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道

第三十七回 不聽規勸,讚歎細心

字體:16+-

明山頷首笑道:“葉賢侄,你玉清師伯把你安頓在赤城道院的悟月小築,還滿意麽?”

葉九忙道:“回稟師叔,悟月小築甚是清幽雅致,弟子住的慣的,多謝師叔師伯了。”

明山點點頭道:“那就好,臥龍生道友去了寶華山,不日便可以接你在棲霞山的師兄弟們來天台祖庭,到時候我也自有安排。你隻管在天台赤城與玉京洞的師兄弟們一起修道,好好相處。我對他們和對你是一樣的,不分彼此,待到你師父還陽後,再聽他的安排。”

葉九躬身應道:“謹遵師叔之命!”

明山又令眾弟子和葉九見過,敘過年庚,玉京洞隻有六名大弟子可稱師兄,其他眾弟子都是葉九的師弟。

更有首座大弟子清之、二師兄趙啟、三師兄蕭俊臣原本就認識葉九。清之還是淡淡的,對葉九十分客氣;粗豪的虯髯大漢趙啟見了葉九卻分外歡喜;即便是蕭俊臣,此刻也裝的不親假親不近假近。

葉九和眾師兄弟見過禮,便也坐了蒲團,隨著眾人一同跟天台掌門明山師叔修煉,聽師叔講道說法。無非是仙道天台宗的內功心法,葉九在棲霞山時就學了十之八九,口訣更記得是倒背如流,如今在玉京洞,可謂是溫故而知新,也不曾說自己早學會了,還和眾師兄弟們一起按著心法,催動內息運轉大小周天修煉。

明山傳道,指點著眾弟子直打坐到了日已西斜,整整一個下午過去,才揮了揮手令眾人散去,自己也回屋歇息去了。

眾人一哄而散,三五成群,邀約著去東廚用膳,也有的玉京弟子對新來的葉九甚是新奇和熱情,聚在一起圍著葉九問長問短。更有二師兄趙啟和五師兄恒文執意拉了葉九同去東廚共進晚餐。

葉九本打算下午還和淩香與紫雲洞的師姐師妹們打掃赤城道院,誰承想被師叔叫來修道,一個下午一晃而過,葉九惟有苦笑。

此刻兩位師兄留葉九到玉京洞東廚一同吃飯,葉九雖不知詩雙還會不會給自己送飯來,但更不好意思拒絕師兄的邀請,隻得點頭應了。

席間葉九請教趙啟和恒文飛劍,趙啟哈哈笑道:“說起禦劍之術,還是你恒文道兄習得最精,頗得師父真傳,但大師兄清之的飛劍是師父所傳的明河劍,法力最強。至於老哥哥我啊,勉強可以人劍合一,駕起劍光來飛不過百裏,讓葉老弟見笑了。”

恒文身著粗布道袍,最為謙虛和善,笑道:“二師兄謬讚了,不過葉師弟想學的話,還有什麽不會的,今後為兄和二師兄也可以在旁幫忙,指點一二。”

葉九點頭應了,暗歎二師兄趙啟最為豪邁,而五師兄恒文道兄最像明山師叔,為人謙和。

三人吃飽喝足,盡歡而散,臨走之時,恒文囑咐道:“葉師弟,聽說你住在悟月小築,那裏可是好幾年沒住人了,隻是每月慣例打掃一次而已,悟月小築離著山林又近,或有深山野獸精怪出沒也未可知,你要當心些。”

葉九認了真,連連點頭。

趙啟頗不以為然,一拍葉九的肩頭,嗬嗬笑道:“恒文是在說笑,你別聽他嚇唬你!哈哈,要是你一個人害怕的話,我們師兄弟搬來和你同住。”

葉九恍然,失笑道:“小弟素來膽大,怎會害怕?不必麻煩兩位師兄,沒的讓人笑話我膽小。我一個住好了,告辭!”

五道兄恒文關心道:“要不我替你問師父要一道靈符?或是辟邪桃木劍?掛在悟月小築的樓上,用來鎮宅,以防萬一呀。”

葉九忙推辭道:“些許小事,更不敢煩勞掌門師叔,即便有甚邪祟,葉九自負道行足以護身,不勞掛懷了,告辭告辭!”

二師兄趙啟也拱拱手道:“就是!恒文你總是婆婆媽媽的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的。哈哈,葉老弟,恕不遠送,回見!”

葉九一心惦念著下午來赤城道院幫忙掃院的眾師姐師妹們,尤其是淩香師妹,還有詩雙,也不知她送飯來沒有。

葉九匆匆下山來,隻可惜等到了赤城道院的牌樓,太陽也落山了,暮色蒼茫,哪裏有師姐師妹們的芳蹤,院落早已打掃的幹幹淨淨,一片落葉都沒有了。葉九暗歎還是回來的遲了,人家早就幫自己打掃好回紫雲洞了,哎,這和淩香師妹說好的事兒,結果自己不在。葉九回頭看了看對麵的紫雲洞,到了傍晚也關上了洞門,葉九隻有歎息一聲,還回悟月小築。

一邊走,葉九一邊讚歎師姐師妹們細心細致,不僅打掃的一片落葉也沒有,連浮塵青苔也少見,木門欄杆也擦拭了一遍,改日一定要向淩香師妹謝過,再問是誰來幫忙的,遇上了也難免寒暄幾句,謝上一番。

第二重院落也是如此,同樣幹淨整潔,路過藏經閣前,葉九也沒有發覺什麽異樣,更沒有會舞動聚集的落葉。

穿過月亮門洞,到了後園,葉九拾階而上,不見了食盒,想來是詩雙又收回去了,葉九也沒放在心上,回悟月小築一瞧,不隻是門窗擦洗的煥然一新,連屋子裏桌子上新添了嶄新的漆盤,精製的茶壺茶碗,門簾也掛上了,甚至門首還掛了個風鈴,裝點的真是美輪美奐。

葉九搖了搖風鈴,叮叮當當直響,暗笑還是女孩子家心細,心靈手巧。自己是個大老爺們,住哪裏都一樣,向來不在意這些個小玩意。看樣子師姐師妹們是把悟月小築當她們的閨房一般的布置了。

果然,進了裏屋,就見藕荷色的鴛帳,疊著的簇新的錦被,還好枕頭不是繡花的,葉九惟有苦笑,忽地閃目瞧見了床頭鏤刻雕花的束花高幾上擺著一尊漂亮的白玉瓶,上麵插著白日裏淩香送他的紫茉莉。

葉九賞玩許久,知道這定是淩香師妹的手筆,莫不成這白玉瓶是她自己閨房裏拿來的,也真舍得。

葉九長長的伸個懶腰,看看暮色漸晚,也懶的掌燈,脫掉長衫,盤膝坐在**,修煉天書乾卷的內功心法,禦天術和溯洄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