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鹿鼎記
字體:16+-

前世今生1

波光粼粼的湖麵,水波蕩漾,歐陽夏懷裏抱著小竟,斜坐在古鍾旁,背靠著柱子。(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K文學網)

老僧早已經離去,隻有銀發少女笙兒站在一旁,垂手而立,臉上是恭敬的神色。

狐靈魂魄歸位,冰石重現,有那麽一瞬間,天地變色,小竟站在湖岸邊,身上的白衣隨風飄動,美的動人心魄。

但是下一秒,他卻突然閉上了雙眼,毫無征兆的沉沉睡去。

歐陽夏急切的將小竟抱在懷裏,不顧自己的傷勢,隻是關切的查看小竟的情況。

一切正常,或許,他隻是累了。

歐陽夏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但是隨之而來的,卻是全身酸軟無力,似乎是自己的魂魄都散開了一樣。

“笙兒,你剛剛給我的,那是什麽?”

歐陽夏這才來得及問話,剛剛情況太混亂,他其實有很多事情要問。

低頭,懷裏的小竟睡的安靜淡然,呼吸均勻,臉上仿佛還帶著孩童般幹淨的笑容。

“那是三百年前,少主人交給笙兒的魂引……”,笙兒低下頭,慢慢攤開手掌,掌心又一次凝聚出白色的光暈。

“魂引?”歐陽夏一驚,“我三百年前,給了你魂引?”

他並非不知道“魂引”是何物,師傅曾經對他講過,自上古流傳下三種古老的法術牽魂引、攝魂術和玄冰印當中,牽魂引是最為霸道的一種。

人有三魂七魄,若一個人以自己的一片魂魄為引,在另一個人身上施以咒法,便可以徹底封印對方的魂魄,讓對方的魂魄永遠停留在魂引所在之地。

解開牽魂引的唯一方法,就是魂引重歸主人體內,以血為契,被封印的魂魄自會歸位。

“那麽,這魂引封印的……就是小竟的魂魄麽?”

歐陽夏似乎明白了些什麽,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哀樂,隻是一雙眼睛裏滿是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