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小二要成仙

第6章 兩次偷襲

字體:16+-

正躲在一叢灌木中恢複靈氣的方言,聽到了矮個師兄的喊聲,心中一陣突突。

“你也是名門大派之人,卻隻會做這種背後偷襲之事。再不出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方言突然感覺到周圍的靈氣起了陣陣波動,哪敢繼續躲在那裏趕緊一個閃身出了灌木叢。

“恩?怎麽是你,那女人呢。”矮個見出來的是方言,不由納悶道,這小子怎麽活下來了。

方言這時也明白了,這矮個隻當是那女子將他師弟殺死,還沒懷疑到自己,假裝戰戰兢兢的說:“仙長,我去方便了一下,剛出來這位仙長就成這樣了。沒我什麽事情啊。”

矮個一時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師弟和自己修為相差不大,如說差點也是毫厘之間,想不到一招之下就被殺死,雖然是占了偷襲的光,思量間,眼睛瞟到了方言的衣服上的血跡:“你還敢騙我?”

方言感覺脖子一緊,自己便被提了起來,方言也不知道比自己還矮不少的矮個是怎麽把自己提起來的。

“你再不出來,這小道士可就沒命了。”矮個一手抓著方言的領口,另一隻手中握著一張紫灰色的旗子,嘴中大聲喊道,

方言感覺自己像是陀螺一般被矮個提著轉了幾個圈,矮個見那女子還是不露麵:“好,不出來是吧,那就別怪我了。”

方言感覺自己脖子上像一個收緊的鐵箍一樣,越來越緊,不是方言不想像剛才那樣出其不意祭出飛劍,而是方言感覺到矮個身上這件黑色的衣服很是古怪,裏麵充滿了靈氣波動,要是自己一下沒得手那可就真的萬劫不複了,不過到了現在,也顧不得這些了,方言準備不顧一切,孤注一擲祭出飛劍。

“住手,枉你還是個修士,竟拿一個普通人來要挾。你覺得這管用嗎。”卻是石室中那女子出來了。

“你竟然恢複了,不可能,我明白了,你肯定是用修為壓製住了傷勢,鬥了這麽久,你的靈符也該用光了,我看你能堅持多久,哈哈,你還是認命吧。”說話的同時,向方言後脖處擊了一掌,將方言擊出幾丈遠,眼看是不能活了,接著雙手一揮,手中旗子中幻化出數隻黑鴉,呱呱叫著飛向了女子。

女子身上一陣靈氣波動,出現一件黃色的盔甲,和矮個身上的黑色衣服類似,將身體包裹起來,右手拿出一柄飛劍,手一樣,幾道亮晶晶的東西飛向了黑衣矮個。

黑衣矮個根本不在意女子發出的那幾道冰晶,隻是將胸口一挺,那道冰晶碰到黑甲後,隻僵持瞬間便消散了,

那邊女子卻似乎很是忌憚這七隻黑鴉,右手飛劍不停揮動,小型的冰針不斷飛出,七隻黑鴉也在冰針的不斷打擊下越來越淡,終於消散了,隻是最後一隻消散的地方距離女子不過尺許,這時候,又七隻黑鴉已然飛到半途,女子不敢停歇,繼續發出冰針攻擊黑鴉,但是還是有兩隻飛到了跟前,砰砰撞上了女子的盔甲,一陣黑煙冒起,女子盔甲上又多了幾個焦黑的印記。

第三波黑鴉已經飛過來了,女子將左手一揮,一隻小巧的銅鍾扔出去,瞬時變大,將女子罩了起來,幾隻黑鴉還沒有接近大鍾,便紛紛消散了。

有了銅鍾的防護,女子伸手往嘴裏扔了兩顆丹藥,右手一揮,也是數到冰晶排成一條直線攻向了矮個師兄。

矮個師兄看了,不怒反喜:“嗬嗬,想不到你已經祭練了,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最多不過驅使數次而已,等這幾次過了,我看你還有什麽辦法。”

一排排的黑鴉從那杆旗中飛出,不停的撞向女子身前的銅鍾,方言已經緩了過來,扭頭看著這邊的爭鬥,這時候女子臉色蒼白,那銅鍾也搖搖欲墜,眼看銅鍾就要消散了,隻見她一咬牙,伸手從懷中掏出一枚小小的泛著白光的物件,幹脆不再管銅鍾了,隻是運轉全身靈氣輸入手中的物件中,慢慢的,那物件光亮起來。

黑衣矮個看到這種情景,也十分吃驚:“符寶?你竟然還有符寶?”不要命的將靈氣輸入手中黑旗之中,黑鴉比之前更迅速的幻化出來,衝向女子身前的銅鍾,就在銅鍾將要被衝破的片刻,女子冷笑一聲,將手中的符寶扔了出去。

黑衣矮個顧不得再驅使黑鴉,將黑旗一收,從身上掏出幾件東西,兩件攻向飛來的符寶,其餘幾件層層疊疊將他包裹了起來。

隻聽得女子嘴裏一聲:“赤炎星雨,爆。”

方言感覺自己被人攔腰拖走,抬眼望去,一顆顆巨大的火球像下雨一般,砸向了矮個師兄,‘轟隆隆’一聲巨響,包括自己剛才待的地方,周圍數十丈內一片狼藉,如果不是自己被拖開,自己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了,如此猛烈的攻擊,隻怕是神仙也難逃。

方言這才發現將自己拖走的是那名女子,心中感激,不過此時的女子也狼狽不堪,身前的銅鍾早已消失不見了,身上的盔甲也沒了,那件鵝黃的衣服上破損了幾個洞。

方言發現此刻的女子十分的緊張,眼睛緊緊盯著對麵的爆炸處,難道這樣情況下那個矮個師兄也死不了?

火球持續的時間並不長,片刻後,女子放下方言,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剛才矮個師兄站立的地方,方言感激女子的救命之恩,雖然覺得自己這點法術起不到什麽作用,還是跟在後麵走過去。

已經見識過剛才的法術爭鬥,走到跟前,方言還是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本來一片平地上出現一個方圓十丈,深有數丈的深坑,這裏可是山坡,腳下都是堅硬的石頭,這要多大的力量才能砸出這麽大,這麽深的一個坑來。

就在方言還在震驚的時候,感覺自己衣袖一動,女子拉住自己想向後退去,卻不料她此刻已經是油盡燈枯,再沒有一絲的力氣了。

“哈哈哈,我還沒死。”

方言聽到矮個的聲音,看看身旁的女子,不假思索,攔腰抱起,向後方跑了幾丈遠,便覺得自己的領口再次被人抓住,正是矮個男子。

看著眼前的黃衣女子和方言二人,黑衣矮個眼中的怒火冒出:“還真是一對有情人啊,剛才你救你的小情郎,這會兒又是小情郎來救你,你倒是沒有看錯人啊,放心,我一定讓你們的魂魄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黃衣女子艱難的從方言手上脫開,站立起來:“這位小兄弟我不認識,和你我之間的事情無關,紫光鍾給你,我任由處置,讓他走吧。”

矮個師兄冷笑幾聲:“我不會自己拿嗎,放他走?你要是不放出符寶還有可能,現在?要是被你師門知道了消息,我這輩子就不要再想出宗門了,想不到你修為這麽高,中了三枚噬靈針還能毀掉我保命的靈光符,哈哈,我定要將你們二人的魂魄都收取了,回宗門煉製一杆玄陰幡,不然我還真對不起你的關照。”

正在喋喋不休之時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個聲音:“臭矮子,死去吧。”便覺得自己胸前一陣劇痛,心口處一柄飛劍穿體而過,體內還有一陣火係法力在損毀自己的內髒,待到感覺自己體內的飛劍一個扭轉,矮個師兄的心髒已然被攪了一個粉碎:“啊。”

啪啪兩聲,方言和矮個師兄先後摔落在地上,黃衣女子驚異的看看眼前的情景,矮個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心髒被攪碎除非是元嬰以上修為才能活命,也要修為大減,何況矮個師兄一個小小的煉氣期修士。

如果不是黃衣女子的一張符寶,如果不是矮個男子一直認為黃衣女子才是最大的對手,方言不過是一隻螞蟻般存在的話,方言也不可能連續兩次得手,不過這次可是真的徹底透支了,體內本來還沒有恢複的靈氣消耗一空。

活下的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女子先走一步進了山神廟,方言順手將矮個的東西也收了起來,隨後也進了山神廟,回到石室中,分別坐在地上恢複靈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