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起波斯灣

4章 需要人盯著

字體:16+-

是的,趙伏波背的正是嶽飛的《滿江紅》。

隻是他們家姓趙,為何卻是用姓嶽的所做詩詞當成家訓呢?

趙伏波不知道,他隻是知道對於這位嶽爺爺,家裏是尊重的緊。開口得是“嶽爺爺”閉嘴得是“武穆王”,一個不小心忘卻了,家規卻是要在皮肉上好好反省的。

打小板子挨得多了,他記這首《滿江紅》卻是熟得暢快淋漓。

隨著他開始背誦,藤條卻已經被下人拿到了近前。舒鈺兒看著藤條時,細小的雪白貝齒緊咬著紅唇,盈盈雙瞳中卻已是淚水漣漣。

隻是當著三娘的麵,淚水卻隻敢滾在眼裏,一滴也不敢落下來。隻好顫抖著嘴唇,跟著趙伏波一道背起“家訓”。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背到末尾時趙伏波的心,卻在這些充滿了英豪誌氣的句子中激蕩起來。想象中,有朝一日可以回到中原,憑著一身武藝為國家報效,抵擋元人的入侵,卻不正是一番英雄好漢的作為嗎?

心隻又想那嶽爺爺,當年也不知是怎生一條好漢子,卻能寫下這使人熱血沸騰的篇章。

這時心中見到三娘以及諸位莊主時的害怕之情,卻也不翼而飛。待得“家訓”的最後一字才落下,嘴裏卻又繼續背起了《孫子兵法》。

眼見趙伏波背起書來,三娘伸手阻止已經舉起藤條,做勢欲打的家人。一旁趙無極隻盼侄兒背不出來書,教在皮肉上打個皮開肉綻。那時量他也不會是那個看起來勇悍至極的,小馬穆魯克的對手。

眼見趙伏波開背,正打算出言製止,但看到三娘的手勢,又隻好悻悻然退下。心中隻盼他背個半截卡住,讓兒子羸了這一比。就算兒子將來打不過那個小馬穆魯克,不也羸了一場!

可惜,趙伏波的心中越發變得輕鬆起來,看及身邊舒鈺兒如釋重負的模樣,記起的《孫子兵法》居然也就越來越多。

“……故知兵之將,生民之司命,國家安危之主也……”

待得一部《孫子兵法》背罷,趙伏波悄悄鬆了口氣。偷眼去看莊主中的二叔,心中卻不由一樂,那張臉此刻都已經變做了鐵青。

三娘和其他幾乎莊主微微頜首,對眼前這個頑劣小子的急智倒也多了幾分首肯。心中又可惜家裏沒有人講得明白這部兵書,趙伏波不過是死記硬背罷了,領會得了多少,隻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三娘一張冷臉之上,今天初次露出了笑容,說起話來的時候聲音也不似先前那麽冷硬。

“小畜牲倒是有幾分急智,今日之打權且寄下。從明日起,日日背誦《三略》(注:古代沒有《三韜六略》這本書這個名字來源於《三略》和《六韜》兩本書以後用“三韜六略”泛指兵書,所以大家會認為這是一本書。)不得有誤。待日後再考察你等文事,到時如若不純熟又或有遺漏者,三娘我就打你個二罪歸一,二郎你卻服也不服!”

聽到三娘的話,趙伏波心裏早樂得開了花。至於三月之後,再打藤條那是另外一回事。當下滿臉堆起笑來,一個勁的應承著。

“服、服,二郎愚鈍,隻求三娘天天使個人盯著,自然就背得快了!”

三娘雖然沒有回答,神情中卻是微微一哂,接著眼睛看著舒鈺兒。

“也罷,鈺兒,你便每日盯著這個奴才,如若荒廢學業就給我狠狠的打。今日之事你也需記在心裏,日後如若再似今天一般,須知道也饒你不得!”

跪在地下的舒鈺兒磕了個頭,脆生生應道。

“奴婢遵命,定當盡力輔佐二郎讀書,如若有差池再求三娘責罰!”

三娘抬抬手,讓他們起來。

趁著起身時趙伏波卻向舒鈺兒做了鬼臉,後者自然翻了眼睛又是一瞪,怪他把自己小命嚇去了半條。

“好了,大郎你兄弟文事尚可,便看你的了!”

相較趙伏波習武的本事,大郎雖多有不如。隻是如今家裏外麵的事情,多由大郎的爹說了算,他又是家裏小一輩的長子,自然一切就要寬鬆許多。

至於說到文事,雖然他更喜歡那些風花雪月的詩詞歌賦,但背起兵書來也不大困難。當下,拱了拱手,一篇《孫子兵法》卻在他的嘴裏郎聲道出。

看著與二郎相比,大郎在文事上更勝一籌這使三娘不由老懷大慰。

原本趙家的掌家大爺是趙伏波的父親,也算是上一代中,文武雙全的好漢。家裏幾個職能不一的莊子,都是他一手置下的產業。使原本隻有黃沙城的趙家,勢力擴大了不止一倍。

隻可惜,他父親與生母娥吉塔妮,在一次前往花刺子模做生意時遇襲失蹤。而留在家中的主母寧氏,在隨後的一次刺殺行動中,為了保護趙伏波身亡。

出奇的是,這次事件的結果卻並沒有促成趙伏波的二叔——趙無極掌家。相反,老一輩僅餘的三娘,依靠族人對趙家的忠誠,輕易執掌了家業。

在隨後的年月中,她著力培養趙家的兩個兒郎讀書、習武,隻可惜就現在而言,這依然是兩個文不成武不就的家夥。

可他們今天的表現,卻不由使她看到了趙家後繼有人。當大郎趙旭背完《孫子兵法》之後,三娘原本冰冷的臉已經喜上眉頭。

“嗯,不錯,今天文事的比試裏,兄弟兩個表現的都好。下麵,就由大郎你來和這個小馬穆魯克比試武藝!”

令人驚訝的是,一向在武事上沒什麽本事的大郎趙旭居然一點也不懼怕。站起身來向三娘行了個禮,自己到兵器架上取了一付短刀加盾。

知道兒子武事不如二郎的趙無極,向著羽林莊的莊主魏臻一個勁使眼色。

後者心中雖然極不情願,但趙無極把著戰馬供應的疾風莊,自然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無奈之下,隻好向那個小馬穆魯克揮了揮手,暗中做了個手勢,要他隻許敗不許勝。心中對趙無極不齒之下,悶聲說了一句。

“動手!”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小馬穆魯克立即動起來。手中長刀微微偏後,腳下邁動長腿,他快1.75米的身高,比之趙旭硬是高了將近一頭。自然不把這時用盾遮住自己,隻露出兩隻眼睛的趙旭放在眼中。

隨著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手中長刀高高舉起。借著他雄壯身體帶來的衝勁,當他揮起長刀時,許多人心中都一寒。

馬穆魯克騎兵的戰力,在座的諸人都有些了解。他們都是些悍不畏死的家夥,尤其那些哈裏發或者總督們的手下,連蛋.子都沒有的男人,自然也就沒有了什麽人味。

凶悍、殘暴、作戰技巧嫻熟,大概就是對這些家夥的全部評價。

倒是大家一致不看好的趙旭的表現使人大吃一驚,眼睛冷靜的直盯著向他衝擊的小馬穆魯克,用盾遮住身形的身體一動不動。他的腰微微弓著,手中短刀已經做好了攻擊的準備。似乎是打算在對方的攻擊被盾牌擋住時,就刺出致命一擊。

“呯……”

小馬穆魯克手中長刀重重的斬在盾牌上,盾刀相擊的聲音表明了他似乎已經用出了全力。哪知道趙旭不手中的盾牌隻微微一偏,就缷掉了長刀帶來的勁力,相反倒使小馬穆魯克的身形歪了一下。

幾乎一瞬間,藏在盾底的短刀無聲無息的刺了出去。

這是一柄亞特坎短刀,這種彎刀為奧斯曼土耳其人獨有。全刀相對較短,隻有60~70厘米左右,3~5厘米寬,重量較輕刀形向刀刃方向弧曲。

這樣的刀形於砍劈時重心靠前,斬切力極大,攜帶使時多收在刀鞘中橫插在腰間。但尖尖的刀尖也適於刺殺,倘若被這樣一柄刀刺入身體,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

彎曲的刀尖與刀刃上,冷卻著細碎的光芒。這把刀顯然使用了烏茲鋼(大馬士革寶刀的專用材料也被我國稱之為镔鐵),那些細碎的光芒被古波斯人稱為“夜空的繁星”。

這也是趙家的黃沙城的特產,在趙家來到這裏幾十年兩代人後,使用這種被宋人稱之為“镔鐵”的材料,製造兵器的能力自然更上了一個台階。製備的工藝中,不但保持了原本大馬士革刀的技藝,同時也糅合了大宋打造兵器的方法。

比起當地的武器,自然也更上一個台階,這便是黃沙城日進鬥金的另外一個主要來源。

小馬穆魯克似乎已經感覺到了利刃臨身,他猛得一個旋身以期躲過一擊。趙旭雖然武藝不如兄弟,但也不似個無用之徒。手中一刺即空,手腕隻一轉刀鋒由刺變削。

這時小馬稍魯克強壯的身體,就像是被沙塵暴吹動的石頭那樣,在空中翻滾著旋轉了一下。在躲過了那如同毒蛇般接近自己軟肋的刀鋒的同時,也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手中長刀橫在自己胸前,綠色的眸子依然緊緊盯著自己的對手。然而,他的皮甲已經被趙旭手中的那柄亞特坎割破,一縷血水順著他的腰流淌下來。

“啪啪啪……”

掌聲淩亂響起的時候,趙旭已經拋下了兵器。雖然身上穿的不是文士裝,但他依然似模似樣的做了揖,臉上的神色,僅僅用兩個字就表達的清楚——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