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香

第九章 戲弄

字體:16+-

  新書,繼續求推薦,求收藏

  ~~~~~~~

  是他們來了!

  甄十娘做了個禁聲的動作,擺手示意喜鵲趕快出去。

  “大……將軍……”喜鵲一推開門,沈鍾磬和榮升已一前一後走到門口,雖然已從甄十娘嘴裏得了信,可驟然見到他們,喜鵲還是忍不住渾身一哆嗦,好半天才想起來撲通跪了下去,“奴婢見過將軍!”

  他又不是鬼,這丫頭怎麽嚇成這樣?

  對上喜鵲煞白的一張臉,沈鍾磬就皺皺眉,“……你起來吧,大奶奶呢?”

  “小……大奶奶在屋裏。”喜鵲戰戰兢兢地站起來,閃身讓到一邊。

  沈鍾磬邁步進了屋。

  “將軍來了。”甄十娘正坐在椅子上做女紅,感覺眼前一黑,一個高大的身影擋在身前,她一抬頭,恍然才看到沈鍾磬進來,忙放下女紅站起來,也不施禮,笑盈盈地說道,“妾身見過將軍。”

  隻看了一眼,沈鍾磬眼底就閃過一絲厭惡,“這個女人,越來越粗俗了!”

  隨沈鍾磬身後進了屋,循著他的目光看向甄十娘,喜鵲直恨不能有個地縫鑽進去算了。

  隻見她家小姐鬢角少有地插著朵新摘的巴掌大小的芙蓉花,臉上的脂粉厚的仿佛一層白麵罩。

  這哪是抹粉,分明就是抹牆。

  這就罷了,畢竟時下人裝扮,大都喜歡塗厚脂粉,她隻是這些年看管了她家小姐從不施脂粉的清水麵容,驟然改了,有些不習慣。

  可是,可是,她家小姐千不該,萬不該把一張精巧的小嘴畫成那樣吧?

  明明就是一張嬌俏可愛的櫻唇,她家小姐偏要把胭脂都塗到嘴唇外邊,尤其左嘴角因她剛才一聲驚呼還掛著一條來不及擦去的小尾巴,咋看上去,整一個血盆大口,猶如午夜豔鬼。

  最令喜鵲羞愧的是她家小姐身上的這套大紅錦緞繡花襖,她沒記錯的話,這衣服還是五年前的,雖說甄十娘身材比五年前還要細瘦,可該豐滿的地方卻是毫不含糊,而且也抽高了不少,想像一下,這樣一件及不相稱的衣服穿在身上,會是什麽樣子?

  胸口緊繃繃的,胸以下的衣服卻空空蕩蕩地懸著,像隻小水桶,而且本應該遮住下臀的衣服現在隻遮到小腹。

  喜鵲都擔心她家小姐一抬胳膊,就會把羅了補丁的肚兜露出來,也虧她家小姐聰明,裏麵又套了件水粉色的粗布衫,不至於腰部走光,沒的養了沈鍾磬的眼。

  可是,這樣一來,小褂套大褂,臃腫不堪的,是不是有些更俗氣了?

  “將軍來這有事?快請坐……”見沈鍾磬看著自己直皺眉,甄十娘心裏淡淡地笑,隻臉上現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抬頭吩咐羞傻在一邊的喜鵲,“快給將軍上茶。”

  上茶?

  喜鵲一怔。

  那茶都是富貴人喝的,她都兩年沒見到茶葉長的什麽樣了,這時候讓她上哪去沏茶?

  正遲疑的,就聽沈鍾磬搖搖頭,“不用了,我隻是有事路過這兒,進來瞧瞧就走。”

  對上眼前這俗得不能再俗的女人,多待一刻,他都覺得難捱。

  看來剛剛在藥堂他真是認錯人了!

  就說這惡毒的女人絕不會有那種寧靜的目光,還枉他聽說那女人得了血虛之證,竟悄悄為她生出一絲擔憂!

  剛剛在藥堂門口沒找到甄十娘,沈鍾磬就回去找了坐堂大夫馮喜,問:“剛才那個女人得了什麽病?”

  馮喜被問的一頭霧水,可對方是名震大周的輔國將軍,他也不敢亂講,想起甄十娘的確有血虛之證,就隨口說是血虛。

  五年的時間,他早已從一個十九歲血氣方剛的少年郎兌變成一個沉穩內斂喜怒不行於色的大將軍,對於甄十娘,雖然痛恨,但把她放在祖宅五年不聞不問,他多少也有不對的地方,尤其在藥堂驟然對上那雙澄淨的仿佛堪破世事的眼,和一張白皙如紙容顏,竟讓他心裏沒由來的生出一股憐惜。

  所以,一聽她得了血虛之證,他二話沒說就趕了過來。

  沒想到,竟是一場誤會!

  他認錯了人。

  她還是那個潑辣蠻橫的女人,看這樣子,五年來她一點都沒變。

  不,不是沒變,應該是變本加厲!

  甄十娘卻是不知道馮喜根本沒提她賣藥的事兒,他追過來看她是源於內心深處的一份擔憂,隻以為他是來質問她為什麽去賣藥的,如今見他轉身就走,心裏就暗暗舒了口氣,臉上卻露出一股惋惜之色,挽留道,“將軍既然來了,不如就用了午飯再走吧,妾親自下廚給您做。”巴結的語氣帶著股討好的味道。

  男人都害怕倒貼上去的女人。

  果然,原本沈鍾磬心裏還有一絲疑慮,腳步還有些遲疑,聽了這話,瞬間加快了腳步,仿佛身後有鬼攆一般。

  跟著送出門口,直看著沈鍾磬主仆二人的身影消失,甄十娘才爆笑出聲。

  “……小姐!”喜鵲臉色漲紅。

  好半天,甄十娘才止了笑,“……怎麽了?”

  “……你不該裝扮成這樣把將軍嚇走!”喜鵲抱怨道。

  官居二品的輔國大將軍,萬歲眼前的紅人,他破天荒地地來了祖宅,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她家小姐就該抓住才是。

  “……難道你想讓他知道我們賣藥的事兒?”甄十娘笑看著喜鵲。

  “可是……”

  可是,那也沒必要這麽自毀形象,把人嚇走啊?

  “你記得,我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甄十娘斂了神色,“……你趁早打銷了巴結的念頭。”

  喜鵲就抿了抿唇。

  “……阿膠錢收回來了?”伺候甄十娘重新洗漱了,換了套合身的衣服,喜鵲開口問道。

  “哎呦……”甄十娘一拍額頭,“被他這一攪合,我竟把這事兒給忘了。”

  “奴婢下午去收吧。”瞧見甄十娘臉色泛白,喜鵲心疼地說道,“……正好婆婆的湯藥喝完了,奴婢也得去藥堂。”

  喜鵲的婆婆是多年的老寒腿,上個月開始用甄十娘的方子,感覺竟見強了,便一天也不敢耽誤,一早就催促李長河去給抓藥,湊巧李長河今天去了鄰鎮。

  “……你下午就坐馬車去吧,一路上仔細些。”也感覺折騰了這一上午,自己有些氣虛,甄十娘就點點頭,“你記得問問李掌櫃,沈將軍上午都問了些什麽?”

  “小姐不說,奴婢也準備去問的。”這可是涉及到她們主仆身家性命,含糊不得。

  “還有……”甄十娘想了想,“你跟李掌櫃說一聲,以後若再有人打聽我,就說不知道住哪兒。”

  雖說她一直用簡姓,可一旦讓沈鍾磬知道熬製簡記阿膠的人就住在沈家祖宅,順藤摸瓜,他早晚能查出她賣藥的事兒,這是小事,她最擔心的是被他發現簡武和簡武的存在。

  畢竟,這鎮子上的人,大都知道她是個帶著兩個孩子的寡婦。

  也知道這事兒大意不得,喜鵲就嚴肅地點點頭,“小姐放心,奴婢知道怎麽做。”

  像這種敲山震虎威脅人的事情,她以前在尚書府時,就沒少替她家小姐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