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捕文書

第百六十三回

第百六十三回

太後果然是十分寵信渡芳年的,聽了她的話,伸手在她香腮上頭一捏笑道:“你這個小人兒,倒會回護你二哥哥,那就這樣辦吧。 ”

飛天見渡芳年為自己解圍,十分感激對她報以一笑,渡芳年也頑皮地對著他吐了吐舌頭,於是飛天起身謝恩,接了誌新出宮去了。

駙馬府中金喬覺正在悶坐翻看兵書,忽然外頭金福兒笑嘻嘻的進來說道:“老爺,您猜猜是誰來了?”金喬覺漫不經心說道:“左右不是你們大奶奶的,旁人我也懶得猜了,你是府裏的老人兒,怎麽今兒倒學會了賣關子……”

但聽金福兒身後有人撲哧兒一,金喬覺聽見分明是姒飛天的聲音,霍地站起身子,走到金福兒身後一瞧,果然瞧見是飛天帶著誌新站在門口含笑看著自己。

金喬覺也顧不得還有旁人在這兒,上來就拉了飛天的手說道:“怎麽要回家也不事先打個招呼呢,我好幾日不回內宅去睡了,這會兒還沒收拾。”又命金福兒快傳人去拾掇拾掇。

飛天見還有孩子在身邊,連忙掙開了他的手,微嗔道:“斯斯文文說話兒吧,你又不是念書的學生了,比你兒子還不沉穩……”金喬覺方才覺出不對來,也是臉上一紅,鬆了手,卻問誌新道:

“怎麽,你們學裏放假麽?”誌新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皇祖母說了,看我年紀小,又生長在民間,不習慣跟那些天潢貴胄拘束在一起念書,準了我回家跟著酆大先生溫書,多住些日子再開新書也使得,白羽跟了回來,這會子在外頭客房陪爹娘說話兒呢。”

金喬覺聽了更加歡喜說道:“既然這麽說,這回咱們家算是團團圓圓的了,你們從宮裏出來吃飯了沒有呢?”

飛天搖了搖頭說道:“這幾日娘身上不大好,晚飯都是吃些清淡的東西,誌新正長身體,我們就沒有陪著用膳,想著回家來吃。你若還沒吃飯,等我下廚燒幾個菜,請了大哥和姐姐一家,並酆大先生一起坐坐吧。”

金喬覺笑道:“這樣倒好,隻怕累壞了你。”飛天搖了搖頭說道:“宮裏的規矩不一樣的,太後生病,我做子女的反而不讓進去服侍,所以這幾日閑的很,倒想著做些家事了。”金喬覺聽了隻得依著他下廚,自己去前麵請了戰天刃一家和酆玉材,一起吃了一頓團圓飯。

到了晚上,飛天原本打算帶著誌新睡的,倒是孩子懂事,說父母多日未見,自己在宮裏時已經有母親陪伴許久,這次回家也好些日子不見酆大先生,就睡在他書房裏很便宜,飛天聽了覺得孩子越懂事,就與金喬覺搬回了內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