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紗

段五 上虞

字體:16+-

小船到了上虞,從水門入城,張問見著城中一派江南水鄉的景象,又有拱橋畫棟,人聲鼎沸,熱鬧異常,河麵上各色各樣的小船往來不息,運貨運人,又有風流才子佳人在花船上飲酒作詩。張問當下心情也輕快了許多。

船靠在一個碼頭上,張問換好官袍,剛下船來,就看見碼頭上站滿了衙役,幾個官兒正等在那裏呢。一定是上虞境內的驛站通知了縣衙,這些八九品的佐官才知道張問什麽時候到。

張問端正了一下頭上的烏紗帽,下船走過去,周圍是衙役、馬匹、轎子、傘扇牌子等儀仗,這當官當真要有派頭才有威儀。

迎接隊伍中,最前麵的是三個穿綠色官袍的人,肚皮上畫著黃鸝或鵪鶉或練鵲,都是些爛鳥,張問肚皮上是鸂鸂,又高明了一些。

最前麵挺著個酒肚,又圓又大,補子是黃鸝,酒肚率先彎腰拱手道:“下官上虞縣丞,梁馬,恭迎堂尊。”

後邊的是一個大胖子,補子鵪鶉,也緊接著彎腰道:“下官上虞縣主薄,管之安,恭迎堂尊。”

三人最後邊的,是個高瘦的人,麵露青光,臉長如馬,第一眼看見定會讓人驚歎:大白天的怎麽來個白無常。那白無常也拱手道:“下官上虞縣典史,龔文,拜見堂尊。”

張問笑道:“好、好,以後咱們還應攜手共進才是。”

“是,是,堂尊說得是。”幾個人躬身附和。

“走吧,回縣衙。”

張問在下屬的帶引下,上了一頂四人抬的素雲頭青帶青幔官轎,吳氏也上了後麵的轎子,黃仁直等人騎馬或走路,各官員也騎馬。

整個排場,以官轎為中心,周圍有一把大青扇,一頂藍傘蓋,四麵青旗,兩根桐棍,兩根皮塑。前邊有幾塊大木牌,依次是一塊“上虞知縣”,兩塊“肅靜”,兩塊“回避”。

跟班弓手快手左右護衛,總共不下百十號人,前邊敲著銅鑼開道,好不威風。

人馬沿著一條沿江的街道向西走,這江就是曹娥江,東西流向。跟在轎子旁邊的一個後生見張問撩開轎簾在看風景,就說道:“堂尊,這條街叫沿江坊。”

張問點點頭。後生又趁機說道:“小的是大人的皂衣班頭高升。”

“嗬嗬,高升,不錯,不錯。”張問鼓勵了一句。

一行人馬順著沿江坊走到一處拱橋,然後向北轉,過拱橋。高升又解釋道:“堂尊,這道石橋叫文昌橋,是上虞縣的鄉紳們出資修建,積德以祈求上天保佑士子金榜題名。過了橋這條街叫平安坊,往北走到街頭,再往右轉,就是縣衙街了,衙門就在縣衙街中間。”

沿江坊東西延伸,平安坊南北延伸,走到平安坊北頭,是一個丁字路口,向右一轉,東西延伸的街道就是縣衙街了。走到街中間,隊伍又轉向北麵,轉進一道牌樓。張問看過去,見那牌樓有兩層屋頂,兩邊有斜撐的戧柱,門上有塊牌匾:忠廉坊。

進了牌樓,有一道照壁,照壁上貼滿了各種公告。照壁後邊刻著一個怪獸,形狀有一點象麒麟,它的周圍有不少金銀財寶,可它還是張開大嘴,企圖吞吃天上的一輪紅日。過了照壁,就是高大的圍牆,三間黑漆漆的大門,正在照壁後麵。每間各安兩扇黑漆門扇,總共有六扇門。人說官府是六扇門,就是這樣來的。

進了六扇門,就是進縣衙大門了。裏麵房屋密布,門庭眾多,可就是陳舊不堪,這裏麵的房子,還趕不上外麵那些民房。進入儀門,便是縣衙的一進院落,是縣衙大堂和六房所在。

這時候張問下轎,轎夫把轎子抬走,而抬著吳氏的轎子一直向裏麵走,直接抬進內宅。

院中有一座小亭,亭中有塊石碑,上刻:“公生明”三字。石碑後麵還有字,當然不是“母生暗”,而是“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石碑下有甬道向北,到達月台,台上即是縣衙的核心建築:大堂。

張問率領各官吏向大堂走去,走進大堂,正北麵的暖閣裏有張桌案,上麵掛著一塊牌匾:公明廉威。堂下左右站著門子,大堂右側還有道門,門上方寫著“讚政亭”。

張問當下就整了整衣冠,走上暖閣,坐上了公座。

縣丞梁馬,就是挺著酒肚那官兒,雙手捧著一個大印走到案桌旁,說道:“這是上虞縣縣印,請堂尊掌印。”

張問接過上圓下方的縣印,動作輕佻,饒有興致地翻過來一看,印底鐫刻著幾個字:上虞縣印。

梁馬又交上來兩個本子,說道:“這是下官代掌縣衙時的錢糧馬匹賬目,請堂尊過目。”

張問隨手一翻,就丟到一邊,打著官腔說道:“啊……賬目放這裏,一會兒本官先仔細看看再說。”

這時那大胖子,主薄管之安也拿了一個本子上來,說道:“這是本縣近期緝捕關押的要犯盜賊名單卷宗。”

那馬臉典史龔文同樣交了報告,說是來往的公文條目,無一遲延。

張問一並收了,說道:“各司其職,很好,很好,要繼續保持。等我看完……如果確如所說,定要嘉獎,啊……本官初到,今天有點累了,明日照例辦公,散了,各幹各的去。”

張問拿了東西,便站起身來,三個官兒肅立執禮告散。邊上有皂衣打梆點,長官要進穿堂,告訴閑雜人等回避。

張問出了暖閣,進了麒麟門,又是一處庭院,跟著自己的高升說道:“這是二堂退思堂。”

“帶我去住的地方。”張問道。

於是高升和另外三個跟班,帶著張問達向裏邊走,第三進院子北麵,邊上有一個月洞門。

“堂尊,這裏就是您住的地方,裏邊有堂尊的內眷,按規矩小的這些人不能進去,您有什麽事,叫人打點通知外麵的人就行。”

“哦,好。”張問拿著幾個本子就走進去。

他看了一眼自己住的地方,比前邊的庭院還小一些,也是陳舊不堪。中間有江南庭院特有的天井,天井中間有個亭子。

院子左右有廊屋相連,張問從廊屋走到北麵,北麵有三間女房。他見吳氏正灰頭土臉地收拾房間,便問道:“後娘,來福跑哪去了?叫他來幹這些活啊。”

吳氏放下掃帚,說道:“門子說內宅裏有知縣女眷,按規矩皂衣和奴仆不能進來,把來福安排到外麵的屋子去了。”

北麵有三間女房,左邊那間充作書房,中間一間是吳氏住,因為她是張問的後娘,理應尊敬,張問自己就住右邊那間。

他走進自己的房間,是一間大屋子,外麵有案桌等物,裏邊同樣有個暖閣,用屏風遮著,睡覺就在暖閣裏邊。

在路上輾轉了一個多月,確實有些累了,他洗了個澡,吃飯,休息。

晚上的縣衙陰森森的,外麵黑漆漆一片。聲音倒是有,很有節奏感,時時能聽見敲梆,一個時辰有五次。但沒有其他聲音,這報時的聲音感覺十分詭異。

張問就這樣在縣衙裏過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張問起床洗漱吃飯,然後穿好官服打開院門,準備開始正式做知縣。皂衣見張問走出內宅,敲了三聲梆。跟班班頭高升走了過來,說道:“堂尊,今兒是八月十九,逢三六九日,衙門已經放出放告牌,放告狀之人遞狀紙,隻等聽審日堂尊便可依次受理案情。”

“好,那先去簽押房吧。”張問說了一句,跟著的皂衣照例敲綁告誡閑雜人等回避。

到了簽押房,張問又叫來黃仁直輔佐指點。

主薄管之安等三個官兒依次進來簽押蓋印,派遣衙役出去公幹。等人都出去時,黃仁直低聲道:“按照慣例,長官初到地方,下邊的人都應該給份子。這些人是裝著不懂。”

張問一副什麽都不懂的樣子問道:“什麽是份子?”

“就是恭喜長官上任,給銀子禮金。”

張問道:“也許是他們還沒摸清我是不是清官,怕送來銀子碰一鼻子灰。”

黃仁直搖搖頭:“不管是不是清官,起碼要主動表示那意思吧。老夫瞧著,這上虞縣很久沒有知縣,下邊的人都鐵桶一般,恐怕張大人這知縣不太好當。”

張問便虛心問道:“那按黃先生的意思,他們會怎麽樣?”

黃仁直摸著胡子道:“倒不會怎麽樣,但份子都不給,其他的油水恐怕沒大人的份。老夫覺得,他們肯定是知道張大人得罪了上邊的人,才沒把大人放在眼裏……張大人要還債,不知道何年何月去了。”

這時候,門口有人影晃動,張問和黃仁直就停止了談話。

進來的是主薄管之安,他晃著一身肥肉走到堂下,說道:“稟堂尊,上城廂那個盜賊,今早被公差逮住了,堂尊是否審訊?”

張問一臉茫然,轉頭問黃仁直:“怎麽審訊盜賊?”

黃仁直道:“就可在此預審。”

張問便向堂下說道:“搶了誰家?先把苦主帶來。”

過了許久,衙役就帶進來一個中年漢子,漢子見堂上坐著戴烏紗帽的官,急忙跪倒在地。

這時一個書吏走了進來,坐在邊上,提起毛筆準備記錄供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