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起波斯灣

21章 月黑殺人夜

字體:16+-

穆克的馬小跑了幾步,趕上趙伏波。

一如既往穆克一聲不發,他身後的馬丁說起話來的時候,則有股子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你真是個笨蛋……難道你不懂得,你剛剛的打算會害的所有人無家可歸?”

趙伏波還沒來得及說話,一旁的舒鈺兒第一表示不滿。

“喂,你難道不知道沒人教給他這些東西的。而且你忘了,你才是他老師呢!你當著別人罵他笨蛋,你臉上好光彩麽!”

小約翰同樣在一旁撇著嘴,嘴裏嘰裏咕嚕的來了串英語,內容上與舒鈺兒的話大同小異。

“喂,他剛剛才失去了夥伴,你是個不懂得人心的家夥。我說馬丁,你也該成熟些了吧!”

馬丁老頭對著舒鈺兒與小約翰瞪著眼睛,似乎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似的,最後悻悻然的歎了口氣。

“哼,怪不得孔夫子會說,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隨著夜越漸漸時,掠過大漠的風溫度就越發低起來,一行人都捂緊了自己身上的披風。

這些卷成一卷的,帶在馬鞍後麵的厚披風有些許多用途。即可以遮風擋沙,必要的時候也可以充當被褥。

舒鈺兒懷裏的小眯瞪,也鑽進了她暖和的懷抱裏。

不久燃燒過的馬車就出現在他們的麵前,此刻它們帶著未熄的餘煙,被丟在道旁。與這些殘骸一起的,還有趙伏波他們在交戰時死的幾個人以及那些被殺死的強盜。

整個交戰過程上,他們一共戰死四人。一個是在交鋒中戰死的馬穆魯克,另外一個則是舒鈺兒身邊的粗使丫頭,她與兩個長弓一起在弓箭的偷襲下喪生。

雖然直到今天,舒鈺兒依然惱她在紫雲莊城下被大郎欺負時舍自己而去。

可現在看到她剛剛還鮮活的生命,就變成了這樣一具死屍的時候,又不免要掉下幾滴眼淚。

“全死了,剩下的都跑掉了!”

在搖曳的火炬的光芒下,趙伏波用手中的槍尖在強盜的屍體上輕輕紮著,心想倘若有那麽一兩個活的,說不定還能打聽得出這些山賊的巢穴也說不定。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在地下的全都是死屍,隻怕他報仇的願望恐怕是難以實現了。

“的的的……”

連串馬蹄聲響裏,傑克仿佛幽靈一樣,從黑暗中竄了過來。與他一起的穆克依然一聲不吭,隻是向趙伏波擺擺頭,要他跟自己來。

與他一起查探的傑克一張嘴,就讓馬丁幾乎要笑出聲來。倘若不是趙伏波此刻心情沉重的話,他定是要好好笑話一下這些沒文化的家夥。

“嗨,二郎先生,我已經找到了他們的蹤跡!”

從來不知道中國風情的傑克,隻以為“二郎”就是趙伏波的正式稱呼又或者是官銜,幹脆就給來了個中西合璧。

傑克與穆克發現痕跡的地方並不遠,甚至那兒還有另外幾具強盜的屍體。顯然是無法醫治的傷者,被丟棄在這兒。

“這是兩群人的蹤跡,一群人向那個方向,另外一群人有幾輛馬車向與他們背道而馳……”

傑克的話使依然用槍尖試著強盜死活的趙伏波,心中猛然感覺到一絲不妥。

雖然剛剛與大哥相遇時,他幾乎已經認定了大哥與強盜有關。可諸人的阻攔,又使他多少有些迷糊。以他粗疏的個性而言,暫時想不來個所以然。

無論跟隨在他身邊的舒鈺兒還是小約翰,幾乎所有人都得出那個幾乎一致的結論。隻是那是趙家兄弟鬩於牆的事情,倘若沒有實在的證據,沒有人願意輕易戳穿這層窗戶紙。

“有車的不是強盜,我們追那一路去吧!傑克和穆克前麵當斥候,找到了的話不要驚動他們!我估摸著帶著受傷的,他們跑不遠!”

馬丁默默的觀察著這個不久前剛剛救了自己命的學生,雖然他在某些事情上有些迷糊,但另外一些事情上又有不少長處。

看著趙伏波提著大槍的背影,馬丁搖搖頭。

“這慫(音:song二聲)孩子根本就偏科!是個有肌肉無大腦的肌肉男!”

正如同經常打獵的趙伏波猜測的那樣,強盜們並沒有逃遠。此刻他們正如同所有遊牧民族的習慣那樣,圍著火堆休息、取暖。

受傷的人還在發出呻吟與尖叫,更多的人圍著火堆。右手不斷把食物送進嘴裏的同時,還在不停聊著,話題自然離不開白天的戰鬥。

“今天那個家夥用的什麽武器,力量居然那麽大!”

一個腰掛長刀的阿拉伯強盜,吃著手裏的烤肉時,還在嘰裏咕嚕的說個不停。

也是,白天時的戰鬥給他們留下了太多的印象,那柄古怪的大槍迸發出來的怪異力道,也讓他們理解不了。

可他們並不知道,現在這是他們最後的討論了。

遠處的山坳裏,一些人藏在山石後麵觀察著強盜們的舉止。

“哼,這些家夥可不像是強盜哪,看看他們像我們馬穆魯克騎兵紮的營盤一樣!”

不說話的穆克心裏有數,隻一眼就已經看清了那些所謂“強盜”的來曆。

跟隨在穆克身邊的,是馬丁買來的馬穆魯克。與穆克相比,他未免就有些太過於愛說話了。

黑夜裏他的棕色頭發借著火光有些發紅,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窩裏。他叫阿卜杜勒.哲瑪爾(意為:武力的仆人),17歲的年紀比穆克和趙伏波大些,也算是受過全套的馬穆魯克騎兵訓練。

按說他這樣的家夥應該能賣個好價錢,不過聽他說話就知道,這家夥屬於殘次馬穆魯克。

“我餓了,你說一會二郎會給我們吃飯嗎?”

穆克把手裏的望遠鏡放下,用他綠色的眸子奇怪的看了一眼他。心中已經開始懷疑,這個家夥是不是外族人裝的,高加索的男人會是這個模樣嗎?

“噯,你喜歡吃什麽東西,我最喜歡吃肉。我們營裏原來有個家夥,他不吃肉,所以我就告訴他把肉全給我……你的眼睛是綠色的,我的眼睛是棕色的……”

阿卜杜勒.哲瑪爾大概說起話來的時候,並不在乎別人聽不聽,對於說話完全出於某種愛好。

穆克想明白了這一點,也不再用眼睛瞪他,隻是專心觀察前麵的狀況。

倒是一旁與他一起的,掂著望遠鏡的傑克,搖了搖頭說了句。

“這家夥一直都這麽愛說話嗎?”

自然他的英語在穆克那兒,同樣得到不到任何回答。阿卜杜勒.哲瑪爾可不管這麽多,他隻是搖頭晃腦繼續他自己說話的偉大的曆程。

“瞧啊,這個十字軍的眼睛也是棕色的,不過我看著有點泛紅,你說他母親是怎麽生出這樣眼睛的兒子的!喂,你母親的眼睛是什麽顏色的……!”

此刻趙伏波正在安排進攻事宜,聽著他的安排,馬丁更堅信自己對他的判斷。

“我們要不動聲色,在路上安排好絆索和陷阱。然後我、穆克、哲爾馬用騎射引他們過來,鈺兒、傑克和另一個長弓手還有小約翰,要藏在暗處準備好弓箭。

他們要是戰,我們就帶他們在這裏繞!我們引他們兜圈子的時候,你們就用箭射他們。

他要是想跑,騎射的就去追。如果他們回頭,繼續帶他們回這裏繞。都別跑遠了,估計要不了多久,他們就完蛋了!”

馬丁滿意的捋著兩下自己的花白胡子,以前沒胡子的時候沒什麽感覺,現在有了胡子不時常捋捋好像有些對不起它。

“這小子打仗的本領不差,居然懂得十六字決啊!瞧瞧這布置的,這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全有了。”

安排好一切之後,趙伏波騎到馬上,有些不大放心得看著馬丁。後者的任務是啟動機關,趙伏波擔心他騎不穩馬。

“馬丁老師,到時你的火得一準亮起來,然後你自己就找個安全地方躲好就是!”

馬丁當然知道自己的情況,可他不願意被自己學生這樣說。翻翻他的灰眼睛,一付不滿意的模樣。

“管好你自己吧!”

夜裏,掠過絕漠的風變得淩厲而又寒冷,負責誘敵的人騎著馬把箭搭在弓上。

趙伏波抬起頭,沒有月亮的天空裏,滿天的星鬥就像一棵棵鑲在上好黑天鵝絨上的鑽石那樣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小黑炭,我要殺了你的人給你償命!”

兩腿一動催馬開始向前小跑起來,這時阿卜杜勒.哲瑪爾盡管即將投入到戰鬥裏,可他依然在說個不停。

“天氣好冷啊,要是能喝口酒的話大家都會暖和些。我記得我們老家有個愛喝酒的混蛋,他一喝醉了就摟著他姐姐……”

趙伏波意外的瞅了這家夥一眼,以前他隻負責和另一個馬穆魯克推馬丁的輪椅,他可沒覺得這家夥這麽愛說話。

阿卜杜勒.哲瑪爾迎著趙伏波的目光,多少瑟縮了一下,甚至習慣性的縮了縮脖子,彎著腰完全是一付打算挨鞭子的打算。

可等了一下背上沒挨上趙伏波鞭子,他的心情好了起來,而話就更多了。好在大約受過的訓練久了,說話的聲音並沒有超過馬蹄聲。

“您允許我說話嗎我的主人,啊,您真是個好人!我原來營裏的軍官可沒您這麽好。那家夥有一雙鬥雞眼……嘿嘿,就是兩個眼睛全向中間看的那一種……”

這時馬匹小步跑起來,趙伏波手裏的弓慢慢張開,一股戰鬥前的戰栗充斥了全身。

一直不說話的穆克出奇的說了一句。

“月黑殺人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