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起波斯灣

9章 買回個老師

字體:16+-

“買我……買我吧……買了我保證你不吃虧……!”

不能不說,趙伏波今天遇到的新鮮事夠多了。他不但見識了紫雲莊的奴隸市場,甚至他也動了惻隱之心。

另外就是在奴隸市場上說漢話,不但被人聽懂了,居然還有人懂得用漢話來回答。

而最令他吃驚的是,說中國話的人居然是一個滿頭白發的老頭子。隻可惜他沒有了兩條腿,論起來“賣相”實在不怎麽樣。

“你……鈺姑娘,我們是不是買幾個小孩子哪,他都這麽老了……”

趙伏波剛剛隱隱露出的某種氣質,還沒等到舒鈺兒感覺到欣喜,突然之間就如同來時一樣就從趙伏波身上消失了。轉眼之間,他就又變回了那個“迷瞪的傻貓”。

被麵紗遮住俏臉的舒鈺兒狠狠的瞪了趙伏波一眼,跟他用阿拉伯話講了一句。

“你是傻的啊,這話也可以當著人講嗎?”

趙伏波不大理解的辯解了一句。

“他是挺……”

這一次舒鈺兒剛剛的好心情,全都在趙伏波重回“迷瞪”的狀態中消散了。

她隻翻起漂亮的眼睛狠狠瞪了趙伏波一眼,接著就揚起脖子叫起老板來。

“老板……老板……你這生意到底做不做哪?”

麵對舒鈺兒板起的小臉,瞪起的如同衛生球一樣的眼睛,老板心中不舒服。

可看著她身上名貴的絲綢衣服,和那大家小姐的作派,尤其是身邊跟著兩個小武士做保鏢的時候,就由不得他不恭敬了。

在這紫雲城,這些看起來不高大,但皮膚卻比當地姑娘們細膩的女人,那是要加些小心的。她們可是這兒的保護動物,一個不好那個邪惡的哈桑就會吃了人不吐骨頭。

臉上湧起生意人慣有的笑容,但在做買賣之前,不免要試探幾句。

“小姐,我這裏可有的是好貨的。無論壯男美女,一概齊備!”

雖然老板露骨的介紹,不免要使舒鈺兒的嫩臉紅得發燒,隻是為了能在這些老弱病殘裏給趙伏波挑出個有用的人來,她也就顧不得許多了。

看著老板一臉虛偽的笑,立即就是一段不饒人的搶白。

“是嗎?老板,我看這裏隻有你最壯了,難不成你自己也賣嗎?”

“嘿,你這小丫頭怎麽……啊……我是壯,但我真的不賣!”

舒鈺兒的搶白倒老板變了臉,剛打算回敬兩句,卻見舒鈺兒身後的穆克突然伸手握住了自己腰上的刀,他嘴裏的話立即就在磕絆中轉了向。

他可是知道,這些馬穆魯克兵根本不管對方是誰。隻要主人一聲令下,他們就會立即揮刀而上。

且不說自己和手下能不能在這兩個護衛手討得好去,真招惹來哈桑那個混蛋的話,恐怕自己這生意也就不必做了。

“唉,和氣生財不是!”

心中安慰著自己,胖臉上忙又堆上世故而又虛偽的笑容。

“小姐,您是真有眼光!雖然我這兒的奴隸看起來都是老弱病殘,可這裏麵藏著不少能人,比如這老頭……”

說話間,他指著剛剛說了中國話,現在一臉希冀望著趙伏波他們的老頭。

“這家夥是十字軍裏的鐵匠,雖然腿壞了但你們看看他手上繭子,相信我要是買了他回去教你們自己的工匠,一定……”

舒鈺兒再度翻了他一眼,反問了一句。

“一定就把我們的工匠教壞了,難不成你認為十字軍的兵器,比起我們黃沙城的還要好嗎?”

舒鈺兒嘴裏黃沙城的名號一出,老板不說話了。

誰不知道現在整個行省裏,就數黃沙城裏打造的兵器好啊。他們用海船從大食弄來烏茲鋼,從大馬士革弄來工匠,打的卻是遠在千裏之外大宋的的長刀。

比起當地人打造的鑲金嵌銀的彎刀,那種使用鯊魚皮鞘刀身狹窄烏黑的長刀,更受馬穆魯克騎兵們的歡迎。

其實這老板也有所不知,黃沙城出產的長刀,使用的卻是唐刀的刀形。

這全是因為大唐尚騎兵,而大宋則因為良馬缺乏,而不得不使用步下軍兵。現在黃沙城既然建在這良馬的產地之處,自然又要拿出老祖宗的馬上刀形來。

舒鈺兒清脆的反問把老板說的沒話了,吱吱唔唔說不出更多的優點。

“哼,騙不了人了吧,其實我們買他不過是為了了解十字軍兵器,所以價錢方麵……”

舒鈺兒說到這兒,故意把話音拖長。而老板則識相的彎著腰,接下了她的話頭。

“5個迪爾汗(阿拉伯銀幣名),小姐這已經是……”

舒鈺兒當然知道,這老板在自己的一再貶低下,倒也沒有漫天要價。隻是今天他們來的目的是為了給趙伏波買個親隨的,就這樣的親隨買回去,讓人笑話倒在其次,倒要教三娘以為自己不會辦事了。

“5個迪爾汗價錢倒也不是很離譜,如果……如果……如果你搭上他的話,那我們就成交!”

雖然老板要的價錢不離譜,可是對她這樣的姑娘來說,倘若一點價錢都不講,豈不是太過於好說話了。

舒鈺兒轉著眼睛,不久就被她瞅到了一個,看起來相當漂亮的小十字軍士兵。

好看起來大約14~15歲的看見,由於長時間的營養不良,早已經瘦骨嶙峋。一頭金色的頭發,因為汙濁看起來就像一塊黃色的地氈,甚至那地氈也被風沙吹拂了好久。

老板撇了一眼那個看起來滿清秀的小奴隸,大約感覺自己有些吃虧。胖臉上堆起笑容,懇求舒鈺兒高抬貴手。

“小姐您看這個小奴隸雖然瘦了點,但沒什麽病而且也挺漂亮,您是不是……”

舒鈺兒不耐煩的左右看了看,然後吩咐趙伏波與穆克,就像她是真的小姐那兩個是真的保鏢一樣。

“你們兩個,帶人走吧。穆克,這老人你先背上,回頭再找輛車!至於您……6個迪爾汗,我們就成交!”

“小姐……小姐……不能哪!你這是……這是明搶哪……”

老板的呼喊已經引來附近閑人的圍觀,尤其他扣的罪名已經使他的護衛可以抽出刀來。

看到這個情景,趙伏波手中的大槍從肩上拿下來,穆克也已經把刀抽出來一半。

舒鈺兒起先被嚇了一跳,心中也埋怨自己辦事急了些。不過轉念一想,這兒是紫雲莊,難不成自己還怕他們在這兒鬧事嗎?

當下向前邁了一步,小聲向老板說了一句。

“怎麽,你還敢動手嗎?要不這樣,這兩個奴隸我不要了。但我要向這兒的城主報告,說你在市場裏販賣有病的奴隸,我猜你明白後果是什麽吧!”

舒鈺兒的話一出口,老板頓時就蔫了下來。

在紫雲莊做生意的規矩很簡單,兩個字就可以概括的了——誠信。倘若誰要是在這兒騙人的話,讓哈桑知道,自然會出動羽林莊裏的馬穆魯克騎兵,教他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

做生意誠實本分,另外與本行省的總督交好,並受到他的庇護。這也是黃沙城以及三個莊子,可以在這黑衣大食屹立不倒的原因。

甚至,也因為收到大筆金錢的總督的有意庇護,他們並不是穆斯林這件事,也被這裏從生意上獲得大量利益的生意人有意遺忘了。

“哎、哎……小姐您別生氣,別生氣,是我的不對……小姐,成交,我們成交了還不成嗎!”

老板上來要拽舒鈺兒的衣角,可還沒等他碰到,就被一旁伸過來的趙伏波的大槍給擋到一邊去了。

“哎,這就對了,你小子就不該站在旁邊發傻這麽久,讓別人以為那丫頭是你主人呢!”

突然傳來的話,使場上的幾人全都吃了一驚。

開口的是那個缺了兩條小腿的西方老頭,不但吐出來的漢語字正腔圓。甚至說起俏皮話來,也使懂漢語的幾個人不相信的瞅著他。

“都看著我幹嗎,趕快付錢帶我走吧,我保證你買我不吃虧。要是吃了虧的話……”

趙伏波大約預感到,自己買這個老頭肯定是買虧了,他苦著臉反問了一句。

“怎麽,難不成我吃了虧還能退貨不成?”

誰想到他的反問倒使老頭笑了起來,不過趙伏波怎麽都感覺這家夥笑起來有些陰險,外帶還有些使人看不透的神秘。

“退貨嗎,我隻擔心這兒的老板不肯。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買我們兩個是賺到了!而且小子,我可以做你老師,等你明白我能教你什麽的時候,你就明白你真是賺到了!”

趙伏波舉著手中的大槍真有點傻了,他不明白好好的給自己買親隨,怎麽一買就買回個老師來。

倘若這老頭一天到到晩隻顧著教自己讀書,那該不該一頭撞死更幹脆呢?

他鬱悶以極的轉過頭去看一旁的穆克,後者大概是猜到了他的詢問,卻沒有給他任何提示。隻是緊閉著嘴,看著他搖搖頭,使他猜不到他到底是個什麽意思。

“你的意思到底是買?還是不買?買就點頭、不買就搖頭!”

令他沒想到的是,這時老頭又開口了,而且還真是語不雷人死不休。

“點頭YES搖頭NO,你小子不會不懂英格裏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