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鹿鼎記
字體:16+-

尾聲

原來

幸福隻是徒勞

既然不能愛

既然隻能彼此傷害

我愛你

所以

我選擇

親手在你的生命裏

將屬於我的那份愛情

從此抹去——

當一切恢複平靜,漫天的大霧散開,燦爛的陽光灑落大地,小竟仍是幹淨無暇的一身白衣,靜靜佇立風中,衣衫飄揚,悵然無語。(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K文學網)

過去的那些日子裏,鮮血幾乎匯流成河,人類與狐族都是死傷無數,就連在睡夢中,都能聽到哀嚎和慘叫聲一片。

小竟抬眼輕輕看了昏迷中的歐陽夏一眼,嘴角一抹慘淡的笑容。

這到底是為什麽?

“回不去了,竟兒,回不去了……”

歐陽夏在昏迷中皺緊了眉頭,神色憂傷,鮮血突然就潸然落下,沿著嘴角,一點一點的滑落,仿佛七夜森林深處,通向魔臨川的路上,沿路大朵大朵盛開的曼珠沙華。

為了將小竟永遠的封印,他將狐族少主的靈力封印在七夜森林深處的蝴蝶泉畔,將魂引留在江南的明澤湖,而將他們的記憶,一起鎖在了孤杭山後山的小屋裏。

可是三百年後,是他一手解開他的封印。延續了前世今生的宿怨,他們的愛,注定不能完滿。

“傻瓜……我們,本就不該相愛的啊!”

“可是我愛上了,你要我怎麽辦?”

“我恨小竟,但是,我卻愛我的竟兒……”

“我愛我的包子,我也愛歐陽夏!”

他們都那麽用力的愛著彼此,但是越愛,心卻越痛。

“包子,以後,要保重啊!”

小竟忍著眼淚,咬著牙,再次吻上歐陽夏的唇,這次不是輕微的觸碰,而是唇角間狠狠的糾纏。

歐陽夏突然清醒過來,隻覺得到井柏然唇上傳來的灼熱溫度,但是突然口中一熱,濕濕熱熱的**劃過舌尖,帶著腥甜的味道,好像瞬間就融入他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