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逆臣

第十八章蘇有財的來意

字體:16+-

“唉”長歎了一聲,楚漢生看到傷勢嚴重的楚雨還不忘安慰自己,欣慰的同時,也很是難受。看著楚雨,楚漢生心中有些感慨,一個本來在蕭家可有可無的逆子,突然間成了楚家的頂梁支柱,他還記得,就在不久前他還把楚雨趕出家門,如今為了救這個搖搖欲墜的家族,一向紈絝的楚雨今天是吃了太多的苦了,楚漢生內心從感慨變成了內疚,自己以前對這個小兒子的關心實在是太少了。

“雨兒,你先好生歇著,其他的事等你把傷養好了再多作打算吧。”壓著手,製止楚雨的開口,楚漢生接著對旁邊的丫鬟又道:“你們要好生照顧雨少爺,要是有什麽意外,你們知道後果。”

“是,老爺。”

經過了一天比鬥,不但動了腦子,更動了拳腳,受傷躺在**的楚雨也是早有倦意。現在聽到楚漢生的話,也隻能順著他的意思閉上眼睛不再言語。不一會,就傳來了楚雨微弱的鼾聲。

為楚雨再拉了一下棉被,楚漢生看了一眼楚雨,轉身出了房子。

不說楚家如何,此時的蘇家也是亂成了一團。

對著不斷來回走動的蘇有財,蘇雪低聲垂淚道:“父親,我是絕對不會嫁給楚雨這個花花公子的。”

“唉,失策啊,失策啊,想不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蘇有財搖頭晃腦的說到。

“爹,女兒張那麽大還沒求過你,我求求你不要讓我嫁給楚雨。”蘇雪哽咽的說道。

“這怎麽行?擂台比武的結果都出來了,如果你不肯嫁給楚雨,那我們蘇家就成了揚州城的笑柄了,你讓我蘇某以後還怎麽有臉麵對他們?”聽到最後得勝者是楚雨,蘇雪就對蘇有財一直哭鬧著,這讓蘇有財本來就糾結的心情更加的煩躁了起來。蘇雪這麽堅決的態度,是蘇有財沒有想到的。要是蘇雪真的死活不願意嫁給楚雨,那蘇有財就成了言而無信的人了,而後蘇家還怎麽在揚州城立足?

蘇有財的話,讓蘇雪哭的是更加厲害了,淚珠子不斷,斷斷續續的哽咽道:“我不管,反正女兒是不會嫁給楚雨的,爹爹你要是逼女兒,那女兒就死給爹爹看。”

蘇雪尋死的話,讓蘇有財也是嚇了一跳,停下腳步急忙道:“雪兒啊,你可不要做傻事啊,你要是死了,那爹爹我咋辦啊。”

蘇雪不說話,隻是一直哭哭啼啼的,蘇有財也沒轍了。

楚雨擂台比鬥得勝,自己的女兒又死活不肯嫁,搞得蘇有財頭都要爆炸了。

“這樣吧,楚家來比鬥無非也隻是為了我們蘇家的錢財而已,爹爹我就拉下這個老臉去楚家說一下。”考慮了良久,蘇有財還是寵愛自己的女兒更多一些。

蘇有財的話,讓哭啼的蘇雪驚喜了起來,抓著蘇有財的手道:“爹爹,你是說真的嗎?女兒真的不用嫁給楚雨嗎?”

摸了一下蘇雪的頭,蘇有財無奈道:“我先去楚家看看吧,行不行也要看楚家怎麽想了,不過爹爹一定會努力的。”

“我就知道爹爹最疼女兒了。”蘇有財的話,讓蘇雪立馬破涕為笑的搖著蘇有財的手撒嬌道。

“好了好了,爹爹都快讓你搖散架了。”

而此時,與楚蘇兩家不同的是。吳家也陷入了混亂之中。

“混蛋,可惡的楚雨,可惡的蘇有財,我吳家與你們勢不兩立。”看著已經送回府,躺在**不知死活的吳成,本來就怒火滔天的吳霸天那是再也忍不住了。憤怒的摔著房間裏的一切,猙獰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吳宅,嚇得旁邊的管家還有下人大氣都不敢喘,全身都抖了起來,生怕一不小心就惹惱了吳霸天這個煞神。

砸了不少東西,吳霸天的怒火才算減少了點。回頭對著管家齊橫三喊道:“老齊,大夫怎麽還沒有來?不是早叫人去請了嗎?你們都是幹什麽吃的?”一連三個質問,讓齊橫三這個吳家大管家,比較得寵的人也是冷汗大冒。

就算自己再怎麽得寵,那也不過是吳家的一條比較高級一點的狗。齊橫三心裏非常清楚這一點,吳成這個最得吳霸天寵愛的兒子生死不明,齊橫三那裏還有半點大管家的威風了。吳成要是因為救治不及時,深知吳霸天手段的齊橫三都不知道自己會有什麽樣的後果了。

齊橫三急忙道:“老爺,小人這再去打探一番。”

“還不快滾。”暴虐的吳霸天對著齊橫三大喝道。

齊橫三屁滾尿流的跑出了房間。

“哼,這一點點小事都辦不好,都是一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看著被嚇得半死的家丁丫鬟,吳霸天大哼一聲道。

對於暴怒中的吳霸天,一幫被嚇得半死的家丁丫鬟隻能祈禱大夫快快到來了。

“老爺,大夫來了。”又等待了一段時辰,管家齊橫三的聲音急促的傳來。

齊橫三的話,讓吳霸天剛剛壓下的火又冒了起來:“還叫什麽,還不快快帶大夫進來。要是成兒有個三長兩短,你們通通都要跟著陪葬。”

吳霸天的怒吼,讓所有人的臉色都蒼白了起來。熟知吳霸天為人的眾人,可不會以為吳霸天隻是說說而已,要是吳成真的死了,吳霸天絕對能做得出讓所有人陪葬的事情。

大夫的到來,總算是讓吳霸天心急的心稍微好了點。經過大夫的確診,雖然吳成傷勢頗重,但好在救助及時,並沒有生命危險。這不但讓吳霸天鬆了一口氣,連管家齊橫三也放下了心中的石頭,更不要說被嚇的半死的下人了。

……

第二日,午時,楚宅

“哈哈,我蘇某不請自擾還請肖老板見諒啊。”

楚家大廳內,蘇有財哈哈大笑道。隻不過看那表情,那裏有半點的不好意思。

“那裏那裏,蘇老板能親臨鄙舍,那就是對楚家莫大的榮幸了。”花花轎子人人抬,楚漢生也謙虛了一句。

兩人托讓一番相互就座之後,下人為兩人各上了一杯熱茶。

“唉!”楚漢生歎了一口氣接著道:“造化弄人啊,想不到幾經周折我們楚蘇兩家還是結為了親家,楚某心裏欣慰啊。”

楚漢生這一開口,讓本來思考著要怎麽開口的蘇有財,一下子就愣住了,這讓他如何開口是好啊。

見蘇有財不說話,楚漢生接著又道:道:“今天不知道蘇老板光臨寒舍所為何事呢?”蘇有財突然到來,楚漢生也很是疑惑。

“嗬嗬,楚雨雖然昨天得勝,我聽說傷勢頗重,我今天是特意來探望一下的。”蘇有財還是忍住了沒有說出口,本來也是,昨天楚雨才剛剛擂台比賽奪勝,今天難道要說自己的女兒不願意嫁給楚雨,特意來談判的?作為一方人物的蘇有財想想都臉紅,丟不起那個人啊。不過他也不愧是老狐狸,幹笑了兩聲,就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

你會擔心雨兒?信你才見鬼了。要是擔心的話昨天就能找人把楚雨護送回來了。對於蘇有財的話,楚漢生心裏一陣的鄙視。隻不過現在楚家還要依仗蘇有財,而且兩家也很快就能結成親家了,楚漢生也懶得揭穿,免得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雖然心裏誹謗著蘇有財,但楚漢生臉上並沒有表露半點,笑嗬嗬的道:“蘇老板有心了,雨兒雖然是受了點傷,但情況還好,休養幾日就無大礙了。”

“如此甚好,楚侄兒我看著也很是喜歡,要是出了什麽意外,老夫心裏也會有愧與肖老板的。”蘇有財一臉擔心愧疚的道。

這個老狐狸,對於蘇有財的話,楚漢生不置可否,隻是為了不失禮開口叫蘇有財喝茶,接著笑道:“既然蘇老板今日來了。我們就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商量一下他們年輕人的婚事,你看如何?”

蘇有財幹笑了兩聲,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隻好敷衍道:“不急,不急。”

“不急?這眼看就要過年了,當然是得讓兩人年前晚婚吧?楚漢生急道,其實楚漢生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對賬的日子馬上就要到了,一定得讓楚雨跟蘇雪趕在前麵完婚,到時蘇有財不出手幫助楚家都不行,難道他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吃苦嗎?要是他知道楚漢生是來談退婚的,可能早就發起飆來了。

蘇有財沒有接話,一時間,兩人都沉默了起來,碩大的大廳隻剩下不斷嗑茶的聲音。

“其實,我今天過來是想找楚侄兒聊一下的,還望楚老板能夠通融一下。”茶過三杯,還是心裏裝著事的蘇有財先忍不住了。

考慮了頗久,蘇有財還是覺得先探查一下楚雨的口風為好,要是楚雨能夠答應自己的要求那自然是最好,如果不答應,自己還有回旋的餘地。

“哦,原來蘇老板所來是為了見雨兒,但不知蘇老板要找雨兒所謂何事呢?”無事不登三寶殿,楚漢生早看出蘇有財的猶豫,楚漢生可不是傻子,一猜就能猜到那婚事出了啥狀況了,但他也隻能裝作不懂道:“隻是我家雨兒現在臥病在床,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