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香

第十五章 對峙

字體:16+-

  ps求推薦,求收藏求點擊

  ~~~~~~

  隻見甄十娘身穿一件發白的粗布碎花交領夾衫,烏黑的秀發簡簡單單地挽了個髻,用一支木釵別著,身前的石桌上擺著一副棋盤,她正拿著一枚黑子低眉沉思,溫溫淡淡的,恍然一道寧靜的風景,沈鍾磬不覺間看癡了去。

  自得了血虛,甄十娘就一向少眠,怕白天睡多了晚上走困,她一般都是趁文哥武哥午睡時來到荷塘邊,一手執白一手執黑,自娛自樂地下一盤棋,這也是她每天最快樂的時光。

  古代的娛樂太少,尤其像她這種貧困交加的人,連本好看的書都不舍得買,更別說出去應酬交際取樂了,好在她前世就是個圍棋愛好者,認真說起來,她大學時還曾經在全國業餘圍棋賽中拿過第三名呢。

  擺的是前世第三屆中日圍棋擂台賽中聶衛平與加藤正夫的一局棋譜,好像是第十七局,記憶有些模糊,她正拿著一枚棋子思索,感覺一束目光緊緊地盯著自己,就下意識地抬起頭,不覺一震:

  他怎麽來了?

  那天不是被她嚇走了嗎?

  怎麽又來了?

  盡管不明他的來意,可麵對沈鍾磬的再次出現,甄十娘才不會自作多情地以為他功成名就後良心發現了,想善待她這個糟糠之妻了,隻一閃念,她便明白過來:

  是了,他是來休她的!

  他現在是如日正紅的大將軍了,窺覷他的人越來越多,更主要的,他需要一個強有背景的妻子能和他成雙入對地進出上流名宴,出入皇宮內庭,成為他鞏固勢力的另一個幫手耳目。

  要知道,在官場上,有時候內宅夫人間的交際要比他們這些正主更重要!

  直到現在,甄十娘都不知道,她是先帝賜婚,他休不了她,她們隻能和離,這其中她也占了一半的主動,這念頭一冒出,甄十娘心砰地跳了下,“無論我怎麽擔心,這一天,終於還是來了!”

  盡管這自由也是她渴盼的,想到從此可以敞開心扉去接納一份能長相廝守的真情,她也開心,可是,古代女子無私產,不比現代,離婚了女方也能分得一半財產。

  在這古代,她一旦被休了,就會立即被趕出祖宅。

  沒地方住,辛辛苦苦攢的十幾兩銀子又都壓在了丸藥上,身上不名一文,這讓她們孤兒寡母的如何生活?

  想起這些,她眼底閃過一絲黯然。

  隻一瞬,便消失了去。

  她紋絲不動地坐著,吧嗒,直把手裏的一枚黑子沉穩地落下,這才扶著石桌站起,“……將軍來了。”聲音淡淡地,麵色從容冷靜。

  盡管布衣荊釵,可那模樣,那姿態,儼然錦衣華服的高貴公主。

  不,公主也沒她這般從容!

  直讓沈鍾磬的心狠狠地**了下,他直直地站在那裏望著她,竟忘了說話。

  “……將軍有事兒?”見他不語,甄十娘直奔主題,即猜出了他的來意,她也沒必要再和他繞彎子,打太極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她也沒有辦法。

  與其死纏爛打,苦苦哀求,倒不如大家都痛痛快快,嘁哩喀喳地快刀斬亂麻,沒有房子沒有地,沒有銀子沒有依靠雖然可怕,但至少她還保有一份尊嚴,她還有文哥和武哥。

  想到即將麵臨的艱辛,甄十娘心裏一片黯然,隻臉上神色溫溫淡淡的,從容地看著沈鍾磬。

  回過神,沈鍾磬正對上她一張淡定無波的臉,寧靜的眼底浮著一層淺淺的笑容,淡淡倦倦的,淺薄如霧,遮住了所有的心思,他心一咯噔,“……這不就是那日在藥鋪裏見過的那個女人嗎?”

  那天她是故意的!

  這念頭一閃過,沈鍾磬沒由來的一股怒意,早忘了這次前來是想和她心平氣和地談和離的,他上前一步,“……你那日去了藥鋪?!”

  沒料他會突然問這個,甄十娘怔了一下,她勉強維持著挺直的身子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裏,用盡全力抵抗著來自他身體的那股無形氣勢的壓迫,淡淡答道,“是的。”

  那日喜鵲問過瑞祥藥鋪的掌櫃李齊,沈鍾磬並不知她那日是去送藥的,隻以為她是個去瞧病的病人,甄十娘回答的也坦然。

  見她騙了自己還能如此沉靜,沈鍾磬怒意更盛,“……今日怎麽沒有打扮的花枝招展?”語氣中帶著一絲嘲諷,他又向前跨了一大步,目光咄咄地看著甄十娘。

  如果你不是突擊來的,我一定打扮得花枝招展迎接你!

  心裏這麽想,甄十娘嘴上可不敢實話實說,“這池塘邊風大,妾是怕把衣服弄髒了。”言語間,好似她那件令她醜態百出的大紅錦緞繡花襖是個不世之寶,不是正經場合她還舍不得穿呢。

  沈鍾磬臉騰地漲的紫紅,拳頭握得咯蹦蹦直響,才勉強控製住自己沒一巴掌甩出去,好半天,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氣。

  感覺一股濃鬱的男性氣息撲在臉上,麻麻癢癢的,甄十娘再維持不了鎮靜,她下意識地往後邁了一步,不料竟被身後的石蹬絆住,身子一趔趄,險些栽倒,她驚呼一聲,胡亂一把抓住石凳想站起來,誰知石凳太滑,她掙紮了半天沒能站起來,手指卻慢慢地從石凳邊緣滑落,身子不受控製地向池塘墜去。

  完了。

  原來我這輩子是這麽死的。

  哀歎一聲,甄十娘絕望地閉上了眼,雖然眼前明明有一個人能救她,可她掙紮了這麽久,他都沒有上前扶一把,甄十娘已不對他抱有奢望,她甚至隱隱地想:

  剛剛他是故意的,意在逼她落水。

  如果她死了。

  他連休書都不用寫了。

  甚至不會戴上富貴之後休妻另娶的帽子,被世人指著鼻梁唾罵為喜新厭舊趨炎附勢的陳世美!

  她早該想到他是如此險惡,早該防著他的。

  這個蠢女人,怎麽笨到連條凳子都抓不住?

  原本以為甄十娘又是在耍詭計,是故意站不穩,讓他伸手去扶,她好趁勢撲過來抱住他,然後使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本事賴著他搬回將軍府。

  曾經是個芝麻大小的六品官她都賴著不放,何況他現在是紅極一時令人垂涎的大將軍?

  既然打算和離,他就不能再和她牽扯不清,所以,他隻一動不動地冷冷地看著甄十娘掙紮,看著她表演,直到看著她手指慢慢地一點一點從石蹬上滑落,身子緩緩地墜下去,眼見就要貼到水麵,他才驚呼出聲,“十娘!”縱身飛了過去。

  她不是和他耍詭計!

  直到抱著她落到地麵,他心還砰砰直跳,“這個該死的女人,明明都要掉到水裏了,她怎麽還不呼救?”還能這麽淡定,從容的好像要去春遊一般!

  是想害他背上謀害嫡妻的罪名嗎?

  剛剛眼看著她墜下去,他就知道她不是使詐了,可他還是不想出手,是下意識地渴望能聽道她驚慌失措地呼叫一聲他的名字吧?

  沉靜下來,沈鍾磬才感覺自己像抱了一團棉絮,懷裏輕飄飄的,沒有一點質感,不覺就皺皺眉:

  這副身子,怎麽這麽輕?

  隨即想起瑞祥藥鋪的坐堂大夫說她血虛的話,滿腹的怒意頃刻間化為烏有。

  她全家被殺,他們真和離了,這樣的她一個人怎麽生活?

  他從來不是一個惻隱仁慈的人,更不是一個會為女色所動、憐香惜玉的人,可是,無論她曾經多麽惡毒,畢竟,她也是他的女人,他們真真的有過肌膚之親,看到她身子竟如此的不堪,原本堅定的和離念頭在這一刻產生了動搖。

  見他兀自抱著自己不放,甄十娘臉騰地漲紅,連忙使勁推他,嘴裏說道,“……妾謝將軍救命之恩。”

  見她掙紮著要站起,沈鍾磬忙鬆開手,瞧見她腮邊燃起一抹落日般的晚霞,他心沒由來的跳了一下,“你……”

  想問你真得了血虛之證嗎?剛一開口,就聽身後傳來一陣孩子的吵鬧,“我要找娘,我要找娘!”

  文哥武哥醒了!

  聽了兒子的呼叫,甄十娘臉色一陣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