,我絕不敢隨意和她們開玩笑的。眼看要日上中天了,淩師妹還是告訴我去哪裏用午膳吧。”

淩香歉然道:“哎呀,和你說的高興險些忘了時間了,赤城山的香廚有兩處,一處是玉京洞的東廚,一處是紫雲洞的西廚,赤城道院悟月小築雖然離著我們洞府的西廚近些,但你是男弟子,還是要上山頂玉京洞的東廚去的,你上去問師兄弟們吧,我就不領你去了。”

葉九應道:“好!我知道了,時候不早了,我這就走。”

淩香點點頭道:“嗯,不過每到了吃飯時候,山上會敲鍾的,現在去的話,也差不多了,我也回紫雲洞去吃,下午再會。”

葉九笑道:“下午見,我送送你,順道也上山了。”

兩人剛下了悟月小築的石階,忽聽得赤城道院裏腳步聲響,兩人都是一怔,就月亮門洞轉進一人來,正是年未及笄的天真可愛的小師妹詩雙,手裏還提著一隻食盒。

淩香笑道:“呦!雙兒,是師尊派你來的吧?還給葉師兄送飯來呢,嗬嗬,葉師兄,看來是師尊挺關心你的呀,特意差雙兒來。”

詩雙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也笑道:“葉師兄,我們師尊可關心你啦,生怕你初初來時不習慣,找不著東廚和西廚,特意命我給你送飯。”

葉九連忙接過食盒,笑道:“多謝玉清師伯惦記著,有勞小師妹了,真是讓人過意不去。”

詩雙巧笑道:“沒什麽,我們紫雲洞西廚來你這不遠,也省得你跑到山頂的玉京洞吃了。倒是淩香姐許久不回,師姐們叫我來催你回去,準備開飯了。”

淩香臉上一紅,忙道:“這不,我是替葉師兄收拾屋子,耽擱久了,下午還得抱來鋪蓋,還要叫你們一起來掃前院的落葉呢。”

詩雙點點頭道:“嗯嗯,赤城道院的落葉蒼苔的確該好好清掃一番了,我下午一定來。葉師兄,你拿回去趁熱吃吧,吃完了連同碗筷食盒就放到這悟月小築的石階下,晚上送飯時候再來取也不遲,我們也回去用膳了,告辭告辭!”

葉九忙道:“小師妹慢走,回去說給師伯,就說不用這麽麻煩的送飯了,我晚上自去玉京洞的東廚吃也是一樣。”

詩雙笑道:“師兄不用推辭,這可是師尊的一番美意,特意吩咐西廚給你多做些好吃的送來,是他們東廚比不了的。”

葉九惟有苦笑,送淩香和詩雙出了月亮門洞,淩香止住他道:“好了,你回去趁熱了吃,別送了,要是出了前院,會被對麵師姐師妹們瞧見回去取笑我們的,再會了。”

葉九一聽淩師妹說的有理,隻好作罷,目送走了她們,提著食盒回轉後園,拾階上悟月小築去了,葉九並沒有把食盒提回樓下屋裏吃,反倒提往了悟月亭裏,借此吟賞煙霞,也是一大樂事。

玲瓏剔透的悟月亭,飛簷翹角。也算是悟月小築的一部分,下麵便是花木扶疏的後園,北倚山,南臨崖,真是神仙居處。

兩邊亭柱上還懸著桃木楹聯:“美醜自區分,水鏡無塵堪朗照;仙凡相距近,蟾宮有路任遨遊。”

葉九一看熟悉的筆跡,暗歎原來師父水鏡也曾在此處結廬修煉過,怪不得玉清師伯給自己找了這麽好的一個所在,的確是有淵源的。

看過楹聯,就著悟月亭鏤空雕花的石桌,葉九打開食盒,第一層是四碟子小菜,再看第二層,一盤魚香肉絲臥著幾個四喜丸子,第三層卻是一隻濃香撲鼻、令人讒言欲滴的燒雞,最後一層是稻米飯。

雖不是什麽山珍海味,但未曾吃前聞著這股濃鬱的香氣,比之在寶華山的素齋、臥龍崗的清淡早飯,另有一番風味,葉九早已食欲大動了,忙拾起筷箸,風卷殘雲一般的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