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起波斯灣

2章 八棱紫金鐧

字體:16+-

趙伏波不像東房裏的大郎趙旭,他爹趙無極掌管著家裏的馬群交易,識些相的小廝們一個個巴結都嫌來不及。唯一隻有眼前的鈺兒姑娘,對他一如兒時那般親熱。

“罷了、罷了,你讀吧,我好好背就是,背好了我們……”

隻一句,舒鈺兒卻又漲紅了臉,跺著腳嘴裏嗔道:“哪個跟你是‘我們’,隻是我教你背書,你便教我些本領,我們互不相欠便是!”

雖然舒鈺兒訓斥了他幾句,但卻開始朗聲讀著《孫子兵法》,引著趙伏波一道背起來。

不知為何,這時的趙伏波地不再看著沙地發呆。聽著舒鈺兒清脆的聲音,那些總也背不下的兵法,倒也就慢慢都記得了。

不幾日,便是趙氏兄弟一季一考的日子。

大廳裏飄散著一些檀香的味道,牆上卻是一幅龍行九州的大圖畫。

張牙舞爪的巨龍淩空而舞,兩個巨大而又威嚴的龍目,常常使趙伏波感覺到有些害怕。尤其是要考背書的時候,對於那條龍與前麵坐著的三娘同樣害怕。

憑心而論,三娘長得並不醜也並不老。雖然她拄著龍頭拐,不過高聳的發髻頭上的釵環,依然苗條身段上的綢衣,依然使人可以輕易想象得出她年輕時的模樣。

隻是,倘若加上兩條描畫的斜飛入鬢的長眉,再加上圓睜的杏眼繃著的臉,早就使周圍的人不得不屏住氣息。

與自己的叔伯兄長趙旭一起跪在地下,他可不像那個外表斯文的兄長那麽老實,時不時都要從眼角偷偷看下周遭的人。

站在兩旁的人並沒有多少,除過從外麵趕來的四大莊主之外,就隻有家中地位崇高的家將的首領。這時家裏的仆役、老媽子正在三娘身後的供桌上布置著供品,一些丫頭也給在座的諸首領獻上香茶與果品。

坐在三娘兩側椅子上的四位莊主,一年也隻能在今天回來一次。除過與掌家的夫人一起查看家中兒郎的武器、學問之外,就是向掌家的夫人報告他們上一年生意上的得失。

其中建在大通布島(今波斯灣的霍克木茲海峽)上的瑞玉莊的舒柏安舒莊主就是舒鈺的爹,他有一張不怒自威的方臉,按照宋的人規矩,頜下留下了三綹長髯。使趙無極常常感覺到好奇,相貌這麽威猛的爹,怎麽就養得出如同舒鈺兒那麽好看的女兒。

他莊上燒的瓷器、製的絲綢,是趙家除過養馬、販馬之外的另外一項主要收入。中原來的宋人,多將貨物放在他那裏,由他運向黑衣大食銷售。

四個莊子裏,瑞玉莊最大,每年交給黃沙城的錢也最多。除過瑞玉莊外,其餘三個莊子都修在前往勃薩羅(今巴士拉)城的路上。

最靠近勃薩羅城的是以運送貨物為主的紫雲莊,那兒多數都是阿拉伯人。是以東、西方貨物交易為主的一個大巿集。並從這兒把來自中原的貨物通過底格裏斯河或者幼發拉底河,分別運向勃薩羅又或者直接到達黑衣大食(阿拉伯帝國)哈裏發木思塔辛居住的首都——巴格達。

甚至坐在那兒的莊主,也長著一付阿拉伯商人的臉。

精明的小眼睛中間是一個略為鷹勾的鼻子,那下麵的胡子就像兩隻揚起的鷹翼那樣。隻可惜胡子尖處卻起了卷,倒好像是長了卷毛的鷹。

大家都管他叫哈桑,除過瑞玉莊外,這是第二有錢的家夥。

稍近一些的莊子名字有些怪,被稱為羽林莊。那裏主要是來自黃沙城的教頭,販賣並訓練結合了中原特點的馬穆魯克騎兵。

莊主魏臻雖然他的相貌也很威嚴,與瑞玉莊的舒莊主比起來,他卻是個豹頭環眼的人,一看就是那種勇猛無畏的勇士。

幾個莊主裏,這是最與趙伏波最合得來的家夥,甚至趙伏波身上穿的那付,模樣有些怪的常使他怨恨不已的皮甲都來源於他。

背心式的皮甲共有三層,外麵與最裏麵都是牛皮,而中間最扯蛋的完全是一層厚鐵板。魏臻給他的時候,是這麽說的。

“二郎,這鐵甲背心不但可護得你周全,而且可以使人強身健體!”

“好你個魏臻魏狗熊,有一天老子得了勢,不但要讓你穿鐵背心,還要讓你穿鐵褲頭。還強身健體,這麽重的鐵甲純粹是要謀害老子……!”

對此,成天背著這幾十斤重的鐵甲來去的趙伏波可不領情。但沒什麽權勢連爹娘也沒有的他,可不能抱怨不是,就隻好在心裏悄悄的罵。

因為羽林莊那些騎兵的戰馬,都來自於距離黃沙城最近的,以販賣馬匹、牲口為主的疾風莊。況他又是最窮的一個,在四大莊主中地位最低。不知他在外麵是一付是什麽德性,隻是在家裏的時候,對於其他三個莊主,都恭敬的很。

再近些的便是趙伏波的叔叔趙無極的疾風莊,主要替趙家養護畜群,提供肉、奶製品與戰馬等牲口。

趙家自居的黃沙城處於黑衣大食的“科特行省”(即古科威特),這個名字在阿拉伯語中有“糧倉”之意。黃沙城建在蘇比亞海角處,它帶有海港與集市,是附近牧民們進行交換商品的地方。

這裏是趙家事業的根本。

即打造船舶,也打製镔鐵兵器(大馬士革鋼)同時還住有許多農人,種植水稻又或者小麥子。在這裏居住的人,除過那些二轉子之外,更多的則是身具漢人特征的趙家後人。

“叮……”

一聲清脆的謦聲響起,原本在一旁伺候著的雜役以及婆子們立即肅身退出。當中坐著的三娘,則輕輕的頓了三下她的龍頭拐。

在寂靜無聲的大堂上,三聲沉重的隱含著金屬聲音的拐聲趕跑了所有人心裏的雜念,一個個都收拾起全付心神,參加趙家這一年一度的大典。

“舒鈺兒!”

“奴婢在!”

為了今天的大典,舒鈺兒收拾整齊莊重。新做的上房裏的丫頭才能穿得綾羅綢緞質地的宮裝,使她看起來像是一朵花中魁首那麽漂亮。

她的出現,引的跪在最前麵的兄弟兩個,隻管眼睛不錯珠的盯著她看。

隻是作哥哥的趙旭彎著腰低著頭,隻敢瞧她的腳。如果不看腳的話,趙旭對舒鈺兒是怎麽看怎麽愛。可他們家現在黑衣大食,女人因為掌家和幹活的需要,一般來說都不纏足。

就他的看法,既然中原女人多有纏足者,那麽以他趙家的富裕,家裏的女人們自然也該纏了足才好看。

至於趙伏波,卻悄悄仰起頭。趁著三娘沒注意的時候,悄悄向舒鈺做鬼臉,這不由的使發現了的趙旭好笑。

“這小混蛋已經15歲了,按說也該諳些男女之事,隻沒想到卻還是個不懂事的!”

倒是舒鈺兒這時嫩滑的小臉皮繃得緊緊的,臉上的神情仿佛一絲一毫也沒有注意到趙伏波的鬼臉。在三娘的招喚下,來到了她的座前深深一福。接著攙起三娘,趁著這時候,三娘洪亮的聲音就在廳裏響起來。

“請老祖宗出來,家裏的人都跪接行禮吧!”

說罷,幾個莊主忙過來把她的椅子挪到一旁,她自己拄著龍頭拐跪到大堂右側與趙氏兄弟平等的地方,接著把額頭挨在地下。幾個莊主卻跪在了趙氏兄弟身後的位置上,正正的麵對著前麵的牆壁。在他們身後的,才是家裏的家將首領等人。

至於一些個掌燈又或者司茶的丫頭們,則一個個跪在自己的位置上,隻把額頭貼在地下再不敢亂看。

唯一沒有跪著的舒鈺兒,來到那副龍行九州的圖旁。用力按著一隻龍爪,那片畫著龍爪的牆就陷了下去,接著傳來一陣機括啟動的“軋軋”聲。

緊接著整副圖畫向內翻轉進去,翻出來的牆壁上卻畫了一付中原的大圖。一些牌位被固定在牆上,可令人生疑的是,那些牌位上卻空無一字。

空白牌位的前麵有一個黃金打造的托盤,上麵一隻同樣質地的龍爪上,托著一柄八棱紫金鐧。這就是趙伏波與他的哥哥趙旭,要帶領家裏的莊主與家將首領,一起用三拜九叩大禮來行禮。

舒鈺兒完成了這個任務之後,彎著腰向後退行幾步才轉過身來。隨後她就要退到三娘身後,一樣用額頭貼在地下。雖然在黑衣大食的趙家,女人們能掌得了家,但在拜祖宗這件事情上,卻依然隻能額頭點地。

可就在她退向自己位置的同時,倏然伸出她仿佛香蔥樣的手指頭,把食指與無名指疊起,重重的彈在趙伏波的後腦勺上。

縱然在趙家的祠堂裏做這樣出格的舉動,一個不好隻怕就要被亂棍打死了。隻是這時趁著所有人都跪得端正,眼睛瞅著自己膝蓋前麵的地麵時,她還是在趙伏波的腦袋上出了口惡氣。

吃痛的趙伏波當然不敢抬頭,要參拜家裏的“八棱紫金鐧”的時候,即便是頑劣如他也不敢亂動。

“你這個大膽的臭鈺兒,有朝一日……”

有朝一日什麽,心還沒顧得上往男女之事上放的他,哪知道到時該做什麽呢?現在所想,不過是在舒鈺兒的屁股上狠狠來兩巴掌。

隻是他們兩人的這個小小動作卻沒有能夠逃過一雙眼睛,這雙略顯棕色的眼睛雖然不能說難看,但目光中隱含的冷芒,卻使趙伏波的心中無由來的閃過一絲慌亂。

“怎麽回事?”

雖然書讀得不大好,但功夫沒得說的他,卻有著非常敏感的直覺。直覺告訴他,剛剛他與舒鈺兒的小動作,已經引起了某人的極度不滿。

“難道是三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