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鹿鼎記
字體:16+-

5 明珠貢品

行刺事件並沒有打亂整個圍獵計劃,第二天正午,天景帝依然在大帳設了家宴,與子女小聚。(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K文學網)

既是皇家宴會,便不能再穿一身玄色,皇甫瑄於是換了一件淺灰鑲金滾紅邊的錦袍,華貴之餘卻不顯招搖。

攜了楚然一道來,先向天景帝行禮問安,之後兩人便一同坐在了右邊的次席上。

楚然仍是穿著寶藍色的袍子,一雙眼睛閃著流光溢彩,看的天景帝很是歡喜。

四皇子燕王一早便到了,坐在左邊的次席,見皇甫瑄來了便朝他點頭問安,皇甫瑄淺淺回了禮,側頭卻見楚然已經拿了桌上的桂花杏仁酥,坐在一旁吃了起來。

兩側的首位都空著,預示著宴會還有兩位主角仍未到場。

燕王身邊坐著個素衫白衣的少年,顯得單薄纖瘦。

楚然嚼著點心看過去,卻立刻訝異的心中一驚,那少年迎上來的目光清澈如水,容貌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絕美。

與皇甫瑄的俊美翩然不同,那少年是美在他那種弱不禁風的氣質,一個眼神便足以攝人心魄。

他的目光瞬間轉了幾轉,心中便有了打算,於是默不作聲的繼續吃他的桂花杏仁酥。

“寶兒啊,昨晚的熊掌好吃嗎?”

天景帝慈祥的目光看過來,楚然忙嚼著杏仁酥點點頭,沾了點心屑的唇翹起來,笑靨如花。

“都是父皇寵著他,他啊,昨晚差點吃得撐破了肚子,今兒早上起來說什麽都不肯吃早飯。這不,沒多會兒又喊餓了。”

皇甫瑄邊抬手旁若無人的幫楚然擦拭唇上沾的點心屑,邊淺淺笑道。

天景帝笑得和藹,燕王跟著似有似無的一笑,倒是他身邊的白衣少年眸子一垂,目光裏看不出是憂傷還是落寞。

大帳裏正是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便聽到外麵衛兵通傳,陳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