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修

第二十三章 脫樊籠羈鳥初振翅(五)

字體:16+-

深夜,月色下的破山城沉沉睡去,隻有更夫那混雜在鑼聲中“天幹物燥,小心火燭”的呼聲,在空寂大街上逐漸遠去。

東方隱約露出魚肚白的時候,一道翠色翠色光芒從天而降,徑直落到如歸客棧後院,稍稍盤旋,便鑽進一間青石精舍的窗戶。

這石屋中,芍藥正抱著紅綢包裹睡得香甜,一縷涎水在包裹上印出歪歪扭扭的怪異圖案。

那翠色光芒穿窗而入,化作一青翠欲滴的綠色小蛟,在芍藥頭頂盤旋一周,張嘴吐出一口青蒙蒙的雲氣。這團運氣飄向芍藥麵孔,隨著她呼吸,從兩個纖巧的鼻孔鑽入。

“阿嚏——”

一個大大的噴嚏,把芍藥從未知的夢境中拽出!

翠色小蛟早就躲開,才沒被淋了一身口水。

芍藥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半天才看到在房間中盤旋的翠色小蛟。

“師傅?!”

“你這憊懶丫頭,怎的膽大至斯,跟你無名師兄硬闖山門!出門在外,警覺又如此之差,叫為師如何放心!”

翠色小蛟嘴唇開合,吐出的卻是祁堯的聲音。

“師傅……不是還有那根木頭嘛!”

“什麽木頭不木頭,無名是你師兄!”翠色小蛟沒好氣地斥道,“你且去看看,你師兄還在不在房裏!”

“什麽!”芍藥大驚,滿臉瞌睡不翼而飛,“我明明把他推進去了……啊,我想起來了!昨晚他說‘等我,小心’,我還以為他要去打發那幾個小毛賊,原來不是!不會自個兒跑哪兒去玩了吧?都不帶上我!”

“你……”

翠色小蛟滿眼怒火與無奈,兩根纖細的蛟須好一陣亂舞。

“我先去看看木頭在不在,師傅別生氣!”

芍藥如同中箭的兔子,瞬間從**蹦起來,隻穿了貼身小衣,就風風火火地朝房門跑去!

翠色小蛟趕緊扭開腦袋。

“死丫頭,怎的這般不知羞恥!小心被旁人看了去!”

“哎呀!”

芍藥滿臉暈紅,也發現了自家穿著確實不大妥當,又風風火火地跑回床邊,三兩下穿好翠綠裙衫,扭扭捏捏地低頭站著不動。

“咳!你也不用去找無名,方才為師已用神念探查過,整座城池內都沒有他的氣息。他既然讓你等,你就好好在此等候!”

翠色小蛟說完,張嘴吐出兩枚黑木牌。

“這是你和無名的身份令牌,還不快快收起!”

“哦!”

芍藥乖乖地應了一聲,抬手發出一道青光,將兩塊牌子攝到手中。

“沒有這東西,你們如何回轉門內?太清門上下萬餘人,也隻有你和無名敢這般胡來!”

“師傅,徒兒知錯了……”

“哼!”翠色小蛟別開腦袋,不去看芍藥滿臉的可憐相,“今後若是再犯,為師決不輕饒!”

“我就知道師傅最好了!”

芍藥臉上的可憐相瞬間不見,蹦到小蛟跟前,伸出白皙圓潤的手指朝蛟頭點去!

“放肆!”

小蛟一聲斥責,嚇得芍藥趕緊收回手背到背後!

“怎的不曉得尊師重道!”

“這條小龍可不是師傅……”

“哼!”小蛟一聲冷哼,“此乃為師的本命飛劍碧青龍,藏有為師一縷元神,怎能讓你如此褻瀆!”

“哦……”

“聽好了,分神秘術維持不易,為師會讓碧青龍附到你手上,倘若遇險,便可用‘百花陽春訣’催動應敵。雖說威能遠不如為師親自運使,卻也足以應付大多數情形!為師再傳你一道法術,危急時刻可喚醒劍上元神,為師自會生出感應,助你一臂之力!好生記著,法訣是……”

頓飯功夫後,祁堯停下傳法,小蛟一個盤旋,鑽入芍藥右手掌心。

芍藥好奇都抬起右手打量,隻見掌心皮膚白皙如故,沒有絲毫異樣。眼珠一轉,手上青光流轉,掌心一條栩栩如生的翠色小蛟立時浮現!

“師傅……”

芍藥呢喃一聲,左手食指輕輕撫上翠蛟圖案的頭部……

篤篤篤——

一陣沉悶的敲門聲將芍藥驚醒。

“在下破山當少當家扈琮元,不知芍藥姑娘可否賜見?”

不等芍藥發火,門外就傳來一個溫和的男聲……

……

此時,破山城東麵百餘裏的翠屏峰頂,無名已靜坐了大半夜。

第一縷朝陽透過山間薄霧照射而來,無名突然張嘴深深一吸!

方圓十餘丈的陽光,萬流歸宗般地投入無名口中!

無名這一次吮吸,足足持續了半盞茶的功夫,原本蒼白的臉色,也逐漸變得殷紅如血,身軀更是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起來!頭頂上方一片濃稠白霧蒸騰不休,那是身上汗水被烤幹,又在山頂寒氣的作用下凝成水霧!

似乎已到達某個極限,無名突然停下吸噬,身旁陽光的異象瞬間消失!

無名雙手顫抖著捏了個法訣,身體周圍驀地騰起一層淡淡的三尺高淡金色火焰!這火焰並不酷烈,反而帶有一股勃勃生機!無名身周十餘丈的草木,以肉眼的可見的速度生長起來!

小獸就趴伏在不遠處,被這金色火焰一照,頓時舒服得呻吟了幾聲。似這般情形,小獸早已見怪不怪,無名所做的,乃是吸收清晨第一縷最柔和的太陽精氣,用以凝練太陽真火。

修習五行靈火真經,必須尋找天下各種異火吸收煉化,才能最終大成。然而天地異火哪裏有那麽容易得到?最簡便的方法,莫過於煉化太陰太陽以及周天星辰精氣,緩緩培煉出三種無上真火來。可惜的是,五行靈火真經殘卷中,僅僅稍稍提及,並未記載具體的培煉之法。

無名可以吸收朝陽凝練太陽真火,乃是得自陶萬淳的傳授。陶萬淳修習的三陽煉氣訣,很多法術神通,均都是從五行靈火真經殘卷中借鑒而來,兩者有許多共通之處。

陽光日日都有,三陽真火中的太陽真火凝練之法,無名倒可以勉強一用。隻是他並不曾分心修煉三陽煉氣訣,體內生不出少陽玉陽兩種真氣,少了這兩者的輔助中和,凝練真火時不免要大吃苦頭!也正是因為如此,無名隻敢趁清晨陽光最溫和的時候吸收一點,若是不自量力吸收正午的陽光,隻有被太陽精氣燒得魂飛魄散一個下場!

此時的無名,兩個鼻孔中分別噴出一道淡淡的紅霞,注入渾身淡金色火焰,激起一陣劈啪亂響!正是在煉化方才吸收的太陽精氣。

被這異常的聲響打擾,小獸抬起頭看了無名一眼,就又懶洋洋地躺下。但片刻之後,又猛地抬起頭,驚疑不定地看著某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