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韓信

第三十七章 英雄約

字體:16+-

韓信的聲音雖然不大,卻透出了一股堅毅。

他緩緩的沉步走了上前,迎上所有人的目光,有詫異、有憤怒還有不屑。韓信的臉上仍然是淡淡的笑容,迎上了項羽銳利的目光。

“大哥,是我。”

項羽目光中充滿了殺機,呀呲欲裂,‘鏗’的一聲佩刀出鞘,遙遙指向韓信,仰天狂笑幾聲,笑聲中卻充滿了憤怒。

“原來是你,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

韓信看著指向自己的刀,麵色依舊平靜:“沒錯,是我。”

“大哥,我很敬佩你,在我韓信的心中,從來沒有誰像你一樣得到過我的敬重。我被你的英雄氣概打動了,甚至願意追隨你哪怕是付出生命。“

“可是……”韓信麵色忽的一緊,目光堅定的對視上項羽,緩緩說道;“可是我絕不會因為敬佩你而放棄心愛的女人。我沒有對不起你,我和妙弋在認識你之前就已經相許終身了。”

項羽目光如刀,神情猙獰,韓信說的話他哪裏聽得進去半分,隻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前所未有的侮辱。

他項羽的女人,竟然喜歡上了別人。

“想搶我項羽的女人,那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韓信,可敢和我一戰。”

韓信毫不退縮,揚起頭向前一步,魚腸出鞘,對指項羽大聲道:“有何不敢。”

虞家後院花園中有個不小的演武場,平時是給虞子期和一眾家將練武用的。家仆們早已將篝火、火把點起,照的演武場如同白晝。

一場本來其樂融融的宴會,一轉眼卻變成了爭奪心愛女人的決鬥。近百名賓客誰都沒走,齊齊圍在演武場四周,對著中間的項羽和韓信指指點點。相對於項羽,幾乎沒有人看好這個看上去英俊瘦弱的青年。

項羽他們是很了解,天生神力武藝冠絕,可是這個韓信,大部分人都是從未聽說過,隻有上次參加過虞府家宴的幾名虞家近親,才見識過他絕妙的劍術。

龍且走上前去,解下自己的長槍遞上:“羽哥,先將就著用我的兵器吧。”

他知道項羽擅長用長槍大戟,而韓信卻是指用佩劍。一分短一分險,項羽若用長槍的話,那韓信基本上可以說沒有任何機會。

項羽卻搖了搖頭,傲然道;“你太小看我項羽了。我項羽殺人,何須借助兵器之利。”

說完看望向韓信的目光中閃過一絲淩厲。

“小心了,韓信。”

話聲剛落,項羽變如同一隻離弦的羽箭,帶著勢不可擋的氣勢,手中的刀重重朝韓信劈去。

韓信見他來勢洶洶,知道他的氣力遠勝於自己,變打定了主意不和項羽硬碰,隻是借助著身法遊走,伺機再找尋他的破綻。

項羽卻早猜到了他的心思,這段時間他和韓信時常切磋,自然知道他的劍術靈活詭變。手中的刀便一刀快是一刀,以快打快,逼得韓信無暇脫身,隻得揮劍和他硬碰。

項羽平時和韓信隻是切磋,這次卻是真的動了殺機,十成的實力,加上淩厲的氣勢,竟逼得韓信隻是招架卻全無還手之力。韓信似乎也被項羽咄咄逼人的氣勢完全壓製住了,強咬著牙一劍一劍的和項羽硬拚,心中隻有一個念頭:我絕不能輸,決不能。

場上項羽和韓信仍然還在糾纏廝,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項羽已經穩占上風,韓信隻是拚著一口氣在強撐著不落敗。在一旁不遠的虞妙弋看著韓信在為她拚命,眼中滿是淚水,用力的咬著嘴唇,生怕忍不住開口替韓信求情。

她知道,這是一場關乎男人尊嚴的決鬥。有些東西,遠比生命重要,就算韓信因為自己的求情保住了性命,他也一輩子會瞧不起他自己的。所以,韓信在拚命強撐著,而不是拋劍認輸。

有些事情可以可以委曲求全,有些時候可以任人輕辱,可有些東西,卻值得用生命去捍衛。

大丈夫有可為,有可不為。

對麵項羽暴風疾雨辦的狂攻,韓信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他原本以為他的武藝就算不如項羽,也相差不遠,靠著自己的一點的小聰明,未必沒有取勝的可能。

卻沒料到盛怒下的項羽不但沒有露出破綻,反而越戰越勇,果然不愧‘小霸王’的稱號,霸氣十足。盡讓他連反擊的機會都失去了,隻是機械的隨著他的刀鋒所向揮劍格擋,卻毫無辦法,隻能咬牙硬撐。

韓信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是這麽的虛弱,在項羽麵前,麵對著他一刀刀猛力劈下的刀法,心中泛起一陣無力感。項羽淩厲的刀法,受創的不止是他的肉體,還有驕傲的自尊。

他一直以為他韓信是人中翹楚,文武全才,放眼天下沒有誰能和他相提並論。即使是敬佩的項羽,也不過是出身比他好些罷了,自問若換成是他韓信,一定做的不會比項羽差。

項羽的咄咄逼人刺傷了韓信內心最深處的自尊,他大吼一聲,赤紅著雙眼。魚腸狠狠的格擋住了重刀,猛地向前,身子快若閃電,視死如歸的氣勢衝向項羽。

韓信是在拚命了,項羽卻是怡然不懼,目光中反而透出興奮的神色,大吼一聲:“來得好。”身子隨著刀猛的衝上前。

‘鈧’,劍和刀狠狠的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逼著韓信足足退了十幾步才止住項羽的壓勢,嘴角口鼻處已經溢出血絲,麵色可怖,抽搐的厲害。

項羽猛的想前一壓,魚腸被壓製彎曲到極限的弧度,刀刃重幾乎貼在韓信的臉龐。項羽大吼一聲;“韓信,你認不認輸。“

韓信隻覺得胸肩前重若千斤,壓得他氣的穿喘不過來。胸口火燒燒的,已經受了極重的內傷。張開嘴拚命呼了幾口氣,奮力的抵住,腦袋中一片空白,耳朵不斷嗡鳴,隻是聽見有個聲音在耳邊重複的喊著;“不能認輸,不能認輸。”

韓信咬緊牙關,艱難的說出兩個字:“不……降……”

項羽目光中殺機暴漲,狂笑道:“好……好。”說完大刀快若疾風般猛的劈了十餘下,刀刀皆劈在韓信劍身上。終於,韓信忍不住‘哇’的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子向後傾去。

“再問一次,韓信,你降不降。”

韓信卻隻是緊咬牙關,一言不發,努力的握緊手中的魚腸。

項羽見他麵如白紙,握住劍的手已經微微顫抖,卻還是強撐著站直身子應戰。腦中漸漸清醒了過來,韓信確實並沒有做過什麽對不起他的事情。反倒要是韓信為了前程富貴將自己心愛的女人拱手相讓,這樣的人才會讓他項羽不齒。

想到這裏心中滿腔的怒意忽然消去了大半,又想起這段時間與韓信的相處,本來已高高舉起的刀卻怎麽也揮不下去了。

收起了刀退後一步,項羽看著韓信冷冷的說道;“韓信,這局你已經輸了,後麵兩局你還有沒有膽量應戰。”

韓信這時已經強攝住心神,正等著項羽前來進攻,聽他這麽一說不由一愣,不敢相信的顫聲道;“你是說還有兩局比試。”

“我項羽說的話什麽時候會不算數。”項羽仰頭傲聲道;“如果下一局你還輸了話,那你就真沒機會了,我要你起誓,一生一世不在打妙弋主意。”

韓信深呼一口氣,強自站直了身子,心中想到自己再堅持下去必然隻是死路一條,既然項羽還說還有二局比試,依他的性子肯定不會故意出些不擅長的比試題目來占韓信便宜的,堅持下去未必沒有取勝的希望。至於發誓這種東西,哼,你覺得一個二十一世紀的人會相信‘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這種誓言嗎。

便點了點頭,道;“好,我應戰。”說完也不顧旁邊眾人的眼光,席地而坐調息了一會,強行壓下了傷勢。

項羽也不催促,很有耐心的等他調息好站了起來,這才說道;“我聽善無說你箭術了得,我就給你一次機會。”

說完伸手從龍且那裏拿來長搶,在手中掂量了下,猛的腳一頓地,大喝一聲,將長槍投了出去,隻聽見‘嘣’的一聲,百步外的樓門泛起一陣煙塵,長槍深深的插入虞府外院的護牆中。

項羽回過頭來,直視韓信,“如果你能從這裏,射中我長槍上方一寸之處,這場比試就算你贏。”

周圍眾人一陣**,從韓信的位子到樓門處,足足有三百步之遠,況且又是夜色,能射中五十步外的目標就已屬神箭手,要達到項羽的要求怎麽可能。

卻見韓信緩緩的點了點頭,接過了虞家家仆遞上來的硬弓,試了試弓弦,眉頭微皺。

項羽猜出了他的心思,便高聲喝道;“子期,把你的弓拿來。”一旁虞子期一愣,便喚家人取來他的寶弓,神情有些複雜的遞給了韓信。

韓信接過後,低頭輕聲說了聲謝。隻覺得的手中大弓略沉,卻是一張朱胎鐵弦硬弓,拉開試了一下,是張好弓。心下略微感激,想到大哥果然是個頂天立地的英雄,即使是這種時候,也不願占任何便宜。

抽出了羽箭擱在弦上,閉目長吸了一口氣,壓下了胸口處的氣血翻騰。張開眼時,目光中已經清明,瞳孔猛漲,‘嗖’的一聲羽箭離弦。

隻見羽箭去勢及急,猶如流星般劃破長空,精準無比的射中了長槍的上方。卻聽見眾人一片惋惜聲,原來箭雖然射中,可是卻隻是淺淺的插入護牆,箭羽搖晃了數下,竟然掉落了下來。

韓信臉色一片慘白,他雖然強壓下傷勢,可終究是傷勢過重,氣力不足。

一旁的虞戚見如此形勢,就忙快步上前,快聲道:“韓信,你已經輸了,還望你遵守諾言,不要再糾纏小女。”韓信卻對他一理不理,隻是怔怔的看著羽箭,放佛丟了魂一般。

項羽忽然揮了揮手,止住了虞戚。虞親雖然是項羽的長輩,可是被項羽的目光一掃,居然不由自主的退後,不在言語。

“這局我輸了。”項羽平靜的看向韓信,“你隻是受了重傷才氣力不支,箭術上已經勝了。”

“我項羽何許人也,輸就是輸,絕不會抵賴。韓信,這局你贏了。”

韓信喜出望外,心中對項羽再無一絲怨恨,捂住傷處道;“大哥,我們第三局比試什麽。”

卻不料項羽搖了搖頭,目光中有些異樣。

“我沒想好,因為我根本沒想過我會輸,所以沒有想過要和你比試第三局。”

韓信忽然心中一動,閃過一個念頭,今天看來是不可能帶走虞妙弋了,不如拖延時間。便沉聲道;“大哥,我知道你誌向遠大,這大好江山遲早都是你手中追逐的獵物,不如我們比試‘英雄’如何?”

“哦”,項羽果然露出感興趣的神色,“如何比試。”

“我們以三年為期,如果三年後我還是個無名小卒,不能和大哥相提並論,那我韓信發誓今生不再奢望妙弋。若三年後,我能取得不亞於大哥功名成就,或者在戰場上擊敗大哥你。那妙弋就名正言順的嫁給我韓信,大哥可敢應戰?”

項羽果然受激,大聲應諾道;“好,我們就以三年為期。”項羽身後的季布眉頭微皺,他已經看出來了韓信實在激項羽以便拖延時間,便想出言提醒,卻聽見項羽已經應諾,隻得無奈的咽下到口邊的話。

項羽又想到什麽,麵露躊躇,“隻是我無論出身還是勢力,都遠遠超過你,這樣對你並不公平。”

韓信心中豪氣大生,道;“昔日白起、李牧,何嚐不是一介布衣,他們取得的成就可小?大哥,你太小覷天下豪傑了。”

“好,我們就一言為定。”兩人伸掌擊誓。

韓信捂著傷口一瘸一拐的離開,旁邊的家仆想伸手扶他一把,卻被韓信一把推開,隻是強咬著牙,慢慢拖著傷軀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虞府。

他很想回頭看一眼虞妙弋,可是他不敢,他怕他一回頭,剛剛下的誓言,說的豪言壯語都會落空。所以從演武場到樓台大門,直到他消失在眾人視線中,韓信始終都沒有回頭看上一眼。

一生一世,永不相負。有這句話,就已足夠了。

看見韓信的身影漸漸消失,季布走到項羽身邊,低頭沉聲道;“羽哥,你不要意氣用事。韓信這人生性堅忍,又是人中翹楚,若不為我所用,他日極有可能成為我大楚的心腹大患。我們應該現在就派人殺了他,以絕後患。”

項羽冷哼一聲,抓起佩刀,猛的一發力,竟將寶刀生生折斷。

“我項羽今天在這說了,若誰膽敢不經過我同意私自襲殺韓信,我項羽必殺了他為我義弟報仇。”說完淩厲的目光掃過季布、鍾離味、龍且和虞子期四人。

一旁一直沒有吭聲的項梁再也看不下去了,怒斥道;“羽兒,你不要再行婦人之仁,逞匹夫之勇。是你的義氣重要,還是我大楚的複國大業重要。”

項羽卻搖了搖頭。“叔父,你不必再說,我已經拿定主意了。年幼之時你常常教導我要做個頂天立地的英雄,要有大海一般的胸襟。如果區區一個韓信,都能讓我生出懼意而殺之,那天下的豪傑何其多,我又怎能相容。”

又抬頭眯著眼睛看向韓信離去之處:“再說,這天下要是多了個對手,豈不有趣。”

PS:最近工作有些忙,手裏的存稿已盡,所以暫時變為一天一更,希望大家體諒,江南將盡量保證質量,盡快的恢複一天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