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鹿鼎記
字體:16+-

30 提前動手

他邊說邊平攤掌心,白皙的手掌上靜靜躺著小小的青花瓷瓶。(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1.(1.文.學網)

楚然看到那個小瓶子便是一愣,隨即腦中立刻閃現出殺手之王月染曾經給過他的那顆丹藥,兩個青花瓷瓶竟然是一模一樣的花紋和形狀!

“你和月染,是什麽關係?”

沒等對方說話,楚然立刻一挑眉毛,他忽然想到當初偷襲他們的黑衣人,被他們打落的暗器上刻著小巧的一彎新月,那時候他覺得熟悉,此刻終於想到,原來是曾經在月影身上,見過同樣的標記。

殺手之王,莫非還有同夥麽?

“你竟然也認識月染?隻可惜……唉……”

紫衣男子垂下眼眸,言語間透著黯然的神色,隨手將青花瓷瓶拋向楚然,“這藥對他有好處,也算是我的誠意吧!”

“若是我不答應借船隊給你呢?”

楚然將小瓷瓶往桌上重重一放,瞪眼,他不喜歡受製於人,更何況如果東寰攻打南郡成功,對於北辰來說並非好事。

“我向來的規矩都是先禮後兵,所以……”

折扇輕擺,瞬間交到左手,握緊。

“要動手還有什麽好說的?”

楚然從頭到尾就沒有打算與他合作,更何況他明目張膽的搶走了無憂山莊一百二十萬兩銀子,敢打自己銀兩主意的人,就絕對不能放過。

雙刃光劍一甩,身形一晃就衝了上去。

紫衣男子以折扇作為武器還擊,隻見黑夜裏白紫兩道光芒閃爍,絢麗如同花火綻放。

眼見楚然的靈力不及對方,皇甫瑄心中焦急不已,於是咬牙竭力起身,跟著加入戰圈。

楚然的雙刃光劍劍氣淩厲,雖然無形無實,正麵交鋒威力極大;皇甫瑄的九節鞭名為“九龍銀鎖”,柔中帶剛,專挑對方薄弱的地方攻擊。

但是紫衣男子一柄看似薄薄的折扇,卻輕巧敏捷,先後與雙刃光劍和九龍銀索相碰,隻見火花四濺,卻絲毫沒有落於下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