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宋

第三十三章 夜審

字體:16+-

高懷遠看著尾巴撅起來的這個高老根,暗自冷笑了起來,這廝果真是想攬著老宅的賬務,看來這廝絕對少不了在裏麵撈錢。

“那看來我是要先多謝一下你了!你先給我說說這裏的情況吧!”高懷遠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斜眼瞧著高老根。

“這個倒也簡單,老宅這邊不過是三百畝薄田罷了,一部分是水田,一部分旱田,都交給佃戶租種,每年收兩季,還有一個小瓷窯,不怎麽開工,收入每年兩次送到紹興府,交給老爺就行了!也就這麽點東西,回頭我帶少爺轉轉好了!”高老根不在意的答道,這會兒他覺得酒勁有點上頭,眼皮有些打起了架。

高懷遠印證了一下在來之前從高建那兒得來的消息,基本上出入不大,聽著似乎確實是這麽回事,於是點點頭忽然說道:“既然這麽多田產,那你把賬目拿來我看看吧!”

高老根激靈打了個冷戰,一下就不瞌睡了,頓時臉色有些驚慌了起來,支支唔唔的不知道說些什麽好,高懷遠這句話把他嚇得不輕,作為管賬的,以前他沒有想到會有人過來接收老宅的事務,帳頭上搞的很亂,而且今天高懷遠過來之後,他壓根沒有機會去整理他的賬本,拿出來的話,要是高懷遠懂這個,應該馬上便能看出他在賬目上做得手腳,如何敢輕易拿出來呀!

“怎麽?難不成這麽多地,這麽多人,你不會連賬本都沒有吧?要是這樣的話,那老宅這邊的事情豈不成了個糊塗賬了嗎?到底有還是沒有?”高懷遠猛然將眼一瞪,大力的在桌子上麵拍了一掌,現在他可以肯定,高老根這貨絕不是什麽好貨,估計是沒少在這兒貪墨錢款。

高老根渾身一抖,慌忙答道:“有!有!怎麽會沒有呢!隻是……隻是這段時間府裏麵有些忙,剛才又搬家弄得很亂,可否待老奴整理一下之後,再交給少爺查看呢?”

高懷遠哪兒可能給他這個毀滅證據的機會呀,於是當即答道:“亂倒不怕,隻要有就行,李通、薛嚴!你們過來一趟,現在就陪高管事去吧所有這些年他經手的賬目都給我拿來,我要慢慢的審閱!”

聽到高懷遠的招呼之後,李通和薛嚴趕快跑了過來,站在了高老根身邊,等著跟他一起去取賬本。

高老根的冷汗不由得嘩嘩的流了下來,所有一切來的都太令他措手不及了一些,假如賬本拿出來的話,他就徹底完了,這廝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將眼睛一瞪,賣大道:“三少爺,雖然今天你過來的時候,老奴多有不敬,但是那不過隻是誤會罷了,何苦要苦苦相逼呢?要說論輩分的話,老夫也是高家的人,你大小也要稱我一聲叔叔,這裏本來就是我來打理的,即便是老爺過來,也不能對老奴如此不客氣,你一個小輩,豈能如此對老夫無禮呢?

假如你想看賬本的話,老奴給你就是了,但是此時老奴哪兒還很亂,過幾日之後,自會交給少爺你的,今天晚上老奴有點不勝酒力,有事明日再說吧!”

“啪!”高懷遠猛的一拍桌子,長身而起,當即怒道:“放肆!我不管你是不是我們高家的遠親,但是你現在是我們高家老宅的管事,就是我們高家的仆人,恭敬點叫你聲管事,不客氣的話,你又是什麽東西?居然還敢給少爺我麵前托大,收起你這一套吧!

別以為少爺我還是個傻子,睜開你的眼看看老宅現在被你折騰成什麽樣了!好好一處宅子,到處都是茅草落葉,房頂上都長滿了蒿草,高家每年開給你的那些工錢要你做什麽?難道要的就是你在這裏養尊處優,好吃等死不成?

今天既然你不願交出賬本,那我也明白原因,你自己做了什麽事,自己知道!由不得你交不交賬本,薛嚴!你給我看住他,李通!你叫上黃嚴還有周昊一起去這廝的住處,將賬本都給我找出來!我倒要看看,這廝這麽多年,貪墨了我們高家多少錢財!”

薛嚴和李通早就看這個高老根不順眼了,今天進門就給他們來了個下馬威,這個時候,正是收拾這廝的機會,而且他們也都清楚,自己現在是高懷遠的人,高懷遠想要接收這裏的事情,少不得要和這裏的管事的發生一些摩擦,隻是他們沒想到高懷遠會動手這麽快,而且態度如此強硬,有了他的吩咐之後,薛嚴一把便扭住了高老根的胳膊,李通麵露喜色的答應了一聲,掉頭跑了出去。

“黃嚴!周昊!少爺讓你們跟我去辦事!”李通站在外麵便是一通吆喝,聽到招呼的兩個小子,很快便跑了出來。

高老根的臉色立即變得通紅了起來,怒道:“放手!少爺你如此待我,難道不怕讓府裏麵的上下人等對咱們高家涼心嗎?好歹我也為你們高家做了這麽多年的牛馬,你卻第一天到這兒,便對老奴下手,就不怕遭報應嗎?大家來看看呀!這就是給他們高家當牛做馬的下場呀!”說著說著便嚷嚷了起來,這會兒已經半夜了,這廝的叫聲傳出去了老遠,將府裏麵的那幾個下人也都給驚動了,紛紛跑了出來,湊到門口觀望了起來。

“好你個高老根,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將這個家夥先給我押下去關起來再說!將府裏其他人給我叫來,我有話要問他們!”高懷遠想了一下,既然臉皮已經撕破了,那就趁熱打鐵,將這廝的事情給坐實了再說!於是懶得搭理這廝,立即吩咐薛嚴到。

薛嚴也很是佩服高懷遠殺伐果斷的這種性子,於是一提高老根的胳膊,惡狠狠的說道:“給老子閉嘴,再敢給我吵吵,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擰斷你這條胳膊?閉嘴!”

高老根的臉色這會兒已經又變得煞白了,哪兒還有一點酒意呀,於是咕咚一聲,便跪倒在了高懷遠的麵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道:“少爺饒命呀!您看在老奴為高家做了這麽多年事情的份上,老奴也算是兢兢業業,就饒了老奴吧!以後老奴再也不敢了呀!”

高懷遠不耐煩的揮揮手,薛嚴一把提起高老根,幾乎是提溜著他一般,拖出了前堂,在廂房找了個空蕩蕩的屋子,一腳將他踹了進去,反手拉上了門,在外麵反扣住,又招呼了聞聲跑到前院的周氏兄弟二人,過來站在外麵看著這廝,然後將一幫仆役們叫出來站在前院,一個一個的點名,讓他們進入到堂中。

高懷遠看看天色,知道今天雖然有點晚了,白天雖然將這幫人揍了一頓,但是不見得他們就心服口服,反正想睡覺有的是機會,幹脆連夜將這幫人收服拉倒,省的夜長夢多,時間長了再出了什麽岔子。

“叫李二進來!”高懷遠對門口的薛嚴吩咐到。

不一會白天開門的那個小廝便被帶了進來,這會兒他的眼圈還有一個腫的跟蜜桃一般,一進前堂,便趕緊戰戰兢兢的跪在了高懷遠的麵前。

高懷遠看看李二,用冰冷的聲音問道:“估計剛才發生了什麽事情你也都看到了吧?那麽我也不想跟你多費口舌,這個高老根這些年都幹了點什麽,你這個李二估計也都知道個大概,少爺我今天也不追究你什麽事情,不管你是否參與了他的事情,本少爺都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你要想清楚了,要是你還想替他隱瞞的話,隻要被我查出來,你自己想好你的下場,到時候休怪本少爺對你也不客氣!想起什麽自己說吧!”

高懷遠耍了一個滑頭,這會兒其實他也沒掌握高老根貪墨的什麽證據,真的想問,也無處下手,於是便將後世審訊犯人慣用的手段拿了出來,有沒有事讓李二自己去想,越是沒有明確的告訴他們什麽事情,他們越是緊張,不知道從何說起,隻要心理素質不夠好的,一會兒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將他們所知的事情倒幹淨了!

顯然這個李二不是什麽有種的家夥,被高懷遠這麽一詐,又一通威脅,立即就酥了,馬上跪在地上,叫道:“少爺饒命呀,小的冤枉,小的可是什麽都沒參與呀!小的以前就是高家買來的仆人,對高家可是忠心耿耿的,都是這個高管事,跟小的一點關係都沒有呀!小的知道的不多,隻要小的知道的,就都告訴少爺好了!”

接著這個被嚇軟了的家夥,很快便將他所知的東西,說了一個幹幹淨淨,果真如同高懷遠觀察的那樣,這個高管事還真不是個好貨,李二這個家夥知道的事情還真不少,很快便道出了這廝私下敲詐佃戶,將佃租私自提高,多餘的收入自己囊中;將良田偷梁換柱轉給他親戚租種,按照劣田收取佃租,從中漁利;虛報支出,貪墨錢款;好年景的時候說遭災,將收取的佃租傾吞;小瓷窯燒製的瓷器高價買,低價入賬,吃差價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