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香

第十九章 借被

字體:16+-

  ps求推薦、求收藏、求點擊……

  ~~~~~~~

  甄十娘就暗歎一聲。

  到底是嬌養慣了,這粗茶淡飯的,他隻看著就沒食欲吧。恍然沒看到沈鍾磬的異樣,甄十娘隨手夾了塊蛋卷放到他碗裏,“將軍嚐嚐妾的手藝。”自己則掰了半個菜團子首先吃起來,嘴裏不忘介紹道,“這是今兒中午才蒸的,用蝦醬蘿卜做的陷。”

  吃不起白麵,簡文簡武又嫌玉米麵太粗,咽不下,甄十娘索性把玉米和白麵對摻了做菜團子,每天變著花樣地加不同的陷。

  見她吃的香,沈鍾磬就拿起一個菜團子試著咬了一口,神色一震,接著就大口吃起來。

  粥很燙,甄十娘用湯勺慢慢地喝,好容易喝完一碗,一抬頭,隻見沈鍾磬已風卷殘雲般將一盤菜團子都下了肚,連帶著四個小菜也進去了大半,見她抬頭,意猶未盡地說道,“……這菜團子瞅著難看,想不到竟這麽好吃,小時候也吃過玉米麵,竟沒記得這麽好吃。”

  “這是參了白麵的……”甄十娘笑道。

  “我說呢。”他看著甄十娘,“還有嗎?”見甄十娘錯愕,又尷尬地解釋道,“奔波了一天,一坐在桌前,就感覺特別餓。”

  那是誰坐了半天不肯動筷?

  甄十娘心裏腹排,隻嘴上卻不說破,道,“不知將軍來,中午就蒸了一鍋,被喜鵲她們分去一大半,已經沒了。”把盤子裏自己掰剩的一半遞給他,“我喝粥就行,這個將軍吃吧。”

  看了眼她瘦弱的身子,沈鍾磬把菜團放到她碗裏,“……你吃吧,給我盛碗粥。”語氣清淡自然,連他自己的沒發現這簡單的對答中竟帶了一絲關心。

  他不是不吃甜的嗎?

  甄十娘心裏有絲詫異,卻沒再推讓,順從地給他盛了碗粥。

  用過飯,甄十娘帶喜鵲秋菊收拾碗筷,沈鍾磬則和榮升來到後院的池塘邊散步,“……你看大奶奶怎樣?”慢慢地走著,沈鍾磬眼裏帶著一絲困惑。

  “大奶奶和五年前好像換了個人。”夜色中,榮升眨眨眼,“連奴才都不敢相信,她能這麽安於現狀。”

  “我也這麽覺得。”沈鍾磬突然轉過身,“你說,她怎麽能變化這麽大?”

  “人都是這樣……”榮升漫不經心地說,“日子過苦了,什麽驕縱的脾氣也沒了。”她以前那脾氣還不是被貫的。想起什麽,他抬頭看著沈鍾磬,“奴才瞧著她們好似過的很苦,看大奶奶那屋子裏,唯一的炕櫃都發了白,我們府裏最下等的奴才住的都比她強,不是眼看著大奶奶就住在那屋裏,奴才都以為進了誰家的倉房……”借著熹微的月光,他小心翼翼覷著沈鍾磬的臉色。親眼看到甄十娘的日子過成這樣,榮升也覺得可憐,有心說些好話,又怕適得其反。

  身為名震三軍的大將軍,戰場上殺人如麻,沈鍾磬可不是一個有悲天憐憫心的人。

  見他轉過身又繼續走,榮升小跑著追上,“……在狀元府時從沒見大奶奶下過廚,想不到她的廚藝竟這麽好,菜裏看著也沒什麽油水,可吃起來真香,尤其那個香菇蛋卷,真好吃,還有……”不好意思地撓撓頭,“一盤菜團子幾乎都讓奴才包了,秋菊和喜鵲好像都沒吃飽。”想起秋菊睜著大眼,看怪獸似的瞪著他手裏最後一個菜團子的情景,榮升臉上熱辣辣的。

  跟在沈鍾磬身邊,什麽山珍海味沒見過,他還是第一次和女人搶飯吃,現在回想起來,剛剛怎麽就鬼使神差了非要去搶那個菜團子不可?

  鬧得好像他沒見過吃的似的,真是丟臉丟到了姥姥家。

  也想起自己這桌最後隻剩下半碗土豆燉豆角,甚至連那兩盤小鹹菜都被他就著粥吃了,沈鍾磬摸著飽脹的肚皮,臉上現出一絲少有的滿足。

  她的廚藝真的很好,以後吃膩了府裏的飯菜,可以適當來這改善一下。想的很理所當然,全忘了,如果他們和離了,甄十娘還肯不肯這麽溫順地伺候他。

  “我們今兒這一頓,大約也吃了她三人幾天的口糧,你明兒走前想著去鎮上買些米肉補給他們。”

  “是!”說了這一大堆,榮升就等這句話。

  他可不想被秋菊看成是吃白食的。

  散步回來,正瞧見喜鵲帶秋菊抱著一套半新的被褥進來,瞧見他們回來,喜鵲忙拽著秋菊閃道一邊。

  榮升就問道,“……抱這個幹什麽?”

  “家裏被子不夠,奴婢回去抱了一床。”

  榮升錯愕地看向沈鍾磬。

  沈鍾磬眼裏也閃過一絲意外,隨即一聲不響地邁步進了屋。

  放下被子,喜鵲轉身看著榮升,“……委屈榮升今晚去奴婢家裏對付一宿吧,奴婢家離這兒不遠,就在池塘後麵。”

  讓榮升去她家?

  那簡文簡武住哪兒?

  之前聽沈鍾磬要住這兒,她就特意去了趟喜鵲家,好歹哄了簡文簡武答應晚上住在那兒。聽了這話,甄十娘皺皺眉,見喜鵲說的極其認真,就壓下了心裏的疑惑,隻靜靜地站在一邊看著。

  “去你家?”他還得伺候將軍呢,榮升指著後院,“後院不是還有屋子嗎?”剛剛陪將軍散步時,他可是瞧的清清楚楚,後院還有一排四五間的大瓦房呢。

  “後院沒打掃,而且……”喜鵲看了眼甄十娘,“家裏……也沒多餘的……被褥了……”被沈鍾磬主仆發現她們日子竟過到這份上,喜鵲也覺得臉紅,不覺間便沒了底氣。

  “……怎麽竟會過到這份上?”榮升嘟囔著看向沈鍾磬。

  “你就過去吧。”沈鍾磬皺皺眉。

  看到正屋都窮酸成這樣,榮升也能想象出後院的狼狽,就點點頭,“那,奴才明兒一早就過來伺候將軍?”

  沈鍾磬沒言語。

  喜鵲就回頭吩咐秋菊,“你先帶榮升去吧,這裏有我和小姐就行。”

  秋菊應了一聲,“榮哥請隨我來。”

  榮升隨秋菊走了。

  喜鵲正要脫鞋上炕鋪被,驀然想起自半個月前把奶娘辭了,甄十娘就和簡武簡文住在這東屋,他們的被褥就在炕櫃裏!

  沒想到借被子的事情會被沈鍾磬撞上,剛剛打發榮升時她還信誓旦旦地說家裏沒被褥了,現在突然發現炕櫃裏還有行李,沈鍾磬該怎麽想?

  難道要告訴他那些都是他兒子的,太小了,他那體格用不了?

  喜鵲不安地看向甄十娘。

  潛心裏,她還是希望甄十娘能坦白地告訴沈鍾磬他有兒子的事情,免得這麽戰戰兢兢的。

  見屋裏就剩下他們,沈鍾磬也看向甄十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