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醫

第390 摔餅大法

第二卷名動華夏 第三九零 摔餅大法

王靜怕晨曦再受到驚嚇,進了裏屋就把門關上了。

這是很正常的做法,但是,對程子健來說,這個動作卻是讓他的怒火燒得更旺,想著剛才見到的那個類似於賢惠妻子送丈夫出門的情景,尤其還有一個她嘴裏叫著的可愛小女孩,頓時一邊使勁踩著地上的花一邊叫道:“你給我出來!好王的你給出來!”

一大早大吵大鬧的,是一件讓人很厭煩的事!趙陽本著息事寧人的態度,想著先讓他平靜下來,就釋放出“安魂曲”的力場試圖安撫他。

隨著對於“魂曲”理解的加深,趙陽現在再使用學會的“魂曲”,也就能更加容易地與對方的魂魄“溝通”——程子健有在一刹那間平靜了一下,趙陽趁機解釋道:“我是王靜的大學同學,你不要誤會了……”

在十二支“魂曲”中,“安魂曲”本身就有很大的局限性,那就是在對方不配合的情況下,很難達到理想的效果,現在的程子野不僅是不配合的問題,而是趙陽就是他情緒暴怒的對象,這已經是直接的對抗了!

也就是剛一聽到趙陽的聲音後,剛才見到的一幕又浮現在他的腦海裏,那一絲的平靜立馬就像脆弱的絲線被怒火燒得無影無蹤!他用手指著趙陽,咬牙叫道:“你給我閉嘴!聽到沒?一會你給我等著,看爺不弄死你……”

王靜擔心外麵的情況,匆忙安撫好晨曦。快步走了出來,聽到程子健指著趙陽威脅他,馬上就叫道:“姓程的,你瘋了嗎?”

看到王靜,程子健馬上又將自己代入“受欺騙被背叛”的模式中,轉而又看向她,怒道:“姓王的。你個賤人!你tmd給我說清楚,不然老子滅了你……”

程子健是王靜的第二任丈夫,當時她剛離婚。正處於情緒的低穀中,想著不能消極下去,就報了個跆拳道的班。在那裏認識了他。

開始他表現得很溫柔大方,又會體貼人,她那時或許想著填補心中的空白,也就答應了他的求婚。

現在再看他,簡直像是陌路人一樣!

而且,此時作為老同學的趙陽在一邊,想到過去種種,她強忍怒氣,喝斥道:“姓程的,你鬧夠了沒?現在你是你。我是我,我有必要向你解釋嗎?現在請你離開!”

程子健往地上呸了一聲,怒道:“臭婊/子,你讓老子離開,你tmd的先給我解釋清楚。這孫子是哪來的?還有那小雜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