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宋

第八章 時局

字體:16+-

紹興府自古就是魚米之鄉,北宋以前被成為越州,北宋被金國所滅的時候,高宗被金兀術追趕南逃的時候,曾經在這裏落腳,將越州當成臨時國都,次年改名為紹興府,紹興由此得名。

走在紹興城的大街上,高懷遠感慨萬千,能在這個時代,重遊紹興,對於他來說,是想也未曾想過的事情,前世的時候,作為黃滔,他曾經到過這裏一次,而現在重遊紹興,又是一番心情。

經過痛打惡仆一事後,高懷遠便成了府中眾人議論的焦點,高懷遠也開始引起了他父親高建的注意,在府中的地位明顯得以改善,雖然他還住在原來的小院之中,但是生活質量卻得到了不小的提升,高建命人給他還有柳兒從新修繕的小院的房屋,更換了屋中破舊不堪的家具,還給高懷遠置辦了一些新的衣物,連柳兒也不用再穿以前那樣破舊的衣服了。

更不用說高懷遠要吃下人的殘羹剩飯了,整體上他開始有了一些高家三公子的地位,但是高懷遠一點也不感激高建所做的這些事情,在他看來,這些本來就應該是他的,隻不過是遲來了而已,他很清楚,人是要靠自己的實力說話的,如果他還是傻乎乎的話,那麽現在高建還是照樣不會正眼看他一下。

至於那些以前經常沒事就以戲耍他為樂的下人們,現在打死他們,也不敢再去招惹高懷遠了,李氏的小廝的下場曆曆在目,生生被高建下令打了個半死,然後丟到了大街上,成了個瘸子,整日在街頭乞討為生,下場可以說慘的不能再慘了!下人們沒人敢再去觸高懷遠的黴頭了。

本來他們還奇怪,高懷遠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子,怎麽能將李氏手下那個壯實的小廝活活打暈,後來他們才偷偷從被打出高府的那個小廝那裏聽說,高懷遠別看還是少年,一身力氣卻大的變態,當時一拳就將他打飛了出去,接著一通胖揍,愣是打得他一個成年人毫無還手之力,如此一來,府中的那些下人們更是視高懷遠為怪物一般,沒事的時候別說是招惹他了,避之都唯恐不及。

而高府之中其他那些所謂的親屬,依舊不和高懷遠來往,原因很簡單,其一是高懷遠出身不好,不管他現在傻不傻,都還是一個侍女所生的孽種而已,用不著去和他攀交什麽!另外一個就是高懷遠這次被雷劈的緣故,許多人都認為高懷遠是個不祥之人,將他視為怪物,所以不願去和他接近,隻是將他視為無物而已。

高懷遠自己也很清楚這種原因,所以他也落得清淨,更懶得去和高家的人去攀交,對於高建給他的東西,他也不屑一顧,下人們送來的那些衣物之中,他隻選取了一些穿著比較隨意的用,至於綢衫之類的衣服,他懶得去穿,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高懷遠這些天整日吃飽了就出門到處溜達,一邊看紹興的風景,一邊了解當前的局勢。

雖然南宋一片歌舞升平的樣子,但是坊間還是有些人在議論北方的蒙古軍和金軍的戰事,南宋的百姓提起這個事情,各個都很是興奮,以前將大宋欺負到了極點的大金國也有被人欺負的時候,在他們看來,這就是報應,宋金兩國完全可以說是世仇了,北宋就滅與金國之手,靖康之難的恥辱到現在都被宋人羞於啟齒,所以現在聽說了蒙古人將金國打得落花流水,自然少不得要幸災樂禍一番。

高懷遠前世的時候,對曆史有所了解,但是他不是學曆史的,對於南宋這個時代的許多事情,也隻是知道一些皮毛而已,到了這一世之後,傻小子以前渾渾噩噩的,腦袋裏麵一點有用的東西都沒有給他留下,所以他要對眼下的情況了解,也隻能從頭開始,前些天單單從柳兒那裏,他是了解不了多少東西的,而且在高府裏麵,他也沒什麽人可以說話,隻能天天沒事就到街上逛遊,和一些不認識的人攀談一番,借機了解一下當前的局勢。

幾天下來之後,他開始對這個時候的各種事情有所了解了,當今南宋的皇帝是宋寧宗趙擴,而嘉慶八年,大致應該是公元一二一幾年的時候,但是具體到哪一年,高懷遠就沒這個本事了!

於是高懷遠搜腸刮肚的進行了一番思索,終於將他腦海中記憶的曆史給梳理出了一個大概,現在是宋寧宗在位,那也就是說當今朝中掌權的應該是史上很有名的權相史彌遠了!

而這個時候,也正是成吉思汗如日中天的時候,南宋北方的金國和西夏恐怕沒多久的折騰了,他記得不太清楚,金國和西夏具體是哪一年被蒙古所滅的,但是他卻知道,這兩個國家恐怕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

從以前偶爾看到的資料的分析,宋、金、西夏三國在對於蒙古的事情上,當家的都是一個比一個糊塗,根本就沒有一個國家的當家的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假如三個國家的老大都是明白人的話,三國聯手、哪怕是兩國聯手,一起抵抗蒙古大軍的話,蒙古想要滅掉他們之中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容易!

可惜的是,沒有一個國家有這種明智的老大出現,三國不但沒有在這樣危險的境地下聯手,反倒是還分散精力,和臨近的國家開戰,打得你死我活不說,白白消耗掉了大量的兵力和財力,當蒙古大軍決定要滅亡他們的時候,各個都是悔之晚矣,最後都成了蒙古人的犧牲品。

經過一番整理和了解之後,高懷遠在這些天裏麵也印證了這些事情,前些年蒙古軍進犯西夏,西夏被蒙古人打的很慘,向金國求助,金國的衛紹王卻拒不發兵救助西夏,采取了觀望的態勢,西夏人就此記恨金國。

而且他還聽說嘉定四年的時候,成吉思汗領兵攻打金國,西夏采取了更混的做法,轉而依附於蒙古軍,學以前他們對付北宋的時候那樣,想要趁著金國虛弱的時候,趁機占一些金國的便宜,於是便派出大軍從側翼攻打金國,這麽一來西夏和金國就徹底陷入了水火不容的境地,兩個國家不但要麵對蒙古大軍這隻猛虎,還要時刻小心對方的兵馬,雙方的短視讓他們加速了自己的滅亡,雖然現在西夏和金國都還沒有被蒙古所滅,但是這一天也不會太遠了!

而宋寧宗也不算是明白人,以前放任奸相韓侂胄獨攬大權,支持韓侂胄北伐,而韓侂胄在南宋沒有做好準備的情況下,悍然發動了北伐,結果被金軍打了個落花流水,空消耗了南宋的國力,還幾乎損失掉了南宋所有的精銳軍隊。

這件事情對南宋的打擊很大,寧宗也正是因為此時,才心灰意冷,而韓侂胄也被當今權相史彌遠勾結楊皇後給伏兵半路擊殺,將腦袋送給了金國當作了禮物,現在的南宋可以說徹底失去了北望的勇氣,鐵心要在江南苟且偷安了!

金國一滅,南宋的好日子就算是徹底完結了,蒙古大軍很快便會南下,南宋就徹底陷入到了風雨飄搖之中,再也沒有一天安穩日子可過了!

想到這裏,高懷遠便哀歎一聲,真是生不逢時呀!到了這一世,想要安安穩穩的過完這一生,恐怕也難呀!搞不好到了老年的時候,還少不得要挨上蒙古人的一刀呢!

可是低頭看看自己這副身板,高懷遠也沒有什麽好辦法,他雖然思想上是成熟的,但是身體卻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而且因為在家的地位的問題,他想做點什麽都難!

摸摸自己的口袋,除了這身衣服之外,高建並沒有給他什麽錢花,可以說空有一身行頭,卻囊中空空如也,高懷遠隻好搖頭苦笑了一下,轉身朝高府走去。

紹興雖然算不上南宋的一個大城市,但是風景卻十分秀麗,而且這裏建城很早,城中河道縱橫,標準的一副江南水鄉的景色,而且此地釀酒業發達,城中小橋眾多,後世有東方威尼斯的美譽,雖然連續轉悠了幾天時間,高懷遠也沒有將城中所有地方走遍,於是他選了一條沒有走過的路,朝著高府返回,順道將沒看過的地方也看一下,畢竟重生一世,能多看點還是多看一些的好,而且他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來考慮一下,他以後該怎麽辦。

雖說高建答應讓他出府遊玩,並讓家仆陪同,但是高懷遠出門卻從來不願帶什麽家仆,這些家仆們也沒幾個人願意和他一起,所以基本上他第一次出來之後,都一個人離家,所以行走起來,也很自在,想去什麽地方轉轉就去什麽地方轉轉。

正在行走之中,忽然聽到前方一陣小孩哭喊的聲音,想來沒事,高懷遠便溜達著走了過去,權當看看熱鬧,當拐過了一個街角之後,眼前出現了幾個和他年紀大致差不多的少年,正圍著一個年紀稍小一些的少年拳打腳踢,那個年紀稍小的少年被打到在地上,大聲的哭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