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黑學

第8章 辦事二妙法

字體:16+-

1.鋸箭法

有人中了箭,請外科醫生治療,醫生將箭幹鋸下,即索謝禮。問他為什麽不把箭頭取出?他說:那是內科的事,你去尋內科好了。這是一段相傳的故事。

現在各軍政機關,與夫大辦事家,都是用的這種方法。譬如批呈詞:“據呈某某等情,實屬不合已極,仰候令飭該縣知事,查明嚴辦。”“不合已極”這四個字是鋸箭幹,“該知事”是內科,抑或“仰候轉呈上峰核辦”,那“上峰”就是內科。又如有人求我辦一件事情,我說:“這個事情我很讚成,但是,還要同某人商量。”“很讚成”三字是鋸箭幹,“某人”是內科。又或說:“我先把某部分辦了,其餘的以後辦。”“先辦”是鋸箭幹,“以後”是內科。此外有隻鋸箭幹,並不命其尋找內科的,也有連箭幹都不鋸,命其徑尋內科的,種種不同,細參自悟。

2.補鍋法

做飯的鍋漏了,請補鍋匠來補。補鍋匠一麵用鐵片刮鍋底煤煙,一麵對主人說:“請點火來我燒煙。”他乘著主人轉背的時候,用鐵錘在鍋上輕輕的敲幾下,那裂痕就增長了許多,及主人轉來,就指與他看,說道:“你這鍋裂痕很長,上麵油膩了,看不見,我把鍋煙刮開,就現出來了,非多補幾個釘子不可。”主人埋頭一看,很驚異的說:“不錯!不錯!今天不遇著你,這個鍋子恐怕不能用了!”及至補好,主人與補鍋匠,皆大歡喜而散。

鄭莊公縱容共叔段,使他多行不義,才舉兵征討,這就是補鍋法了。曆史上這類事情是很多的。有人說:“中國變法,有許多地方是把好肉割壞了來醫。”這是變法諸公用的補鍋法。在前清宦場,大概是用鋸箭法,民國以來,是鋸箭、補鍋二者互用。

上述二妙法,是辦事的公例,無論古今中外,合乎這個公例的就成功,違反這個公例的即失敗。管仲是中國的大政治家,他辦事就是用這兩種方法。狄人伐衛,齊國按兵不動,等到狄人把衛絕了,才出來做“興滅國繼絕世”的義舉,這是補鍋法。召陵之役,不責楚國僭稱王號,隻責他包茅不貢,這是鋸箭法。那個時候,楚國的實力,遠勝齊國,管仲敢於勸齊桓公興兵伐楚,可說是鍋敲爛了來補。及到楚國露出反抗的態度,他立即鋸箭了事。召陵一役,以補鍋法始,以鋸箭法終,管仲把鍋敲爛了能把它補起,所以稱為“天下才”。

明季武臣,把流冠圍住了,故意放他出來,本是用的補鍋法,後來製他不住,竟至國破君亡,把鍋敲爛了補不起,所以稱為“誤國庸臣”。嶽飛想恢複中原,迎回二帝,他剛剛才起了取箭頭的念頭,就遭殺身之禍。明英宗也先被捉去,於謙把他弄回來,算是把箭頭取出了,仍然遭殺身之禍,何以故?違反公例故。

晉朝王導為宰相,有一個叛賊,他不去討伐。陶侃責備他,他複信說:“我遵養時晦,以待足下。”侃看了這封信笑說:“他無非是‘遵養時賊’罷了。”王導“遵養時賊”以待陶侃,即是留著箭頭,專等內科。諸名士在新亭流涕,王導變色曰:“當共戳力王室,克複神州,何至作楚囚對泣?”他義形於色,儼然手執鐵錘,要去補鍋,其實說兩句漂亮話就算完事,懷、湣二帝,陷在北邊,永世不返,箭頭永未取出。王導這種舉動,略略有點像管仲,所以曆史上稱他為“江左夷吾”。讀者如能照我說的方法去實行,包管成為管子而後的第一個大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