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鹿鼎記
字體:16+-

孤杭劍招2

歐陽夏正想著劍招的玄妙,突然看到小竟的腳步踉蹌了幾下,於是連忙衝過來將他攬在懷裏,見小竟的臉色又是蒼白異常,這才想起,他竟讓小竟在冷風裏吹了大半夜!

連罵了自己幾句“該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將小竟橫抱起來,就往客棧裏走。1 小 說 αр..C整理

“喂,我沒事的,別擔心啦……”

小竟在他懷裏也不掙紮,隻是低低的對他說著話,“睡一覺就好了,真的。”

說著說著,歐陽夏便發覺懷裏沒了動靜,低頭一看,小竟已經伏在他肩頭睡著了,少年的呼吸均勻,震得睫毛微微顫動,他的膚色白皙,雖然雙目緊閉,但是卻有說不出的別樣風情,歐陽夏看的一愣,竟不假思索的低頭,朝著小竟的眼睛吻了上去。

“呃……”

歐陽夏聽到小竟發出聲音,於是嚇了一跳,正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解釋這個吻,沒想到小竟在歐陽夏的懷裏動了動,隻是低低的哼了一聲,並沒醒。

歐陽夏鬆了一口氣,卻聽見小竟在睡夢中輕輕呢喃著,“別……別丟下我……”

心沒來由的一陣疼痛,歐陽夏將小竟抱在懷裏,為了不把他吵醒,他隻能挨著床沿坐下,斜倚在床頭,騰出一隻手來將被子拉上來,給懷裏的人蓋好,見小竟睡的安穩,於是嘴角扯出一絲笑容,自己也慢慢合上眼睛。

一覺到天明。

小竟這一覺睡得溫暖異常,他自從離開雪山,就從未如此安穩的睡過一夜,睜開眼睛,正迎上歐陽夏關切的目光,“小竟,你醒了?起來吃早點吧。這時候,老板應該已經在樓下準備好點心了。”

語氣是這般寵溺,小竟心裏不由的一陣幸福,這才發覺自己是被歐陽夏抱在懷裏的,於是不好意思的轉過頭,臉色緋紅。

“不好意思什麽呢!”

歐陽夏伸出指尖挑起他的下巴,饒有興趣的逗他,“以前小狐狸不是每晚都要躲在我懷裏睡,也沒見他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