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香

第三百四十章 回京

字體:16+-

  第四更,求粉紅票

  ~~~~~

  “鍾磬……”發現氣氛不對,甄十娘一把從後麵抱住了他,“你怎麽了?”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看到他這麽暴怒了。

  沈鍾磬僵著身子一動不動。

  “鍾磬……”甄十娘又叫了聲。

  聽到她聲音裏的不安,沈鍾磬到底不舍得,他歎了口氣,反身把她抱在懷裏,“你怎麽不吃醋?”聲音裏滿滿的委屈落寞。

  她真的以為給自己隨便找一個女人來,就可以替代她,就可以安心地去了嗎?

  吃醋?

  甄十娘恍然明白過來。

  “我啊,”甄十娘笑看著討不到糖吃的孩子似的鬧別扭的沈鍾磬,“倒是想吃醋,隻是……”她話音一轉,把手輕輕放在沈鍾磬胸口,“我知道,你這裏,除了我,再裝不下別人了。”

  “阿憂……”暴躁一掃而空,沈鍾磬激動的抱緊了她,“阿憂……”他想再聽一遍。

  看著沈鍾磬一瞬間就眉開眼笑的臉,甄十娘心裏幽幽歎息一聲。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他不要這樣。

  “鍾磬……”她握了沈鍾磬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我也一樣,我這裏,除了你,也再容不下別人了!”愛就是愛了,她不要在臨死時才想起,竟忘了告訴他,她愛他。

  “阿憂……”沈鍾磬聲音發顫。

  “鍾磬……”甄十娘把臉貼在他胸口,“你記不記得那年你給我雕的那個冰燈……”

  沈鍾磬就想起簡武嘴裏那個醜的不得了的兩顆桃子被一支箭串到一起的冰燈。

  “記得……”沈鍾磬點點頭,“是……古樸大方,很好看。”想起那年三十,就因為他說了一句那冰燈枯燥,好容易屋裏沒人了,她卻別扭地不肯讓他親一下,他可是再不敢說那冰燈醜了。

  “那不是桃子,是我們倆的心被愛神的箭給拴到一起了……”她給他說起了丘比特的故事。

  沈鍾磬眼睛閃閃發光,“我明年給你雕一個更大的,就擺在花園正中間,讓所有的人都能看到!”

  明年?

  她還有明年嗎?

  甄十娘眼裏閃過一絲晦暗。

  沈鍾磬也回過味來,心裏一陣抽搐。

  空氣沉寂下來。

  “將軍,夫人,上京來信了!”冬菊興衝衝敲門進來,“換心術成功了!”瞧見甄十娘正坐在沈鍾磬懷裏,臉騰地一紅,“夫人……奴婢……”

  正挖空心思想著怎麽打破這令人窒息的沉寂,甄十娘騰地坐直身子,“我看看。”

  沈鍾磬也長舒了口氣。

  “……六月十七回春學館一周年慶典,想參加嗎?”和甄十娘一起看了信,沈鍾磬小意地問。

  “嗯……”甄十娘有些猶豫。

  她實在不舍得這幽靜的田園生活和同他這樣相偎相依的日子。

  “若不願意,我們就繼續留在這裏……”瞧出她的不舍,沈鍾磬說道,“我已寫信回去,繼續和萬歲告假了。”

  “回去吧。”甄十娘搖搖頭。

  能得他這樣一心一意地陪了自己兩個月,她已經足了。

  顧彥浦說的對,他們既然不能相濡以沫,那就相忘於江湖。

  大情小愛不能夠填補人生中所有空白,愛也不是人生的全部,她的生命到了盡頭,可他還要活下去,統一三國的沙場上,還有廣闊的空間等著他施展。

  他是雄鷹,隻有展翅在藍天上,他才能揮灑自如,振作起來。

  “阿憂……”

  “我也想回去看看小花。”甄十娘笑看著沈鍾磬。

  小花是移植心髒成功的小黑狗,原本是條黑狗,可簡武有條鬼獒叫小黑,秋菊就給起名叫小花。

  “好!”見她興致高昂,沈鍾磬就點點頭,“我們這兩天就動身,說不定還能趕上回春學館的一周年慶典。”

  太和殿裏,傅公公也正問萬歲,“六月十七回春學館開業一周年,萬歲要不要送塊牌子?”

  一周年,這麽快?

  萬歲抬起頭,恍然想起沈鍾磬已經好久沒上朝了

  “他們怎麽樣了?”

  “沈夫人越來越嗜睡,人瘦成了一把骨頭……”傅公公歎了口氣,“怕是熬不過這個夏季,奴才聽說沈將軍一夜白了頭。”

  白了頭?

  萬歲怔住。

  傅公公黯然地點點頭,“他們十三天前已經動身往上京趕了,這一兩日就能到,沈夫人大約也是想參加回春學館的周年慶典。”他看著萬歲,“萬歲題塊牌匾吧……”這也許是甄十娘參加的最後一個慶典了,萬歲親提了牌匾,以後回憶起來,沈鍾磬心裏總會好受一些。

  “通知內務府準備……”萬歲想了想,“朕和皇後親自去慶賀。”

  親自去?

  傅公公怔住,隨即欣喜地應道,“那奴才就去通知回春學館和沈將軍安排接駕!”

  “不用驚動他!”萬歲搖頭,“就讓他陪著沈夫人吧。”沈鍾磬是他統一三國的利器,要收服他的心,他絕不能讓他這時候留下絲毫遺憾!

  楊雪梅、李齊媳婦正帶了一群學員忙碌著。

  “……表彰名單出來了?” 一麵看著大家掛條幅,楊雪梅問道。

  “……正在謄寫,馬上就好!”一個容貌清麗的綠衣少女說道。

  “……謄好了馬上送去將軍府給夫人過目。”一邊看著丫鬟送來的典禮流程,楊雪梅頭也沒抬。

  甄十娘和沈鍾磬昨天晚上回到了上京。

  正好能參加明天的一周年慶典。

  這學館是甄十娘心血,周年慶典她一定要組織好了,讓甄十娘親眼看著她給後世人留下的成就。

  “要不要再加個項目……”李齊媳婦不識字,聽小丫鬟念完流程後,抬頭跟楊雪梅商量道,“在夫人講話後,把小花推上來,讓大家親眼看看那神奇的換心術!”

  換心術凝結了甄十娘的所有心血,若不是因為大磊的死,若不是因為研究換心術,甄十娘,絕不會衰敗的這麽快!

  楊雪梅目光閃閃地亮起來,“這個提議好!”隻是,她又皺皺眉頭,“聽說小花被單獨養著,不許外人隨便觀看……”這能行嗎?心裏猶豫著,她抬頭吩咐小丫鬟,“你速去回春醫館找盧俊秋菊,讓她們商量將大人,明天能不能把小花帶過來!”

  “是……”小丫鬟應了一聲,轉身就走。

  楊雪梅李齊媳婦又低了頭繼續忙碌

  “奶奶,奶奶!”門口傳來小丫鬟慌張的叫聲,“醫館那麵傳來消息,小花……死了!”

  “什麽?”楊雪梅驚住。

  手裏一盤剛紮好的彩花掉到地上

  紛紛揚揚地,飄落了一地……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