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香

第十二章 相逼(上)

字體:16+-

  嘻嘻,河蟹的真厲害,後——宮兩字也不能連寫,隻好用分割好分開了

  ~~~~~

  榮升搖搖頭:“奴才也不知道。”

  “你去問問母親身邊的人。”沈鍾磬又拿起一封信函打開,嘴裏吩咐道。

  應聲走出去,榮升不一會兒就返回來,“……碧月說老夫人今兒贏了銀子,心情及好,還賞了各位姨娘呢,倒是李姨娘提到十皇子滿月宴時,她看著楚姨娘好似很不開心。”

  十皇子的滿月宴?

  沈鍾磬若有所思地皺皺眉。

  十皇子的生母就是獨寵後/宮的鄭貴妃,幾年來恩寵不減,七年前生下五皇子後便一直再無所出,誰知去年突然竟又有了消息,兩個月前誕下十皇子,時值後/宮已兩三年沒有皇子誕生了,萬歲欣喜異常,滿月之日大宴群臣,那盛況堪比當初皇長子的滿月酒。

  按規矩,隻有一品以上大員才有攜帶內眷參加宮廷盛宴的資格,可他是萬歲跟前的紅人,那時又剛從邊關歸來,內廷下請柬時便破例邀請了將軍夫人,鄭貴妃這也是好意,放在尋常人早巴巴的樂顛餡了。

  可惜,在別人眼裏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到了沈鍾磬這裏卻成了不折不扣的雞肋,他那個惡毒的妻子,是絕帶不出門的,更何況,他已經五年沒見過她了。

  可是,若真帶了妾室去,被有心人利用,說他蔑視貴妃娘娘,羞辱鄭貴妃再受寵也是個妾,以鄭貴妃今日的榮寵和她在萬歲心中的位置,怕是他立馬就被抄了家。

  他是個武將不假,但他絕不是莽撞之人。

  於是他特意遞了請辭,推脫夫人受了風寒,怕衝撞了貴妃娘娘和十皇子,婉拒了。

  好在萬歲也知道他內宅不合,倒也沒追究。

  可是,楚欣怡卻很不滿。

  自接到請柬,就磨著他帶她去。

  五年來,儼然當家主母般主持將軍府中饋,出入豪門相府被人眾星捧月一般供著,已經遠遠不能滿足她的虛榮,如果能堂而皇之地進入**,與其他一品大員的命婦一樣和貴妃娘娘交往,那將是何等的榮耀。

  對參加十皇子滿月宴勢在必得,楚欣怡可謂軟磨硬泡用足了手段,逼的他最後不得不躲了出去。想起這些,沈鍾磬心裏就有一絲不快,眉頭也蹙了起來:“……什麽時候,與世無爭的她,竟也開始虛榮了?”

  看看天色不早,就將身前的湯碗一推,站起身來。

  “將軍……”見沈鍾磬徑直朝楊姨娘的簇錦園走去,榮升叫了一聲。

  沈鍾磬腳步頓住。

  “將軍一直出征在外,將軍府裏裏外外都靠楚姨娘打理,她……也著實吃了不少苦。”想起春紅的苦苦哀求,榮升硬著頭皮說道。

  低頭想了想,沈鍾磬索性轉身朝碧竹園走去。

  “……將軍來了。”楚欣怡正繡鞋麵,聽到門外丫鬟的問安聲,忙欣喜地迎出來,“今兒怎麽沒去姐姐哪兒?”回頭吩咐春紅,“給將軍上茶!”

  邁步進屋,瞧見楚欣怡眼睛隱約有些紅腫,沈鍾磬心裏就歎了口氣,道,“今日晚了,瞧著碧竹園離書房近,就順路過來了,怎麽還沒睡?”

  “婢妾正要收拾了睡呢,可巧將軍就來了。”楚欣怡笑道,“鬧得好像婢妾故意等將軍似的。”一邊伺候著脫了外衣,“……將軍是先洗漱還是等會兒?”

  “……先洗漱吧。”說著話,沈鍾磬邁步進了洗漱間。

  洗漱完畢,春紅早已泡了一壺上好的大紅袍,楚欣怡手握白玉杯,峨眉微蹙,陷入沉思,連沈鍾磬進來都沒發現。

  “……想什麽呢,這麽入迷?”沈鍾磬把手裏的毛巾遞給春紅,在她對麵坐下。

  “啊!”楚欣怡猛嚇一跳,驀然抬起頭,一雙微微發紅的眼正對著沈鍾磬,“將軍這麽快就洗完了。”

  再想無視她那雙紅腫的眼是不可能了,沈鍾磬就皺眉問道,“又怎麽了,竟哭紅了眼?”

  “……哪是哭的,是下午被沙子迷了眼。”楚欣怡忙低了頭遮掩。

  春紅卻忿忿不平:“姨娘是……”

  “……春紅!”楚欣怡喝住她。

  “奴婢偏要說,姨娘心裏苦,憑什麽要打了牙往肚子裏咽!”春紅索性跪了下去,“求將軍替我們姨娘做主!”

  沈鍾磬就挑了挑眉,“你說……”

  “這死蹄子,看著我脾氣好,越發張狂了,將軍勞累了一天,好容易得空歇歇,你又何苦拽出這些事來煩他……”楚欣怡嘴裏叫罵,卻也沒繼續阻止。

  就聽春紅說道,“將軍長年出征在外,留下這一大家子人,裏裏外外大大小小的事情,那件不是姨娘操心?就怕有個閃失,傳到邊關去擾了將軍心神,讓將軍不能安心打仗,心都操碎了,可偏有人不領情,說什麽同是姨娘,數我們姨娘進門最晚,憑什麽就主持了中饋!”春紅大膽地看著沈鍾磬,“將軍您不知道,您不在這些年,姨娘偷偷掉了多少淚,實指望將軍回來了,大家總能收斂些,支撐著把日子過下去罷了,誰知竟變本加厲,今日在老夫人那裏當著一大家子人就指桑罵槐地說……”春紅學著女人那種尖酸的口氣,“做人什麽時候也別忘了本分,自己是打什麽家麽式的一定要認清了,姨娘就是姨娘,到什麽時候也上不了台麵!”

  “……誰說的!”沈鍾磬啪地一拍桌子。

  這話觸了他傷疤。

  他是個重承諾的人,這輩子唯一違背的承諾就是曾答應楚欣怡要娶她為妻,最後卻讓她做了姨娘。這也是他一直覺得虧欠楚欣怡的地方。也因此,這些年來,他讓她主持中饋,對她有求必應,任她予取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