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小二要成仙

第43章 掃地出門

字體:16+-

這次路上並沒有碰到什麽人物,一路很順利,四天後,方言停在了墨靈宗落雨峰自己的住所前。

剛剛回到墨靈宗,就發現氣氛有些異常,隻要看到自己的人都在指指點點,方言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也沒有太放在心上,徑自回了自己的居所。

有人?方言一進屋便發現出一絲不對勁,大門的守護陣並沒有異常,但是屋中卻有別的痕跡,好似憑空出現在屋中過一樣,方言小心的查探了半天,發現屋裏並沒有人,留下這些痕跡的人已經不在屋中了。

是什麽人到我的屋裏來過?方言坐在蒲團上暗自思量,肯定不是姬瑤光和月玲瓏,自己在墨靈宗認識的人沒有幾個,秦陽封妍是在蒼茫山才熟悉的,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住在什麽地方,再說也沒有理由要來自己屋中。除了這三人人外,就隻有南宮慕南宮玉姐弟倆了,可是他們又為什麽來這裏呢,找赤蟬卵?白癡也知道這麽重要的東西肯定隨身攜帶,方言思索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索性不再理會了。

很快方言就知道自己想避也避不開,方言才坐下沒小半個時辰,大門口就有傳訊符閃動,方言出來發現來人並不認識。

“這位師兄,可是找在下?”

“方言師弟,正是找你。”

“還不知師兄如何稱呼,所為何事?”

“我是墨靈峰的武誌國,方言跟我去一趟墨靈峰吧,姬長老雪長老也在那邊,至於什麽事情,你過去就知道了。”

一頭霧水的方言跟在武誌國的後麵,幾次開口試探都被武誌國帶了過去,知道從他這裏得不到什麽東西,索性不問了。眾多同門看到武誌國後麵的方言,不知道是一副什麽表情,惋惜?慶幸?

“啟稟掌教,落雨峰方言帶到。”

二人停在墨靈峰一間大殿前,武誌國先進去通稟一聲。

“讓他進來吧。”

聽到聲音的方言邁步進了大殿,究竟是什麽事情,竟然驚動了掌教大人,那可是差一步就結丹的大修士,自己不過一個剛入門大半年的煉氣期弟子,無論如何也不應該和掌教有什麽關聯啊。

進到殿中,方言發現不僅姬落雨雪琉玥二位長老在,清薇峰的呂長老也在,還有一位方言不認識,看樣子應該是紫林峰的紫林長老,幾位長老坐在左手一排,讓方言驚奇的是對麵還坐著一人,而他身後站著一人卻是方言認識的,宋師問。

方言心中咯噔一聲,想不到竟然是宋師問,看打扮那一位肯定是太一宗的長老之類了。

“弟子方言見過掌教大人,見過各位長老。”

幾位長老包括那名不是墨靈宗的青衣修士都在打量著方言,認識方言的幾位是在驚訝,幾個月不見,方言的修為又增長了不少,不認識方言的火道長和紫林長老則是有些納悶,煉氣五層的修為是如何將一名煉氣十層的修士殺死,就算是偷襲也不應該啊,何況旁邊還有一名煉氣十層的宋師問。

太一宗的周文武也有些奇怪,扭頭問宋師問:“你可能確定,是這人殺死了我孫兒周天星?”

方言聞言才知道原來這位是周天星的親爺爺周文武

方言不知道的是,周文武一百多歲才有了孫子,平素最喜愛自己的孫子周天星,為了給周天星報仇,他們在墨靈宗已經待了三天,

“是他,就是他,偷襲殺死了周師弟。”聽到火道長的問話,宋師問立刻叫了起來。

方言剛剛進殿,宋師問看清楚了,在蒼茫山損失了那麽多的東西,讓宋師問每每想起都心頭滴血不止。不過宋師問也沒有將實情告訴周文武,隻是說方言偷襲得手,而自己當時重傷,方言有四五隻蜂獸靈寵,不敵之下,他才撤離,等回去的時候,已經不見方言蹤影了,至於被方言搶去的東西,提都沒提,要是被同門知道自己被一個煉氣五層的小修士搶了東西,一輩子都別想再抬起頭來。

看到眼前的幾人,聽了宋師問的話,方言頓時明白了來時路上眾人的眼光是什麽意思了,原來他們早就知道了等待自己的什麽人,不過方言還是不信,墨靈宗會把自己這麽交出去。

“掌教大人,姬長老,喚弟子來所為何事。”

聽到方言的問話,姬落雨似乎有些不忍,扭頭沒有答話。

火道長開口了:“方言,你在蒼茫山殺死過一位太一宗弟子?”

“就是他,師祖,一定要為周師弟報仇啊。”宋師問卻怕方言講出實情,他不知道當時他的一擊並沒有殺死周天星,周天星最後還是死在了方言手上,情急之下卻是說出了事實。

看到姬落雨的態度,方言暗叫一聲不妙,似乎墨靈宗是想犧牲自己,方言一時間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

大半年的修真生涯,方言自然知道太一宗是一個大宗門,比墨靈宗要強大不少,但是太一宗雖然勢大,但也不至於如此啊,竟然殺到墨靈宗宗門來討要自己,如果自己被帶走了,那墨靈宗眾位長老還如何服眾,如何向後輩弟子解釋,難道就不怕人心冷了?

“掌教大人,姬長老,雪長老,榮我說一句話,那周天星並不是我殺。”方言剛剛開口說話,突然感覺自己身體一緊,渾身法力似乎被鎖住了一般,自己完全無法運轉半分,就連開口說話也不能了,隻能直挺挺的站在那兒。

“到了此時,還要狡辯,本以為你也是個人物,想不到竟是如此軟骨頭。火道長,幾位道友,叨擾了,這是青雲決。這人我就帶走了,我答應你們不會殺他就不會殺他,隻不過將他的修為禁錮了,半個月後,太一宗本人的結丹大禮,還望各位參加,告辭了。”

被方言一句話驚出一聲冷汗的宋師問,正要繼續大喊,便看到方言已經被周文武禁錮了,不由長出一口氣,心中道:“小子,師祖說不殺你,我也不好殺你,不過回去後,我的東西我一定要取回來,別人不知道你一個煉氣五層的修士有多富有,我可是知道的,不僅我的乾坤袋,就連周天星死鬼的乾坤袋也在你身上啊。現在修為被禁錮,隻有幾隻二階靈寵,我看你還能如何。”

方言自然不知道此刻宋師問想什麽,不能動彈的他卻能聽到極為長老的說話聲,原來如此,不過是一部法訣,墨靈宗就將自己出賣了,方言並沒有覺得多恨,隻是感覺修真界實在是太實際了,自己一命價值就是一部法訣,不知道那部青雲決是部什麽樣的功法,竟然讓幾位長老都同意出賣弟子來換取。

隻是自己為姬瑤光月玲瓏準備的禮物送不出去了,還有秦陽師兄,說好以後常走動,看來也沒機會了。

方言對於墨靈宗並沒有多大的歸屬感,除了姬瑤光月玲瓏二人外並沒有一個親近之人,聽那位的口氣好像不準備殺自己,如果要讓自己活下來,今天的一切都會加倍取回來。隻是不知道這位周修士將會怎麽對付自己,也和他孫子一樣要煉魂嗎,無論怎樣,自己現在一點辦法都沒有,剛才聽到他的結丹大禮,原來已經是結丹修士,結丹修士如此強大?自己根本沒有感覺到法力波動,便已經被擒住了。

周文武說完,一揮手,出現了一件葉形法器,他一手提著方言,一手提著宋師問,很快就離開了墨靈宗墨靈峰。

看著遠遠離去的周文武,幾位長老還有些鬱悶,不過再看看火道長手中的青雲決,這一絲不滿立即煙消雲散了。

“走,幾位師弟,我們一起到密室中研習一番青雲決。”

“好,師兄請。”

“師妹請。”

“武誌國,你出去向眾弟子宣布,落雨峰弟子方言背叛宗門,殘害同輩,現已被逐出墨靈宗,以後墨靈宗眾弟子要以此為戒,一旦發現,嚴懲不貸。”

(新書請支持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