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章不是我軍無能

字體:16+-

申末時分。

桐柏山東北山口。聯軍匆匆向山裏開進。在他們身後,悍民軍正從地平線上冒出來。

伍慈對中軍參讚的角色很投入,湊到石青身邊,灑然道:“蠍帥。慈以為,我軍當遣一部在此阻擊片刻,大部進山,擇要埋伏。隨後。。。嗬嗬,管教他悍民軍來得去不得。”

“埋伏這般好用,武將不用學武,都去改學埋伏了。”石青一笑,趕走伍慈。韓彭卻認為伍慈所言有些道理。“石帥,需要拖一拖悍民軍,以免他們靠近糾纏。”

石青點頭讚許:“放心。我們不設伏,悍民軍也不敢**。孫威憑什麽認為,我們沒有埋伏?嗯,你們進山,容我會會孫威。給他添點戒心。”

孫威來得很快,掃了一眼山口處殘留的橫木、土石,右手一豎,悍民軍停下步伐,就地恢複建製。

黑雪之上,石青抱槍拱手,揚聲道:“孫大哥,遠日無冤近日無仇,悍民軍何故苦苦相逼?”

“毒蠍兄弟!孫某不是為你而來。”

孫威踏前兩步,很誠懇地叫了聲‘兄弟’後道:“孫某不願與你為敵,悍民軍不願與你為敵。張將軍說了。隻要毒蠍袖手旁觀,不插手悍民軍與三義連環塢之間的事情。此前恩怨,一筆勾消。兄弟不願投入悍民軍,卻可以是悍民軍的朋友。何去何從?請毒蠍兄弟善自抉擇。”

石青一愕。對張遇的佩服又多了兩分,這人真個拿得起放得下,絕不簡單。

征東軍是一群不要命的苦哈哈,糾纏下去對張遇無益。三義連環塢不同。祖胤三人在譙郡根深蒂固,不除去三人,譙郡難安。所以,張遇放下火燒懸瓠城的仇怨,隻將目光盯在三義連環塢三位大督護身上。

自己能夠選擇嗎?

沒入山之前,為部眾生命著想,自己也許會考慮;如今進了山,脫離險境,又怎會將三義連環塢拱手送給張遇?

石青一臉沉思模樣,孫威也不著急,泰然等待回答。

唉,我不是當騙子的材料,不忍心欺騙老實人。石青歎息一聲,語氣轉趨堅定。“孫大哥。如果讓你出賣兄弟袍澤,你會嗎?”

孫威一震,眼神複雜地看向石青,不再說話,默默舉起雙刀,悍民軍大隊湧了上來。

石青哈哈大笑。勒馬便走。“孫大哥,既是敵我之分,小弟在不會客氣,定當好生招待悍民軍。”大笑聲中,黑雪踏著輕緩的碎步,不疾不徐,拐進了山穀。

悍民軍沒有遲疑,蜂擁而入。

一進狹隘的山口;孫威立時慎重下來。隨即下令:“大隊緩行。斥候搜索前進,親衛隊提供支持。全軍小心戒備。”

石青沿著泥濘的足跡追趕聯軍。待追上大部,已置身於深山之中。

此時的桐柏山還未開發,幾如原始山野;山中人跡罕至,蒿草叢生;沒有道路可循。如眼所見,不是陡壁峭崖,就是荒坡深澗。

聯軍來到一道平緩的山脊下時,石青命令大部翻越山脊,藏匿行跡。自己則率領司揚部繼續沿著山腳前行,一邊走,一邊撥打荊棘草叢,使力踐踏泥漿。作出大軍過後的模樣。

又行十來裏,左手出現一座亂世嶙峋的石山。他和司揚率部攀了上去。。。

一路之上,孫威小心翼翼,雖然沒見到任何埋伏的蹤跡;但他仍然不敢大意;一到險隘之處,必定先仔細搜索一番,方才率軍通過;對方留下的印跡很明顯,他不用擔心追丟。

待得一個個險隘安然而過,孫威明白過來,他上當了。

毒蠍暗示恐駭,其實行的是緩兵之計。

惱怒之中,孫威命令悍民軍循足跡加速追趕,天黑之前,一定纏上敵軍。

悍民軍不顧一切地前行,速度頓時快了很多;沒多久也來到石山之下。石山並不險峻,悍民軍不以為意,隻管埋頭向前衝。

就在這時,石山上突然爆發出山崩海裂般的喊殺,喊殺聲中,石山發出轟隆巨響,一塊塊大石挾泥帶沙,翻翻滾滾砸下來。

孫威嚇得魂飛魄散,一時間呆若木雞;心中隻有一個念頭:上當了,中了毒蠍的驕兵之計。。。

親衛死士蜂擁而上,擁簇著孫威向後急速退卻。悍民軍士卒見此,轉身就跑。跑出一段路程,石山上的聲勢漸漸休止,不再有石頭砸下,也聽不到喊殺之聲。靜悄悄的,仿若剛才經曆的是一場夢。

孫威檢點人馬,竟沒有傷折;詫異之下,遣人查探;一會斥候來報,有兩百多人匆匆翻到山的另一邊去了,石山上已沒有不見埋伏。

“兩百多人?”孫威立知不對,向前趕去,待到石山之下,向前方查探,隻見空穀幽幽,荒草萋萋,地麵草叢,沒有半點大隊人馬行走過的痕跡。

“將軍,對方人呢?難道飛走了?”細心的軍侯發現了異常。

“不是飛走了。是在我們眼皮之下溜走了。”孫威長歎:“哎。。。不是我軍無能,隻怨毒蠍太過狡猾。。。”

“將軍!現下回頭,也許還能找到對方留下的痕跡?”軍侯進言。

“晚了。天將入黑,即便找到痕跡,也不可能連夜在山中搜尋。罷了,我們回譙郡,與張將軍會合吧,一切罪責有我承擔。”

孫威離開石山時很失意,司揚離開石山時也很失意。“蠍子。難逢的良機,你怎的輕易放過?適才趁機衝殺,怎麽也能小勝一場。”

石青在山道上快步行走。口中應付著司揚的喋喋不休:“我們和悍民軍無冤無仇,沒必要分個你死我活;留一麵,好見麵;不定哪時,和悍民軍還會再見麵呢?”

“且。怎麽可能。你看他們趕盡殺絕的樣子。。。”司揚嗤之以鼻。

石青沒把孫威的意思告訴其他人,說出來陡亂人心。

“石帥!我們在這兒。”少年耗子忽地從一個樹林裏鑽了出來,揚手向他們招呼。

聯軍大部和石青會合後,向南翻過一道山脊,估計徹底擺脫追兵後,隨即駐紮休整。

雨還在有一下沒一下地滴落,石青則舒心地歪靠在一塊巨石下,力保屁股下的一塊幹爽。孫儉憂心忡忡地過來。“蠍子,兩千多號人,吃起來太狠了。畜牲隻夠兩三天吃了,得想辦法找些吃食。”幾番衝突,聯軍還剩兩千四百多號人。沒有幹糧,肉食不頂飽;這兩天,牛羊殺的快得讓孫儉心痛。孫儉半輩子都在為吃飽肚子操心,對糧食那是時刻留心在意。

“明日開始,配發減半。等出了山,不管是借還是搶,總能弄到一點糧食吧。”石青說話的底氣很不足,以他的了解,淮河一線就是《邊荒傳說》裏說的邊荒之地,經常上百裏見不到人煙,就算有山寨塢堡,也不知藏在那個旮旯裏,豈是隨便能遇到的?

“趕緊組織人手,沿途狩獵、采摘。這時節,山中有不少能吃的東西,唉,隻是再多也架不住人多啊。蠍子,你要早想出路。”孫儉不僅為眼下擔憂,還為以後的飯碗擔憂。老年人,見識就是遠。

“知道了。孫叔,我這就讓人收集吃食。”石青暗叫慚愧,依依不舍告別了暖的幹烘烘的‘寶座’,去找丁析商量,丁析是獵戶,對這些懂行。

依靠感覺,聯軍摸索著向東南而行,兩天後,他們渡過淮河,出了桐柏山。沿著淮河向東,又行了兩天,聯軍從弋陽郡進入安豐郡;四天來,他們沒見到一個人影,平原之上野獸也少了許多。在他們進入淮南郡的時候,牲畜終於殺光了。

殺馬?似乎已是唯一的選擇。石青猶自猶豫不決。回轉譙郡,也許還有連場惡戰,沒有戰馬,沒有子弟騎,怎麽保證信息傳遞?怎麽保證戰前預警?

“大家熬一天,明晚若找不到吃食,我們就殺馬。如能找到,還是盡量保住戰馬吧。”石青忍著餓,一邊安慰大夥,一邊安慰自己。

這天晚上,天難得地晴了,地上也有少許幹爽。不用在泥坑中睡覺,是件很幸福的事。早早地,大夥就呼嚕開了。石青也不例外地享受著這種幸福。

愜意地眯了一覺,半夜中,他忽然醒轉,睜眼望去,隻見夜空中圓月高懸,清清朗朗;皎潔的月光下,一個修長的身影屈腿抱膝,坐在原野上靜靜沉思。赫然是祖鳳。

石青心中竊笑:小姑娘長大了,有心事了。

此時他已了無睡意,於是悄悄溜過去。在身後輕聲問道:“祖鳳。再想什麽呢?”

“我想我娘。我不知道她眼下如何?我不知道三義連環塢眼下如何?”祖鳳沒有回頭,呢喃之中,盡是愁思。“我也不知道事情最後會如何?”

“你放心。張遇想要得是人丁、財富。不會亂殺人的。”石青柔聲安慰,在祖鳳斜對麵坐下,他聽說,男女間保持這個角度最好。不會讓女生尷尬,還可以充分欣賞到女生的美麗。

月光灑在祖鳳身上,灑在她清秀的臉龐上,美麗的臉龐披上了一層白玉般的輝光。

偷覷一眼,石青已是如癡如醉。