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學徒

最終章.退役

字體:16+-

“錢已經匯到了瑞士銀行的賬號上。”博士拍打著鍵盤笑著說。

團長點著頭走出帳篷拍了三下手,坐在營地外的人都轉過了頭看著他。

“吉它手、快腿、珍妮、黑寡婦,你們四個進來。”團長表情平靜的說道。

唐立目送著他們走到了帳篷裏,伸手握住了在一旁靜靜的靠著他肩膀的歐陽彩鳳。

一直站在火堆旁的歐陽景德看著帳篷笑了笑,接著揮手招過李泉。

“你還想呆在我身邊嗎?”歐陽景德問道。

“當然,老爺你的意思是……”李泉皺著眉說。

“或許你也該向他們一樣,擁有自己的生活吧,”歐陽景德歎著氣說,“你當年也是一名頂級的特種兵啊。”

“但要是沒有老爺的話,我怕是早就……”李泉幹涸的眼眶中濕潤了起來,“我不會走的。”

“那也好。”歐陽景德看著唐立和歐陽彩鳳苦笑著說,“也該有個人幫我送終吧。”

“老爺……”李泉看著他叫了一聲。

“父親把你的故事告訴了我,但我不知道你想不想聽。”歐陽彩鳳突然輕聲說。

“我的故事?”唐立愕然的看著她。

“你所不知道的你的故事。”歐陽彩鳳握著他的手緊了一緊,“或許你應該知道。”

早就察覺有些不對勁的唐立沉默了一會兒才說:“你說吧,我聽著。”

“事情還要從十幾年前說起……”歐陽彩鳳輕輕的說著。

在中國某部隊的特種訓練營中新來了三個年輕人,身材最壯碩的叫唐風,他是另一個身材瘦削卻依舊高大的年輕人歐陽景德的遠房表哥,另一個身材不高的年輕人叫王雷,他們都是一個鎮上的發小。

當兵也是他們同樣的願望,那還是對越自衛反擊戰過去不到十年的時間,每個年輕的心中都充滿著報效祖國的夢想,想要在戰爭上馳騁立功,過一段崢嶸歲月。

這三個年輕異常的能吃苦,也異常的有悟性,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將那些老兵遠遠的拋在了後麵,成為特種訓練營著重培養的尖刀兵。

就這樣過了三年,在一次秘密任務中叫唐風的為了救歐陽景德被一顆子彈打中了要害,這帶給了他致命的創傷,讓他原本非常健康的身體內患上了一種罕見的心髒..病,隨時心髒都會停止跳動。

不得止,唐風帶著滿腔的遺憾退出了軍隊,回到了東海市。又過了兩年,東海市出現了商界強人,他白手起家,靠著勤奮和聰明,在東海創了讓人咋舌的成績。

而也是在這一年,王雷和歐陽景德退役了。前者帶著夢想和特種訓練營中唯一一名女特種兵淩喬去了非洲,成為了一名傭兵。後者來到東海市接手了唐風的生意,而唐風則為了追求一名女孩去了深圳。

誰都沒有想到這一分別就是十年,直到唐風空難的事傳到歐陽景德的耳中,他這時已經成了在中國都小有名氣的金融家。而唐風在這十年,守著妻子小孩,在深圳過著幸福富足的生活。

讓歐陽景德注意的是空難中並沒有提到唐風孩子唐立的消息,這個小孩像是失蹤了。根據飛機失事的地點來看,應該是在非洲的坦布雅爾一帶。於是他想盡辦法聯係上了已經紮根在非洲,成為了傭兵傳說的雷神王雷,把尋找唐立的事委托給了他。

在非洲十年的經營,王雷的關係網大得驚人,可找到唐立的消息也是一段時間後了,他拎著這個像是在泥巴地裏滾出來的小孩回來時,他瞪著大大的眼睛,像一匹狼崽子。

“我要留下他。”王雷這樣告訴歐陽景德。

“他應該接受現代的教育,你能給他嗎?”歐陽景德皺著眉說。

“我能教他怎麽活下去。”王雷說。

“那由你去吧。”歐陽景德掛斷了電話。

而為了這件事,整整十年兩人都沒再通過一個電話,說過一句話。

直到他為了女兒的事找到星野姬,在她提供的名單上看到了鬼魂的介紹。

世界十大傭兵排名第七:鬼魂

所屬:閃電傭兵團

年齡:十八

國籍:中國

原名:唐立

任務成功率:100

身世:不詳

“我要他。”歐陽景德指著名單上的鬼魂說。

星野姬記得當時的回答是:“鬼魂下手太狠,你是不是再考慮一下?”

“不需要。”歐陽景德搖了搖頭。

當博士看到星野姬的任務傳真後,苦笑著找到了團長。

“是歐陽景德,保鏢任務。”團長聽到這話當時就愣住了。

“他需要保鏢嗎?”團長回答不無嘲笑的意思。

直到歐陽景德親自給他去了電話:“讓他來吧。”

“你該知道戰爭綜合症是怎麽一回事,”團長躊躇著說,他能打電話過來算是低頭了,但是這並不是團長放心的原因,“李泉不是在你那裏嗎?”

“李泉不能陪著彩鳳去學校,還有,”歐陽景德苦澀的說,“她也是你的侄女啊,你不能厚此薄彼啊。”

團長歎著氣應承下了,可後來唐立和歐陽彩鳳的發展並不在他和歐陽景德的預料之中。

“如果他退役的話,我才放心把女兒交給他。”不久前在臨時基地裏,坐在二樓的客房中,歐陽景德看著團長說。

“要是這件任務能完成,那麽我會說服他退役的。”團長說。

歐陽景德看著他許久沒有說話,直到李泉過來敲響了房門,他才開口:“可以。”

……

“後來的事你都知道了。”歐陽彩鳳幾乎是吞吞吐吐的說完的。

唐立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團長再次走出帳篷叫到他的名字,他才抬起頭,看著團長微微泛紅的眼眶:“B,我……”

“輪到你了,小子。”團長咧開嘴笑著,可在場的人都看得出,團長笑得非常的勉強。

“你會為了我退役嗎?”歐陽彩鳳突然站起身叫道。

所有的人都看著唐立,即使不懂中國話,他們也知道這位女孩子說的是什麽。

“我,我不知道……”背對著歐陽彩鳳的唐立好半響才從嘴裏吐出幾個字。

“這事不由你說的算!”團長用力拍了一下唐立的腦門,“給我滾進來吧。”

……

“叮叮!”

邁阿密海灘的一棟高級別墅的門鈴響了,拉開門露出一張美麗動人的臉孔,她懷裏還抱著個剛剛兩歲的孩子。

“這是他讓我交給你的。”唐立歎了口氣,把手中的信封遞了上去,裏麵是五千萬美金,這是刀疤數年來積累下來的財富,他沒有忘記這個值得尊敬的對手的臨終托付。

少*婦呆了一下,突然放聲痛哭:“我知道他做的事非常危險,但是我沒想到他……”

唐立看著她不住抽搐的雙肩,搖了搖頭:“你永遠想象不到他做的事有多危險……”

“我該怎麽告訴孩子,我……”少*婦越哭越大聲,而懷中的孩子卻還懵懂不知事,全然不了解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已經離他遠去了。

“你該告訴他們,他們的父親是一個足夠讓他們自豪的人。”唐立把信封塞到少*婦的手中說,“好好把孩子養大,讓他們接受最好的教育,別讓他們走彎路。”說完後,唐立轉過身,朝停在不遠處銀白色的蘭博基尼跑車走去。

“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少*婦突然問道。

“我叫唐立,”唐立回頭笑了笑,“你也可以叫我鬼魂。”

“鬼魂?!”少*婦被這名字嚇了一跳。

唐立灑然的揮了揮手,走到跑車旁,跳到了駕駛位上。穿著三點式青紫色泳裝的歐陽彩鳳笑吟吟的看著他:“事情都辦完了。”

“辦完了!”唐立聳著肩發動汽車,“要回UCLA(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嗎?”

“不!”歐陽彩鳳仰著腦袋看著唐立,一臉的甜蜜:“這可是我們的蜜月,我想在邁阿密多呆幾天。”

“大小姐,你這都蜜了仨月了,歐洲一圈,非洲一圈,啥時候是個頭啊?”唐立裝作非常痛苦的模樣說。

“到我想停下的時候,你不樂意嗎?”歐陽彩鳳板著小臉伸出手作狀要掐唐立的腰肉。

唐立忙舉起雙手投降道:“當然,當然,隻要你喜歡,養你一輩子都成,你老公可是百億身家的人了。不過……”

“哼!不過什麽?”歐陽彩鳳警覺的看著他,“難道你想去找韓莉那個小明星嗎?”

“當然不是,”唐立掐著歐陽彩鳳美麗白嫩的小臉蛋說,“你一定要按時吃刺蛇配的藥,否則的話……”

“我會吃的,不用你威脅我!”歐陽彩鳳眨著眼說。

唐立看著她笑了笑,吻了上去。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