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宋

第三十五章 黑吃黑

字體:16+-

高老根哭的這會兒簡直跟孩子一般,他真是徹底崩潰了,他所有的一切,都在前天一天時間中,被徹底的推翻了,本來他過的好好的,一下就成了個階下囚,隻要想想後果,他便嚇得睡不著覺。

連續三天時間,他都在極度的恐懼中渡過,一眼都沒眨,因為他自己也知道,隻要自己以前幹的那些爛事,被高懷遠翻出來,他不但要傾家蕩產,老婆孩子都給賣了也賠不起高家這些錢,而且隻要送他到官府之中,起碼要被暴打一頓,然後發配到南方蠻荒之地,做一輩子的苦力,他這把骨頭,如果真的到了那種地步的話,就徹底完蛋了。

所以當高懷遠亮出這些證據之後,高老根所有的幻想都被徹底打破了,再也撐不住,趴在高懷遠麵前嚎啕大哭,隻求高懷遠饒他一條老命。

“少爺!您就看在老奴為高家效力這麽多年的份上,看在老奴家裏還有小兒尚未成年的份上,給小的留條活路吧!小的以後再也不敢了呀!求求少爺饒命呀!嗚嗚……”高老根沒法用手去抱高懷遠的腿,隻要不停的用腦袋撞地,發出咚咚的聲音。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這個世上就是這麽公平,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呀!現在你知道害怕了?”高懷遠找了個竹簽子,剔著紙甲縫,好整以暇的說道,對於這樣的小人,高懷遠從心底往外的感到鄙視,絲毫也引不起他一點同情的感覺。

高老根這會兒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麽了,隻是連連用腦門撞地求饒,被高懷遠用腳尖挑住了腦門,高懷遠倒不是可憐他,而是怕這廝一頭撞死在這兒,他的計劃就不好實現了。

“好了!你也別給我磕頭了!現在你自己說說,這些年你到底貪墨了我們高家多少錢吧!說的老實一點的話,我還真可能會饒你一命,要是再敢給本少爺耍滑頭,不老實的話,哼哼!不用你說,隻要這些東西,就足夠抄你的家,要了你的命了!一切就看你怎麽交代了!”幹這樣的事情,高懷遠還真是輕車熟路,不相信高老根不說實話。

到了這個時候,高老根聽了高懷遠的話之後,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趕緊又磕頭說道:“老奴說!老奴都交代!這事兒要從小的接手老宅的管賬開始說,……”

聽高老根洋洋灑灑的將所有事情都交代完之後,高懷遠和自己心目中的數字比對了一下,知道這廝沒有再敢說假話,而且他說的數字還超過了原來預計的數字一些,可見這個家夥真是嚇壞了,於是坐直了身體,怒道:“我們高家對你可以說是向來不薄,可你卻是如何對待我們高家呢?現在我來問你,這些錢都到了什麽地方?你給我從實招來,否則的話,哼哼……”他冷笑了幾聲,沒有接著說下去,這會兒倒是他自己有點害怕了,要是萬一這廝是個賭徒的話,這些錢都輸光了,那他就白玩兒了!

高老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整理了一下思路,努力的回憶了一下之後,哭著答道:“小的知道自己罪孽深重,都是小的一時貪財,小的該死,小的該死呀!……”

“廢話!我知道你該死,快說這些你貪墨去的錢財都到哪兒了?”高懷遠才不願聽他懺悔呢,那是牧師的事情,他這會兒最關心的還是錢的事情,別看穿越文上寫的那些,豬腳到了前世之後,各個都大發橫財,可他到了這兒小半年了,卻隻偷了一些錢,全靠自己賺的還真是沒有一個大子兒!一想到自己以後想做的那些事情,高懷遠就為錢感到頭大,所以這會兒他最關注的還是高老根的口袋,於是厲聲喝道。

高老根嚇的又一激靈,趕緊直起頭驚恐的望著高懷遠答道:“回少爺的話,這些年雖然小的貪了一些錢,但是這些錢小的在南麵置辦了一些田產,有些錢花在了張寡婦身上,現在小的的家裏麵還存了幾十貫,隻要少爺給小的留條活命,小的願意都給少爺,不過現在小的實在是拿不出那麽多錢了,隻要少爺給小的留條活路,小的以後當牛做馬,也要償還那些錢的!”

高懷遠看看哭得一塌糊塗的高老根,覺得這戲也演的差不多了,於是裝作同情的樣子,起身背著手在屋子裏麵踱步,來回走了半天,也沒有搭理高老根。

高老根脖子跟軸承一般,跟著高懷遠的身子到處轉悠,扭的脖子都有些疼了,看高懷遠還是沒有說話,猜著高懷遠這會兒一定是已經被他的話打動了,覺得這下事情似乎有點轉機了,於是再次磕頭叫道:“少爺,您就高抬貴手,放小的一馬吧!隻要您放過小的這一次,您就是小的的再生父母呀!求求您了!少爺……嗚嗚……”

高懷遠作出不耐煩的樣子,停下腳步,低頭看著高老根,又想了一下,然後壓低聲音說道:“現在你讓我放過你,可是我又怎麽放過你呢?既然你好歹也算是我們高家的遠房親戚,那我也不想把這件事情做絕了,畢竟都是姓高,事情傳出去的話,對我們高家也臉上無光!”

高老根一聽,頓時鬆了一口氣,事情似乎出了轉機,於是又開始連連對高懷遠磕頭稱謝,但是被高懷遠馬上又給攔下了。

“但是如果就這麽算了的話,那麽又實在說不過去,這樣吧,你盡其所能,將這些年你貪墨的財物給我退還回來,然後給我立下一個悔過書,讓你永遠記著你欠我們高家的,然後帶上你的老婆孩子,給我滾的遠遠的,永遠不要讓我再看到你!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可憐的不是你,而是你的家人,不想讓他們跟著你這樣的沒出息的人丟臉,以後沒法做人,到了別的地方,給我老老實實的做人去吧!”高懷遠厲聲對高老根說道。

高老根一聽不用送他去見官了,於是心一下就放了下來,雖然這麽一來,他將會失去所有的東西,實在肉疼的難受,但是和丟了小命相比之下,高懷遠這麽做,還是對他等於寬大處理了,於是連個屁都沒敢再放,老老實實的答應了下來。

高懷遠讓周昊進來給這廝鬆開綁繩,又給他了紙筆,讓他寫了悔過書,然後叫來了薛嚴,帶著他們幾個,押著高老根從後門一路出了高家老宅。

高老根先找到了張寡婦,進去好一通說,聽到裏麵張寡婦又是哭又是罵的,後來還聽到廝打的聲音,好一陣子高老根才帶了一臉的蘿卜絲從院子裏麵狼狽的跑了出來,抱了一個小包袱,交給了高懷遠。

高懷遠打開看了看,裏麵是一些散碎的錢還有一些首飾,估計是高老根以前買給張寡婦博取她歡心的東西,這一下倒好,又給要了回來,張寡婦賠上了皮肉,豈會善罷甘休,當然少不得要廝打高老根一通了,幸好張寡婦也算是聰明人,知道這件事鬧出去的話,她以後就沒法再混下去了,搞不好還要被送官受刑,雖然不願,但還是最終交出了這些東西,坐在院子裏麵嚎啕大哭了起來。

接著一行人連夜趕到了數十裏之外的高老根家,抬頭一看,高懷遠就樂了,原來這廝為了避人耳目,居然把家給安在了山裏麵,很是偏僻,周邊幾十畝良田都是這廝購置下來的,雖然這裏的地價不高,但是貴在安靜,而且高老根弄的這個院落,看起來也不算太小,前後兩進,儼然一個小富人家的模樣,看來這廝斂財有方不說,還是個會置辦家業的家夥,雖然高懷遠帶著一臉不滿意的表情,但是心裏麵早已是樂開了花了!

高老根好一陣子拍打院門之後,裏麵才出現了燈光,然後聽到一個女人粗魯的吼聲:“是誰在外麵拍門?深更半夜的想討老娘便宜不成?老娘告訴你,我們當家的可是高家的管家,想討便宜給我滾遠點!”

高懷遠等人險一險沒有當場笑噴,高老根黑著臉破口大罵道:“你個賊婆娘,是老子回來了!快點給老子開門!屁話怎麽這麽多?”

裏麵的女人一聽是高老根回來了,於是連忙跑到門口,將院門打開,結果一看外麵站的好幾個人,嚇了一跳,趕忙問道:“你這死鬼怎麽現在想起來回來了?這都快要天亮了,也不怕讓狼吃了你!你這臉是怎麽了?他們……”

高老根這會兒心情正不爽呢,揮手就是一個大耳光扇了過去,打得他婆娘哭嚎了起來,又被高老根踹了一腳罵道:“滾一邊去,鬼叫什麽?進去再說!還不快點掌燈,老子有事要辦!”

他老婆這才哭哭啼啼的跑去掌燈,讓高懷遠等人進到屋子裏麵,高老根拉著他的婆娘到了後麵,不多時又聽到他婆娘殺豬一般的哭嚎聲,不用想也知道,這婆娘是舍不得這份家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