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紗

段三一 孤膽

字體:16+-

(每天兩更,這是第一章。)

張問被關在陳家莊的一間屋子裏,尋來了生員陳淮,拿了知縣的印信去找那沈家派來的人。過了一會,門外就有人說話了,是那兩個看門的在招呼寒暄,大概是管事的人來了。

那管事的並不進屋,隻隔著門揚聲道:“得罪了,這是個誤會。”又對看門的說道:“把門打開鬆綁,將裏邊的人放了。”

不一會,看門的兩個人就開了門,進來給張問和曹安鬆綁,一邊熱乎地說道:“您二位別往心裏去,咱們也是為別人辦差,哥倆給二位陪個不是。”

張問向門外看去,那管事的人已經走了,門外鬧嚷嚷的,盡是些村民。沈家的人既然知道了張問在這裏,也用不著再關著張問,倒也做得爽快,直接就放了。不過這件事沈雲山或者沈碧瑤肯定很快就會知道。

張問陰著臉,一肚子絕望走出房門,看了一眼旁邊的陳淮,陳淮忙將印信塞回張問的手裏,“那姓王的叫學生……還給您。”

曹安靠近陳淮低聲道:“口風把嚴實點。”

這時候村口鬧哄哄一片,魏忠賢等人已被綁了進來,張問忙走到屋簷下的陰影裏,調頭從另一邊走。

“這幾個人挖的是陳相公亡女的墳,土還沒蓋好!”“喪盡天良,短陽壽的……”“還是盡快送官府!”“先揍一頓再說,鄉親們,往死裏打!天殺的!”

村子裏火把密集,亮如白晝,黑煙熏的許多人花黑一張臉,加上臉上的怒氣,個個看起來都凶神惡煞。群情激憤的村民圍了上來,立刻拳腳相向,魏忠賢等人被打得鼻青臉腫,大聲慘叫。

魏忠賢早顧不得裝深沉,破口大罵,“你們這些刁民,眼裏還有王法嗎?咱家要滅你們全村!”

村民中有人聽出了意思,又加上魏忠賢那尖聲尖氣的聲音,就有人喊道:“是太監,這幾個人是太監!”

這鄉裏的村民腦子裏哪有太監的厲害印象?也管不得許多,繼續毆打。幾個太監上身綁著繩子,雙臂動不了,就像一根根人棍,在地上滾來滾去,被人像踢球一般踹,一身都是泥土,頭發散亂鼻青臉腫不成人樣。

有人幹脆將太監們的裙褲脫了下來,肆無忌憚地嘲笑,“沒卵子的,死太監!”

魏忠賢滿臉通紅,怒到了極點,躺在地上嘶聲大罵,立刻有人在他的胯間狠狠踩了一腳,“啊……呀……”魏忠賢的痛叫聲驚得村裏的雞都“果果咯!果果咯……”地亂叫。

揍了半天,幾個太監都是一身傷痕累累,被人綁在樹上,隻等天一亮就由鄉老帶人送往官府。

天亮後城門剛一打開,張問和曹安倒是搶在了前邊進城。早上開門這會,住在城外的小攤小販,還有一些城廂的菜農趕著進城賣早市,人非常多,張問曹安混在人裏就進城去了。

張問回到縣衙,感覺末日已近,逃無可逃,得先安排身後事。這時候張問自己也很奇怪,為什麽心裏一點也不害怕。也許那顆心早都麻木了,有的,隻有不甘心。

他進屋就把床搬開,去取藏著的銀票,有一萬多兩的巨款。上回收繳上虞客棧王四家的“贓款”,大部分都進了張問的腰包。

吳氏見張問一回來就翻騰,走到門口問道:“大郎,你找什麽東西?”

張問站起身來,手上已多了一疊銀票,塞到吳氏的手裏,說道:“錢,一萬六千兩,後娘收著,以後的日子,您可能得指望這些銀子了。”

吳氏看著手裏的銀票,聽張問話裏不對勁,愣愣道:“大郎,發生了什麽事?”

張問尋了把椅子坐下,端起案上已經涼了的茶灌了一口,“這事說來話長,總之,這次我恐怕沒多少時日了……後娘不用問,我自己的事還能不明白?”

張問從來不開玩笑,吳氏聽罷眼淚就忍不住吧嗒隻掉。張問歎了口氣,說道:“我知道,無論從哪方麵說,我絕不是什麽好人,本來活在這世間,也就是想給小綰討回一個公道,唉……”他看著窗外湛藍的天空,“人算終不如天算……誰人又能盡窺天機?”

吳氏撲倒在地上,痛哭失聲,抱住張問的腿不住搖晃:“求你別說了,你不要死,好不好?”

“能不死,我自然不願意死。”張問冷冷地看著案上擱著的長劍,心道如果自己有張盈的身手,起碼能去拚一回命。

吳氏軟在地上,將張問的長袍下擺哭了個盡濕,張問也不管,讓她自個哭個夠去,他猶自低著頭沉思著:他娘的,老子還能坐著等他們來殺?

張問已準備孤注一擲,先想個法,看能打動張盈幫忙不;如果不能,就自己動手,潛回京師,藏於鬧市,尋機拚命。專諸刺王僚、聶政刺韓傀、要離刺慶忌,這些刺客都是士人,能有多強的武功?男人得靠膽子!伏屍二人,流血五步!

不過這種幹法張問已經試過了,沒有什麽成功的機會,可老子堂堂進士,要死也要死出個樣子出來。

張問低頭見吳氏身體發顫,一臉淚水,便掏出手帕遞給她,“您別哭了,帶著銀子回老家去,起碼有個戶籍。找個靠得住的人嫁了,守節沒什麽意思,貞節牌坊不過就是一道門,而且不定能得到。銀子您私下要留一份壓箱底,以備無患,這世道什麽都不親,隻有銀子最親。”

“不!如果大郎不在了,我活著還有什麽意思?”吳氏不依不撓。張問也不理她,對著門外喊曹安。

曹安進來後,張問交代道:“曹安,你侍候了我張家兩代人,我沒什麽留給你,京師那院子,你留著養老吧。”

“少爺……”曹安動容地跪倒在地上。

“起來,跪著幹啥?那是你應得的,我還覺得給你的東西薄了,要是還剩幾畝地也好。”

曹安不知道說什麽好,拿著袖子抹著眼淚。張問繼續說道:“還得交代你最後為我辦兩件事,第一件,把我後娘送回老家安頓好;第二件,我要是死了,如果能收得著屍身,就燒了,把骨灰灑張家後院那口枯井裏。”

“我不去!”吳氏騰地站了起來,突然見著案上劍,伸手進拔了出來,“有什麽見不得人的?我就是和大郎好怎麽了,曹安,把我和大郎燒在一起……生同衾,死同穴!”

說罷便要抹脖子,張問伸手抓住劍鋒,一股鮮血頓時從劍身上滑落。

張問冷冷道:“您急什麽?這時候死了,不是給我徒添麻煩?把銀票拿來!”

吳氏見張問受傷,急忙丟下劍,心疼地按住他的傷口,聽見張問的話,她便毫不猶豫地把一萬多兩銀子放到了案桌上。

張問笑了笑,看來這後娘還真是個死心眼的人。銀子這東西俗氣,充滿銅臭,可再親的人,談到錢,說不定就不親了,用銀子看人,一看一個準。

“曹安,銀票歸你了,她用不著。”

吳氏為張問包好傷口,張問也不多說,換了官袍,說道:“上城廂的村民,很快就會把人送衙裏,我先去把事處理了。”

張問走到簽押房,也不升大堂,隻待村民把太監送來,打發了村民。魏忠賢等人早已被打得半死不活,皂隸也不認識,直接投進大牢。

典史龔文報來收押名單,張問直接說道:“找郎中給這幾個人看傷,然後放了。”

龔文不解,提醒道:“堂尊,鄉民們說,那幾個人是挖墳的重罪,堂尊是不是要審……”

張問端起茶杯不飲,也不說話。龔文急忙躬身道:“是,堂尊既用印,下官立刻放人。”

張問心中沒有對錯,也沒有好壞,已經到這種時候,他不爽那幫商賈,就偏要反著幹。商賈們不是又想借這件事,多個太監的話柄麽,老子偏不買賬,放了,有什麽證據說是太監幹的?要查我失職,猴年馬月去了!

幾個太監悄悄回到客棧,一個個狼狽不堪。魏忠賢一肚子怒火,要是依著他的性子,恨不得把那狗屁村子一把火燒了,將村裏的人全部活埋。但當他們走到朱由校住的房間門口時,魏忠賢已經將報仇的念頭忘得一幹二淨,他現在更多的是害怕。

門口一個信步巡視的人見著他們幾個鼻青臉腫的樣子,冷冷說道:“主人已經等了很久了,還不進去?”

魏忠賢等人躬身入門,剛一進去,就聽見暖閣裏咳嗽了一聲,嚇得太監們腿一軟,撲通就伏倒在地上。

“啪啪……”魏忠賢使勁扇著自己的臉,“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而王和貴則一個勁咚咚磕頭,直磕得頭破血流。血從額頭上流到他的眼角,王和貴隻能眯著眼睛,眼皮直顫。雙手手心按在地上,連血也不敢擦。

雖然朱由校極可能根本就沒看外麵。

裏麵一個聲音道:“起來吧,這事錯不在你們,在我失算了。”

魏忠賢急忙道:“是奴婢們該死,要早些去,就能脫身了,唉,都怪奴婢膽兒小……那墳地裏,荒郊野林的,就是大白天的,也沒人去呀……”

朱由校咳嗽了兩聲,他不是裝比,是喉嚨真像堵著什麽東西似的,身子骨就是感覺不利索,朱由校問道:“上虞知縣名叫張問?”

“是、是,回世子殿下,張問是丙辰年的進士。”

“你們能這麽出來,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