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鍋

第99章 去偽不存真

二消一,一**一,一人群在翹首期盼地騷,可

準確的時間是八月六日,準備的地點是大原武宿機場,更準確一點說是在停機坪不遠航務通道外圍著的一群人有所**。

今天的乘客頗覺得機場有點異常,沿著機場路十步一人、百米一車,人是警察、車是警車,機場的航務通道是黑衣黑帽全副武裝的特警組成了護衛隊,仿佛第三世界的恐怖份子降臨了一般。而被堵在航務通道口上的一群人,穿著馬甲的、穿著工裝裙的、扛攝像機的、拿話筒的,偶而還能看到大原電視台、大原日報的字樣,不用說,是一群聞風而動的記者嘍。

南航的一架波音飛機緩緩降落之後,乘客們陸續下機,四輛鳴著警報的特警悶罐子車靠著機身停了下來,通道裏被憋的記者**得不行了,在一幹警察的引領下,秩序有點混亂地擠擠嚷嚷到了停機左近拉開了警戒線之後,連機上的乘客也覺得頗為詫異,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早有航務人員和空姐們催促的引導著進了候機大廳。

是來接重要的人物?這是肯定的,要不沒有這麽大架勢,連機場地勤也都出動了,加緊疏散著該機的乘客,剛剛進廳就聽到了耳麥裏機場指揮“暫時封閉候機廳”的聲音。

是什麽樣的重要人物?

在彌漫著緊張空氣裏的,時們心裏可都知道這是個爆炸性的新聞,而且足有上頭版頭條的資格:大原建國以來最大的銀行詐騙案主犯王為民,歸案了!

四名便衣兩前兩後押解著王為民出現在機梯口上的時候,攝像機、高倍相機齊齊對準了這一霎那,耳聞著全是卡卡嚓嚓的聲音,鏡頭裏的戴著手錯的王為民有點頹廢,有點瘦了,被後麵的押解人捅了捅,有點機械地手抬高了點,以便讓記者更清楚、更直觀地照到戴著手鎊歸來的樣子。

別不相信,有時候嫌疑人很配合官方演戲的。王為民的歸案有兩個版本,一個說是來不及轉移贓款事發,窮途末路被公安從香港追回來了;另一個版本說案發其時正在澳門豪賭,這邊錢凍結著、那邊錢輸著,一眨眼直接成窮光蛋被澳門警方給移交回來了。不管那個版本都無所謂了,人回來了,看樣被教育得不錯,挺配合省廳這次高姿態辦案。

下梯,交接,帶進押解車,沒有采訪,隻有相機的聲音和攝像機鏡頭的一路追蹤,直至上車鳴著警笛開了一行車隊從航務通道離開機場,候機廳才告正常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