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香

第三十九章 消息

字體:16+-

  甄十娘回到祖宅,秋菊和喜鵲正不安地站在門口了望,一瞧見她,秋菊飛一般迎上來,嘴裏一連串問道,“……聽說柳二貴得了瘟病?是真的嗎?小姐會不會被染上?這裏會不會爆發,我們用不用搬家?”

  不過大半天功夫,柳二貴得了瘟病的事已經傳遍了整個梧桐鎮,把喜鵲和秋菊嚇的什麽似的,不是礙著甄十娘的身份,秋菊早過去接人了。

  就這樣,喜鵲還是打發秋菊去藥鋪偷偷瞧了兩次。

  “有事……”甄十娘臉色一本正經,“今晚收拾收拾,我們明天一早就搬家。”

  “……真的!”秋菊騰地站住。

  “你呀……”甄十娘拍拍她腦袋,“聽風就是雨,我的醫術你還不信?”語氣帶著股戲謔。

  站在那兒好半天,秋菊才回過味,不滿地摸摸後腦勺,“小姐就會欺負人,奴婢都被你拍笨了。”心情大起大落,秋菊竟忘了繼續追問。

  看到甄十娘麵色從容,眉眼間竟少有地帶著股笑意,喜鵲懸了一天的心也放了下來,知道甄十娘素來不願談出診的事兒,便也沒再問。

  雖不是體力活,但折騰了一天,甄十娘還是覺得特別的乏,用過晚飯,給簡文簡武講了一半故事就睡著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醒來,惦記著柳二貴的病情,便打發了秋菊去瑞祥藥鋪。

  秋菊很快返回來,“……李嫂說昨兒你走了不一會兒,柳麻子一家就離開了,讓您放心,診費房費都給了。”想起什麽,又嗬嗬笑道,“聽說您留了方子,昨晚就陸續有人去買藥了,今兒瑞祥一開門,外麵早排出了二裏地,都是怕染上瘟病去買藥預防的,李掌櫃一大早就出去進藥材了……奴婢在那兒站了一會兒,聽道還有人專門打聽您住哪兒,想出高價請您瞧病呢。”喜氣洋洋地看著甄十娘,“這一下,小姐的名聲是徹底地傳開了!”想起甄十娘的身子根本受不得操勞,眼看著白花花的銀子賺不了,秋菊聲音戛然而止。

  沒注意秋菊的異色,甄十娘有些心不在焉。

  雖也懂藥,也希望去瑞祥求醫的人都能藥到病除,但李齊夫婦畢竟是純粹的商人,對他們來說,隻要銀子賺到手就萬事大吉,至於病好沒好,後續怎樣,都與他們無關。

  除非被病人鬧上門來。

  可這次不同,柳二貴得了瘟病,雖然她在人前說的自信,深秋季節這種病不會大規模的爆發,可這是古代,衛生醫療條件都有限,許多事情不是她能掌控的,她也不敢保證就沒有萬一。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一旦出現意外,梧桐鎮就會麵臨一場滅頂之災。

  到那時,她便成了千古罪人!

  猶豫了半天,甄十娘有心讓秋菊去遞個話,請李齊去柳麻子家看看柳二貴的病情,繼而想起昨天兩家人僵持不下的情形,又把話忍住了,這畢竟不是現代,醫院對病人有病情追蹤和回訪製度,在古代,隻要病人不上門,藥堂絕不會主動登門去問詢的,她若是讓李齊去瞧柳二貴,他一定會把她看成異類。

  鬧不好還以為她動了春心。

  寡婦門前是非多,柳二貴畢竟是個和她年齡相仿的大男人,她稍微露出一點關心,就會被人誤會,傳出不堪的流言。

  萬惡的舊社會!

  來這五年,甄十娘也算融入了這個時代,可每每遇到這種有心無力的事情,她心裏還是會詛咒,幽幽歎息一聲,甄十娘吩咐秋菊勤打聽著外麵的風聲,注意還有沒有類似的病例發生。

  眼見快入冬了,沒什麽大活,甄十娘又覺得渾身懶懶的,便找了本醫書,倚在炕上看起來。

  轉眼一天過去了。

  第三天一大早,甄十娘正猶豫著要不要讓秋菊再去瑞祥藥鋪看看,李齊媳婦樂顛顛地拿了兩對鹿茸走進來。

  正打瞌睡,就送來了枕頭,瞧見是她,甄十娘異常興奮,隻臉上神色不動,“……嫂子來了。”她放下書,抬頭吩咐秋菊“快給李嫂倒水。”

  “……阿憂真有清福。”見甄十娘竟悠閑地躺在炕上看書,李齊媳婦豔羨地看了她剛放下的書一眼。

  這能識文斷字的人就是不一樣。

  看著甄十娘一副沉穩靜謐的神態,想起這兩天鎮上的人直恨不能挖地三尺把她這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醫給找出來,李齊媳婦神色就更多了一份豔羨。

  “哪是有清福,是身子骨不行,折騰不動了……”甄十娘苦笑著搖頭,“家裏一堆活等著呢,這不,秋菊前兒就把白菜買回來了,我眼看著就是不想動彈,堆在院裏一直沒醃呢……”

  甄十娘前世是北方人,喜歡吃酸菜,每年冬天都要醃兩大缸,以前有喜鵲幫著,今年喜鵲懷孕了,甄十娘身上軟的連根針都拿不動,一直看著院裏那堆白菜發愁。

  “你這身子骨是該好好養養了,瞧這臉色白的,跟死人差不多!”李齊媳婦本就是個心直口快的,聽了就點點頭,“我知道你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不容易,是想多給孩子攢點家底,可再吧唧,也得有命享才行,所以啊,這身子才是最主要的!”指著院裏那堆白菜,“……那個你也別發愁,趕明兒我倒出功夫過來幫你醃。”咂嘴嘴,“還別說,你醃的那酸菜真好吃,我們家那口子就是吃不夠,一入秋就張羅著買白菜讓我醃,我哪會?”嘿嘿笑道,“正好明兒過來跟你學學……”

  每年酸菜醃好了,甄十娘都會給各家送些去,李齊媳婦每次吃完後都會再端了大盆來要。

  “我正愁喜鵲身子越來越重,幹不了這種活了……”見她說的實在,甄十娘就笑著點點頭,“那先說好了,我可沒工錢給你。”

  “那怎麽成?”李齊媳婦打趣道,“你若少了我工錢,過年時我就端了大盆上你這兒撈酸菜吃。”

  秋菊就掩了嘴吃吃地笑。

  大家笑了一回兒,惦記著柳二貴的病情,甄十娘問道,“……一大早的,藥鋪沒活了,你跑這兒來打秋風?”目光落在李齊媳婦剛放下的鹿茸上“你這又是幹什麽?”

  “托你的福,哪能沒活兒?”李齊眼角眉梢都是笑,“這兩日藥店裏可是忙得腳後跟打後腦勺。”伸手拿起一隻鹿茸,“這不,是受了人家的央求,特意來給你送補藥的。”

  “補藥?”甄十娘皺皺眉,伸手接過鹿茸,“我又不當官,沒權沒勢的,誰賄賂我?”

  “是柳麻子媳婦,今兒一大早就領著柳二貴去藥鋪找你……”

  甄十娘騰地坐直身子,“怎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