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逆臣

第二十六章,再起風波

字體:16+-

看著滿臉堆笑看著自己的老鴇,楚雨渾身雞皮疙瘩直起,幹笑了兩聲道:“原來是醉花樓的老鴇啊。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沒想到醉花樓也這麽早開業?”

“難道楚公子您忘了,花燈會的時候,我們醉花樓可是通宵達旦營業的。”老鴇很是迷惑,這花燈會期間青樓通宵達旦營業的事情,楚雨這個青樓常客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清的,今兒個怎麽就犯糊塗了?難道上次擂台比賽人沒死這腦袋卻被打壞了?老鴇惡意的想著。

要是楚雨能看穿人心,一定會讓老鴇知道花兒為什麽會這樣紅,人在什麽時候會傻掉的。

可惜楚雨沒有那個無敵的異能,隻能尷尬的岔開了話題:“這個,這個最近本公子我也是忙暈頭了,這一下子就忘記了有這回事了。”

楚雨的解釋雖然不盡人意,但老鴇也不打算追究個究竟,依然眯著那雙眼睛對楚雨道:“那楚公子今兒個要不要跟小青小紅再敘敘舊呢?要知道楚公子你這麽久都不來,可是讓小青小紅一幫姑娘們都等的望穿了眼。”

難得一次撞到楚雨,老鴇為了讓楚雨進去,可是煞費了苦心,浪費了不少的口水。

事情當然不是老鴇說的姑娘們有多想楚雨,老鴇要的就是楚雨懷中那白花花的銀子而已。

畢竟楚家在蘇有財的幫助下已經度過危機,楚雨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銀子鈔票了。撞到楚雨,老鴇沒理由不努力一下。

老鴇的話,讓楚雨臉上掛滿了黑線。打了個哈哈,楚雨正想著要怎麽脫身。

“楚公子,您看?”沒有得到楚雨的回應,老鴇也有點擔心了起來。難道這個花花公子真的改性子了?要是以前,不用自己開口,這個花花公子早就進去了,順便還賞給自己不少碎銀。現在花費了不少的口舌,也沒見到楚雨想要進去的打算,老鴇也很是迷惑。

“這個,我想起了本公子還有事情要做,這有時間本公子再來作樂一番吧。”眼珠子轉了幾下,楚雨說出了這麽個爛的沒邊的借口。

沒等老鴇下文,楚雨說完就撒腿離開了這個讓自己渾身不舒服的地方。雖然楚雨在現代的時候也有去紅燈區,但畢竟剛來明朝不久,楚雨還沒有完全適應這裏,更不要說逛沒有套套,沒有任何保險的古代青樓了。楚雨可不想得啥花楊之類的玩意。

看到楚雨突然逃跑,老鴇也急了:“楚公子,楚公子,你這是為啥跑啊?”

遠離了醉花樓,楚雨拍了拍胸口,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今天出門沒看黃曆,瞎晃蕩也能晃到醉花樓來,人品不佳啊。”出現這樣的情況,楚雨也很是無語。好在自己閃得快,沒有被老鴇忽悠的再次失身,這總算是讓楚雨鬆了一口氣。

晨曦慢慢升起,拋開了讓人鬱悶的事,走在揚州城的古道上,楚雨的心情也慢慢的變得愉悅起來。

“救命啊,嗚嗚…”突然間,一個低嗚的救命聲傳到了楚雨的耳中。

想不到一大早就諸事不順,剛剛才逃離讓自己尷尬的地方,想不到一轉眼的功夫,又碰到打家劫舍的破事。楚雨正要想著是不是等下回家的時候多上幾柱香拜一下祖宗了。

“救命啊…”看到來去匆匆的行人,本來也不想搭理的楚雨也不能裝作聽不到了。

要知道這可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急走了幾步,轉過一個比較隱蔽的死角,映入楚雨眼前的卻是一個壯漢正在拉扯一個二九芳華的女子。

麵容姣好,身材瘦弱的小女子哭泣著極力的掙紮著,隻可惜口中被壯漢的手捂住,隻能發出一些嗚嗚的求救聲。

被撕裂的衣服,激烈掙紮的女子。我靠,這不就是傳說中的霸王硬上弓嗎?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做這般勾當。看到如此情景,一向對這樣的事情沒有半點好感的楚雨怒了。

“你麻痹的,什麽不好你學霸王,我艸。”大喝一聲,楚雨幾個疾步來到兩人麵前,快速的一拳就打在了壯漢的臉上。

一瞬間,那個壯漢就鼻子下塌半寸,血飆的滿臉都是。

“馬拉戈壁的,不打得你滿地找牙你就不知道花兒為什麽這樣紅。”楚雨一邊咒罵著,一邊揮舞著拳頭打向壯漢的身上。

“啊…啊…楚雨殺人了,楚雨殺人了。”想不到壯漢還認識楚雨,被打的時候還哭天喊地的叫著。

沒想到這個學霸王的家夥還認識自己,這可讓楚雨很是意外,隻是拳頭的速度並沒有停下半分,隻不過落拳的力度倒是減了幾分。

“既然你認識本公子,為何要做如此不入流的事情?再說了,你是誰?”不知這個壯漢是何許人物,楚雨也想搞清楚狀況。

隻不過,被楚雨打倒在地的壯漢並沒有回答楚雨的問話,隻是不斷的大聲喊著楚雨殺人了。

沒多久時間,幾人的身旁就圍滿了聞聲而來的觀眾。

一時間,並不寬敞的角落裏就塞滿了人。

不知道生了何事的人群,也隻是對著楚雨幾人指指點點而已,並沒有人想過要阻止楚雨的暴力行為。畢竟,經過擂台比鬥之後,認識楚雨的人還是不少的。也知道以前這個不學無術的紈絝的拳頭有多厲害,看看還躺在病**的吳成就知道了。

“楚雨,你這個禽獸不如的花花公子,今天我李峰跟我家娘子出來逛街,你居然意欲對我娘子不軌,調戲不成竟然惱羞成怒,不但要強暴我家娘子,還對我出手傷人,諸位揚州城的父老鄉親,你們可要為我李峰作證啊。”躺在地下的李峰聲色並茂的大罵著楚雨,不但為自己想為自己擺脫幹係,還把一頂大帽子扣在了楚雨的頭上。

聽到李峰不知悔改,還出口汙蔑自己,楚雨那是氣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

掄起拳頭又是一拳打在了李峰的嘴牙之上。

“噗”受到楚雨的一記重拳,李峰一口鮮血噴出,連帶著還掉了兩顆門牙。

“楚雨惱羞成怒,想要殺人了。”掉了兩顆門牙,李峰說話都有點漏風了。

“馬拉戈壁的,你還在顛倒黑白,明明是我聽到有人喊救命趕過來,卻看到你意欲對那位姑娘實行強暴,你這個下流玩意居然還敢倒打一耙。我去你妹的。”李峰的話,無疑是火上澆油。楚雨本來隻是用拳頭,現在連腳都用上了。

狠狠的踢了李峰幾腳,看到李峰暈過去,怕打死人,楚雨這才停了下來,對著圍觀的人群道:“各位揚州城的父老鄉親,我楚雨以前雖然是花花公子,但還沒有做過如此下作的事情。”停頓了一下,楚雨接著又道:“這件事是這樣的,今兒個早上我吃完早飯之後,就出來溜達了一下,想不到來到這裏卻聽到有人喊救命。本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就趕了過去。一來到這裏卻發現這個自稱李峰的無恥之徒正要對那位姑娘施暴。朗朗乾坤之下居然有這種事發生,我楚雨哪能讓這種事發生。

一怒之下,就把這個無恥之徒打倒在地,剩下的,各位揚州城的父老鄉親也應當知道了。”指著那位衣服紛亂的女子,楚雨細細的把事情的起因經過說了出來。

聽到楚雨的解釋,圍觀的人才恍然大悟。楚雨說的沒錯,雖然以前這位楚公子的確是一個花花公子,但也沒有聽說過有什麽欺男霸女的惡行,圍觀的人也相信了楚雨所說的話。接著紛紛譴責譴責已經昏迷過去李峰,要不是看到他已經昏迷,說不定也有人補上兩腳了。

“他撒謊。”就在這時,那個剛剛被施暴,還在哭泣女子。卻指著楚雨憤恨的說道。

一時間,不說別人,連楚雨都傻眼了。馬拉戈壁的,幫了人還被汙蔑?我就知道好人一向沒好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