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鹿鼎記
字體:16+-

13 無能為力

皇甫瑄看著楚然的背影迅速的消失在門口,於是不解的看了一眼月染,見少女的臉上全無血色,於是隨口吩咐丫環好好照顧她,自己則快步的追了出去。(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K文學網)

看著兩個人相繼離去,月染掩在麵紗底下的臉上,忽的浮現出憂傷的神情。

原來,少主和皇甫瑄……

一顆心猛地沉了下去,徑直落入無底深淵。

藍之一族等待了千年的少主,竟然比傳說中的更加風姿卓越,隻是那樣優秀的少年身邊,已經有了更加俊美的睿王皇甫瑄。

可是……月染突然想起她應下燕王的那樁生意來。手覆上左邊的胸口,還聽得到心髒在胸腔裏跳動的聲音。

隱隱的,時斷時續的痛了起來。

都知道殺手之王月染使毒天下無雙,但是沒有人知道她花費了怎樣的代價,才得到了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深吸了一口氣,月染笑著將侍女打發了出去。

指尖輕揚,抬手摘下蒙在臉上的麵紗,明晃晃的一張臉,嘴角含笑。

相信誰也不會相信,名滿天下的殺手之王,竟然生著這樣一張平凡的臉。

臉頰蒼白的毫無血色,隻是一雙眼睛細長明亮,帶著寒冰一般的神采。

緩緩抬眼望向皇甫瑄離去的方向,憂愁的彎起眉宇。

有其生,必有其死,睿王爺,這毒用在了你的身上,還真是諷刺呢!

皇甫瑄找到楚然的時候,他正坐在後花園涼亭的長凳上,蜷縮著抱著膝蓋,像個沒有生命的瓷娃娃。

深冬寒意漸濃,尤其是臘月過了三九天,冷風一陣陣的,都銳利如同刀鋒。

他走過去,將手上的披風展開,輕輕蓋在楚然的肩膀上,然後在他身邊坐下,張開雙臂將他抱在懷裏。

少年的身子冷的像冰,一遇上皇甫瑄溫暖的懷抱,立刻就化作一灣清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